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不懂拉倒,爱看不看

「恋与bg」南风知我意07(白起x原创女主)

第三人称第三人称第三人称

女主私设私设私设

没错被我拆成了四个。

不是悠然,和官方半毛钱关系都没有。

本章带一点李泽言x原创女主(不是同一个人)


人物设定请看_(:з」∠)_一个恋与第三人称乙女向设定

 

前文指路:01 02 03 04 05 06(戳头像)

 

 
番外:「知乎体」喜欢上自己学生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剧情可能会跟主线但肯定不会全跟。

因为剧情关系,本文白飞飞对于女主略有黑化倾向

最近阿锅我正在某个山疙瘩角落里写生,写文时间不定,请见谅了_(:з」∠)_










她不知道自己那一刻到底在想什么。

明明已经被耳提面命这种时候不要做什么无关自身的事情。

特别是面对那个男人——洛前辈的丈夫,白起的父亲。

可她还是冲了过去,替她的学生硬生生的受了这么一下。

被她推到一边的青年瞪大了眼睛,而她只是伸手按住了他的肩头,眼神则一错不错地与男人对视 。

“打我学生前你也该看看我这个指导教官还在场吧。”她一字一顿地道,“白上将。”

“我以为这算是家事。”上将声音里有着令她寒毛立起的危险寒意,“你应该好好考虑一下自己的行为,关上尉。”

她本应该避开锋芒,脸上火辣辣地剧痛不断提醒着她自己的鲁莽,可她莫名觉得这个时候的自己不应该做一个旁观者。

不是因为他是洛前辈的儿子或者因为他姓白,只是因为他是她的学生,一个顽固倔强,偷偷渴望着能够得到关心与爱的男孩。

真疼啊,她苦中作乐般地在心里吐槽着,这么多年来她学生从这男人手上挨的巴掌都这么重的吗?

正因为如此我才——

——才更不能这样眼睁睁把他交给你啊 。

她抬手擦了擦脸颊,露出了一个「麻烦大了」的笑容。

“不管怎么说,白上将。”

“毕竟是在特遣署受训期间,我觉得对于白起,我这个教官大概更有发言权一些。”

“假如你对我学生如今的所作所为有什么不满,先来指教一下我这个将他教导成这个样子的教官如何?”

她一边说着,一边握紧了滑进手中的,廓尔喀弯刀的刀柄。

——————————————————

按照关煜月和白起的预测,这栋楼视角最好的狙击点是第十三层,也就意味着在楼顶上的他们要往下走两层。

四周拂动着的是她最熟悉的风流,它们来自悄无声息跟在她身后的白起。

这让关煜月感到安心,或者说,这才是她最习以为常的。

最令她全身心信任的学生就在她的背后,而她凝视着眼前昏暗的过道,竟也不觉得有多少恐惧。

监听器的始作俑者大概也知道那个小玩意儿说句实话起不了什么作用,但正因为如此,对方一点动作都没有才是最让人疑惑的。

阴影,黑暗,他们所处的这栋楼因为正好初遇装修阶段,像灯光等等一类的东西都还没有完善,加之窗外蒙着的一层挡布还未完全撤下——对于他们的敌人来说这是隐藏踪迹最好的先天环境。

这地方没有人味,却不代表真的没人。

关煜月有着相当的反应能力,但面对这样的环境,也得投石问路两眼摸瞎。

但是白起就不一定了。

风场控制能力者的特训中,通过风流的细微不同在一片黑暗中感受四周,并且在脑海里勾勒出大致景象对于白起来说易如反掌。

活物与死物的区分自然也是特训中的必修项目。

不需要任何交流,两个人就交换了前后的顺序,风流感知着四周的一切,白起扶着墙面,眼眸紧闭,脑海里则将风所带回的讯息理解重筑,勾画出四周所有事物的结构和类别。

关煜月则持刀翼护在他身侧,他们愈加深入,白起感知到的便愈多——当他们路过走廊里第三个房间门口时,回收到的信息让青年猛地停下了脚步。

而与此同时,隐匿在他身后的关煜月骤然出刀——狂风吹散了阴影中那片朦胧的黑雾,露出了它原有的模样。

黑衣的狙击手手指曲起,在被发现的同时不管不顾地要扣下扳机!

关煜月甩出的刀刃连着身形一同在灼目的电火磷光中闪现,风刃紧随其后削了过来,可正在这时,两人的耳边传来离自己极其遥远的一声枪响!

————————————————

枪声响起的时候,洛君梧本能地心头一紧,她能听出子弹的方向来自身后,在她背对着刘杰的时候她心底有过狙击手的猜测,但因为更想知道刘杰口中的情报信息遂决定铤而走险。

没有时间给她思考任何东西了,本该是这样才对。

可几乎是伴随着枪声响起的同时,她周围的一切都仿佛突然静止了一般。

就连她眼前刘杰歇斯底里的动作,喘息,也在眼前凝固一般变成了肉眼可见的慢动作。

她转过头,子弹离她的手臂只有几厘米的距离,但现下她却能够轻松避开。

控制时间的能力,她不由得想起了一个身影,这个猜测惊得她瞪大了双眼举目四顾——她看见了刘杰背后天台上方的楼梯间门不知何时从之前的紧闭状态变成大开。

男人站在那里,眼神锐利又凝重地看着她,看得洛君梧一阵发怵,但心里又條地吐出一大口气来。

时间的凝滞在她躲开那发子弹后便失去效力,子弹射进墙内,而洛君梧自己则迅速反应,在刘杰发现不对下意识要后退的时候扑过去将他摁倒在地上。

“最后还是什么都没问出来啊……”她小声抱怨。

“命都快没了你还想问什么?”李泽言冷着一张脸走过来,于是洛君梧开始一边压着人一边打着哈哈想着怎么蒙混过关。

“你怎么来了?”于是急中生智的洛某人问了一个对于李大总裁来说最没有油盐的问题。

对此等如同智障般的问题总裁大人只是冷笑,表情里的意味极其明确——让她开始她的表演。

人生多艰,且行且珍惜啊,洛小姐!

——————————————————

关煜月起先被那声枪响吓得不轻。

她几乎是扑到狙击手架枪的窗台上,但预想中的最坏情况并没有出现,她眼见着洛君梧干净利落地把人擒住,过了一会儿那姑娘似有所感的看向自己所在的方向,微微点了一下头,意思大概是自己没事。

等到他们带着嫌疑犯和受害者回到市局,关煜月真揪着人里里外外看了一遍,就差没扒了衣服检查全身后,见洛君梧身上真的一点伤都没有,心里悬着的那颗心才算是真正落了下来。

然而当事人傻呵呵的一张脸真的是让她无话可说,可能比起关煜月,站在她身后那位总裁大人才能真给她一点危机感。

李泽言……李家……吗?

可能是她的目光太有指向性,正在和公安做笔录的李泽言偏头看了她一眼,没什么感情的视线,却让关煜月皱了皱眉。

直到白起走过来和她身边的洛君梧说现在暂时没事,她可以先走,她才停止了对李泽言这个人的深究。

“华锐总裁,是特遣署有备案的evoler。”白起看了一眼拉着某个日常呆卡萌一脸茫然的洛姑娘往警局门口走的李泽言,挑了下眉,“能力是时间控制……怎么了吗?”

“有点眼熟。”关煜月毫无芥蒂地向白起坦诚自己的感想。

白警官觉得自己似乎尝到了某种老陈醋的滋味,于是他冷漠地哦了一声:“教官,这年头不兴这种搭讪了。”

关煜月:???!

“不是,我说白起。”然后她完美抓错重点,“你是变相说你教官我没异性缘吗?”

白起瞥了她一眼,那样子仿佛在问,你有吗?

“二十五不算老谢谢。”

“过三年也差不多了。”她的学生轻巧地一句话把关煜月下面的各种逼逼全堵了回去,“说的好像你心里有什么心目中男朋友的人选一样。”

关煜月张了张嘴。

其实是有的啊,她憋屈地想着。

这不就是在眼前么……

算了,紧接着她又叹了口气,他们两个互相嫌弃都来不及呢,想那么多做什么。

走在前面的白起见人没跟上来去,便停下了脚步,一转头就看见自家教官沮丧地低着头,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不会真的因为自己一句话就这个样子了吧,他心里没底,谁知道他那句话触动了他教官哪根神经。

而且——

她不会真的想谈恋爱了吧?

这个结论迅速勾起了某学生的危机意识,虽然嘴上总是要损她几句,但白起比谁都了解关煜月吸引人的所在。

「虽然心生向往,但是无福消受,关就是这种女人啊,小子。」

过去与教官出任务时遇到的那个令他极其不爽的男人曾经如此评价过关煜月。

「因为在她面前,你永远不可能做那个一马当先的男人,而她只会为自己认定的人停留。」

我……能否成为,让她停留的那个人呢?过去的白起曾有过这样的犹豫与退缩。

但如今的白起已经不会对此抱有患得患失的想法了——在再一次与关煜月相遇之后。

已经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了,或许是她在他失控时愤怒的质问,也可能是那时面对父亲的威压,她却坚持挡在了白起身前,又或者,是火海中那个喜极而泣的笑容,再有可能……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他耐心地等着过了一会儿,女人从沉思里抬起头来,见他站在那里,先是不好意思地对他笑了笑,随后就小跑着赶了过来。

教官,他在心底说。

你知道吗?

我对你所做的一切,都是有「野心」的。

“哎,不好意思啊白起,刚刚发了个呆。”

“毕竟突然高强度,一下子适应不了的话你可以去休息一下,教官。”

“哈哈哈,真的可以吗,看不出来你是个好上司啊。”

只是……对你一个人好罢了。

我会成为教官你为之停留的那个人吗?这个问题已经不重要了。

因为我必定会让你,为了我停留下来的啊……





————————————————————





日常小剧场

Q:所以关教官真的有追求者吗?

关煜月:没……没有吧?

白起:呵,要不要我算算咱们三年前出的那么多任务里有多少人给你送过花,吻过你的手和脸……

关煜月:不是……我以为这个不是风俗问题吗?

白起:……

「就算是双向箭头,按照关教官这个迟钝认知要她发现真相还是任重而道远啊白警官!我建议强——(被捂着嘴拖走)」

ps:想亲嘴的都被白起揍了。












评论(9)
热度(23)

© 玥落无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