故其疾如风,其徐如林,侵掠如火,不动如山,难知如阴,动如雷震。

【策刀】霜河月.章一

章一

模糊间他再一次听见那些断断续续的话。

它们从他记忆深处悄悄的蔓延上来,无声无息地逼迫着他,几乎要让他窒息。

【他们怎么会知道——!】

【师弟小心!】

【让笙儿先走!他年纪小,能把信传出去!】

【阿笙,看着爹的眼睛!不要怕!趁现在,那边有条小路!拿着这封信,一定要交到三庄主或者老庄主手里!明白了吗?!】那个男人满脸血污,却依然捧着他的脸,温暖粗糙的手感一如既往让人感到安心。

可他知道那是假象,掩藏在深紫衣衫下的血色无数次将那深色浸染,他们有着相同的冰蓝色的眸子,他们对视着,他看着男人一字一顿的吐出那句话。

【莫回头,阿笙。】

可是怎么忍得住呢,那是他的家人啊,男人是他的父...

【策刀】霜河月.楔子


楔子

霸刀山庄  霜林

夜色中的霸刀山庄渐渐趋于寂静。

然而,在山庄东北方向的霜林,却并未如其外表一样平静。

在重重林影与山石深处,隐约能听见急促的脚步声和拨开树木枝叶的唰唰声不时响起——有人正在这片幽深的山林中潜行。

然而脚步的急促暴露了主人的慌张,他几次都差点摔倒,却依旧不敢松懈。

但无论他怎样极力摆脱身后的追兵,那些追缉者依旧如影随形般与他不断拉近距离。

他甚至能听见他们在空中跳跃时脚下踏着深蓝色气劲时的声音,明明细微,却在他耳中宛如风雷咆哮。

下一刻,深蓝色刀刃便已经笔直的插在了他面前的地上——这是一把短刃,幽蓝的光纹如同电光般缠绕在刀身上,给予这把兵刃一股让...

【周泽楷x你】一篇肉要什么标题

没有故事只有肉

不好吃,我开着个破三轮上高速公路被警察贴罚单了

链接也不知道能不能用。

@妖刀鬼哭 哇鬼哭我错了我死回来躺平给你揍好吗【写篇肉如同要了半条老命】

链接不太会做,请各位dalao看我家徒弟在评论里粘贴的那个

好的是的咸鱼诈尸了,要催文的小伙伴请召唤我可爱的徒弟弟兼催更担任 @陌上韶華—安濟 【突然甩锅】

https://zine.la/article/42e3a7ee478111e78b8a52540d79d783/

完啦完啦,我徒弟来真的了!【哇的一声.JPG】

好好好我去开车了我们晚上见

陌上韶華—安濟:

某大大要开始还(诈)债(尸)啦
说好的我监督你哦
就别怪我催稿啦
(这话说的好像我自己稿子写了一样)
加油师虎!
你贼厉害了我相信你! @玥落无声

作为一个写文的,我觉得自己跟你们两个画画的格格不入。

@咸鱼型绥绥  @酱了个锵锵锵

【全职bg(哨向paro)】关于喝醉调情


包含小周叶不羞喻苏老韩

不知道会不会ooc,就在这里预警一下吧

周泽楷

他不由分说的将你抱紧,不顾你好说歹说只是帮他拿醒酒汤的解释。

“不许跑。”他低头吻了吻你的耳垂,“不许离开。”

你哭笑不得地被这只大型犬搂在怀里,有些无奈,又有些害躁。

他似是嫌吻还不够,直接伸舌细细舔舐着你的耳垂,敏感点被这样对待让你下意识的身体一软。

“小周你!”还没有反应过来你已经被他推倒在床上,“卧槽……卧槽你……”冷静点啊喂!

周泽楷的精神向导白隼不知何时已经立在了他肩头,一人一鸟都以一种极其相似的委屈眼神看着你。

搞什么?你还是很懵。

“和前辈,很熟?”

听他这么一说你总算明白了,感情是和...

【全职bg(哨向paro)】Ride of the Valkyries(周泽楷篇)

Chapter.0

重写重写

ps:因为长篇不好用第二人称,也可以说我脑洞太大,就说明一下,这是原创女主(鞠躬)

不适绕道

真悲哀啊,但是却真的只剩下这么一个选择了。

他想让这个孩子活下去。但是他什么都不能表露,什么都不能说。

尽情的去憎恨吧,身为父亲的那个男人背过身,拼尽全力不去回头看那孩子的脸。

无论未来会怎么样,自己和她会是以什么样的面目相见。

都要活下去啊,他在心里道,要活下去啊,然后,站到我面前来。

希望那个时候让你活下去的已经不止是我给予你的憎恨了。

无论会是什么样的结局等着我,只要你活着——

——我都会接受。

国际联合法庭

她站在那一方狭小的栅栏里,数百...

© 玥落无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