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不懂拉倒,爱看不看

「全职bg」光影相随02(周泽楷x原创女主)

北辰Polaris:


前文:00  01


ps:原著背景下和电竞各种挨不着边际的私设,披着悬疑皮的瞎金宝乱写文。


大家看着图个开心,不开心……我也不知道咋办,你可以不看,也请别吵架。


emmmmmmm跪求红蓝和评论……阿锅我这人比较粗心,评论里可挑虫,但希望大家和气生财,不要太凶,我这人比较怂。









他们说,找到了。


找到了什么呢?她想,能够找到什么呢?


有一股不知名的力量支撑着她,在浑身上下难以忍受的剧痛中站起来。


支撑着她推开想要阻拦她的医务人员,跌跌撞撞地循着那些人声来到那个地方。


于是她看到了——


——她的后辈,她的前辈,她的同期……她的战友们。


他们就这样暴露在冰冷的雪地里,五官四肢,还有那些鲜血,都被冻得僵硬。


她看到离自己最近的那个少年睁着眼睛,无神地望着头顶的天空,将那份灰沉映在他脑海中的最后一刻。


她只感觉到有一种什么不能言说的东西汹涌着咆哮着在她体内横冲直撞。


你怎么还不去死呢李陌云?她问自己,你怎么还不去死?!


是你没保护好他们,是你来晚了……是你……


她喉咙里细细哽出了一声呜咽。


她不记得自己那时是怎么过来的,只知道好像过了很久,又可能只是一小会儿,待她清醒时,自己已经伸出手,把那男孩的双眼缓缓阖上。


风雪在四周呼啸,尖利刺耳,替她发出自己可能以后永远永远都无法表露出的,声嘶力竭地恸哭。


身体上的疼痛怎么比得过知道战友们死亡自己却无能为力的绝望呢?


她张了张嘴,突然用很低的声音轻轻吐出了几个音节。


从最开始不成调子的断断续续,到之后逐渐连贯起来,那终于被辨明,是一首歌。


它在刺骨的寒风中莫名带上了一股温柔的意味,像是一种安抚,又似乎是告别。


最后一次了,她想。


这大概是最后一次,她独自一人,守护着他们的安眠。


真希望——


她在心底道。


——是梦啊。


——————————————————


档案室的电脑有点老旧过头了,速度慢得让人想哭。


李陌云侧着身子一手搭着椅背,翘了个二郎腿坐在椅子上,环顾四周,档案室里除了几排铁架子后面门口坐着的档案员小姑娘,就只有她一个来查东西的。


室内光线昏暗,主机嗡嗡地低震声响在耳畔,她刚从某个回忆里抽身,遂瞟了屏幕一眼。


年龄在同类里里差不多是老爷爷的电脑终于弹出了她想要的东西。


只有寥寥数行的表格,开头却大部分都是熟悉的名字。


名字后面洋洋洒洒地罗列了一长条,包括住址,电话,身份证号码,生日,年龄等等一系列都极其详尽。


李陌云在里面看到了王悦的名字,身份是家属。


她也看到了自己的,叶秋的,还有她现在的顶头上司,也算是曾经前辈李勋安的名字。


统共来说人数不超过一双手的数,就如同刑警队长唐曜所说,s市和北辰有关的人员范围不会很广。


李陌云其实知道唐曜的未尽之言,唐大队长自然不是个喜欢在别人伤口上抹盐的小人,他只是就事论事,于是也尽量避开不戳李陌云痛处。


但这不代表李陌云自己心里不清楚。


北辰在役人员,包括特勤,技术,总参,指挥部,医务处各色人等,满打满算也就八十出头的人数。


勉勉强强凑了一个连级编制。


人在精不在多嘛。当年他们那个满嘴歪理的部队长还这么说道。


两年前那一场说不清是入侵还是什么的事故发生,在役的北辰,八十余十。


何况北辰在服役年龄方面和一般部队比起来要长许多,加上保密条款,如果不是像是s市警备区现任总参李勋安大校这种调任,大部分人更乐意待在和北辰有关的地方,退居二线或者作为培训教官,帮助物色好苗子,不一而足。


所以真正退役的,也只是凤毛麟角。


李陌云快速地将那些档案里的东西全部记下,在肚子里过了几遍确认已经烂熟了以后,她移动光标打算关掉页面。


鬼使神差地,她扫了左上角那个浏览记录一眼。


浏览次数:3


也是,毕竟是北辰。


除了有权限或者像她这种在北辰待过的,有谁会去浏览这种档案呢?


何况本来就不是说查就能查的类型。


回办公室之后打个电话给唐曜说吧,她这样想着。


————————————————————


被一条广告去掉半条命说的大概就是周泽楷这种了。


虽然当同学的时候嘻嘻哈哈,但真要作为导演,他的同学倒是严厉得很。


张然然在拍摄过程中一个纸卷差点没把他和凌子墨的脑袋敲飞,不是表情不到位,就是理解偏差,再不行就是动作没跟上……反正枪王大大是觉得,今天的人生,过得非常艰辛。


“毕竟不是专业的啦……还是辛苦班长了。”不过等一切完美结束,张然然又从煞神导演变回了他们可爱可亲的高中同学,把两个被她骂的狗血淋头的临时下属好好安慰了一番。


周泽楷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已经是下午五点多,本来想着早点拍完还能回俱乐部一趟,现在看来还不如干脆回家的好。


“送你们回去?”趁着工作人员收拾器材,他问身边两个妹子。


凌子墨和张然然对视一眼,然后不知道是不约而同地想到了什么,朝对方露出了一个你懂的笑容。


“不啦不啦,泽楷你一个人回去吧!”张然然摆手拒绝,“我们两个约好了要去附近的m记搓一顿,顺便谈点女孩子之间的话题,快走快走!”


既然对方主动赶人,周泽楷也不留,道了一句「回家记得短讯。」便去停车场开自己的车。


临近下班高峰期,路况不算好,早上半个小时的路程硬生生被磨到将近一个小时还没到,他一看时间快到七点,想着不如去买点东西补充一下家里快要见底的冰箱,便在下一个红绿灯里打了个方向盘,转进了附近一家大型超市。


——————————————————————


“柳姨要我们买什么来着?”李陌云拿胳膊顶了顶身边手里抓着个大白萝卜翻来覆去看的叶秋。


叶秋没理她,继续看手里的大白萝卜,过了一会儿他才慢悠悠地回答。


“西红柿,生菜,土豆,面条……还有酱油也快没了。”


“那你看萝卜干什么。”李陌云百思不得其解。


“爸说明天做萝卜汤。”叶秋总算掂了一个他看起来比较心水的萝卜,转身就打算去柜台称重贴条码,“话说酱油你拿了吗?”


“拿了。”李陌云探头看了看自己推车里的东西,西红柿,土豆,生菜,面条……酱油,恩,全齐。


“要不要给你儿子买点狗粮?”他又提醒了一句,“爸说你过几天还是把它带回来住吧,反正他和柳姨下班回来也闲,可以帮你溜一下。”


“也成。”李陌云想了想,觉得这个建议倒也合理,二狗是一只阿拉斯加,两年前还是幼崽的时候被送到阿云手里,一直没带回去是因为养狗崽太麻烦人,家里一个两个三天两头不是不着家就是日理万机,不如找个能统一养的地方,就把它丢给了警备区的军犬驯养基地,每天有时间就去看它倒也没觉得怎么样,但既然能带回家养肯定再好不过,不过阿拉斯加长大了以后也是越来越闹腾,“二狗要是太闹叶叔扛不住把它炖了咋办?”


“那比柳姨把二狗剪秃了都不可能。”叶秋笑着摇了摇头,“你放一百个心,顶多回来发现它看着我爸贴墙根走。”


“行吧,咱们找个时间把它带回去。”李陌云推着购物车走到宠物饲料的架子前,抬头扫了一眼,“不过我有个问题。”


“我们给它买哪种?”她抬手敲了敲架子,架子上摆着四五个牌子不一样的狗粮。


得,这个问题倒是真的没想过,叶秋和她面面相觑,过了一会儿,叶秋犹犹豫豫地掏出手机:“呃,要不我查查?”


李陌云很想说你现在查有什么用,咱们干脆挑一包走了算了……反正二狗肯定不能不吃。


除非它想饿死。


“你要不挑那个黄色的?”查了一会儿叶秋说,“上面说那个牌子的评价挺好。”


就在这时,李陌云身后传来意见不同的声音:“不合适。”


叶秋歪头,李陌云转身,两个人都看到了李陌云身后那个带着鸭舌帽的高挑青年微微拉起帽檐,对两人露出有些腼腆的笑意。


“不知道的话。”他指了指第二排架子上的蓝色包装,“适用性好,也不贵。”


叶秋愣了愣:“喔……你是……”


“嗨,好久不见啊,小周。”不过李陌云反应比较快,几乎是第一眼她就从脑海里翻出了那段一个月前的记忆,“怎么,你家里也有宠物吗?”


“是猫。”周泽楷点了点头,“好久不见,云姐。”


一直状况外的叶秋挑了挑眉:“你们认识?”


李陌云挠了挠头:“是啊,上次不是全明星去看沐橙嘛,就认识了。”


——假如在巷子里揍人被偶然撞见也算认识的话。

评论
热度(16)
  1. 玥落无声北辰Polaris 转载了此文字

© 玥落无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