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特别大.鸽王.辣鸡.bg.第三人称.原创.活不下去.等死吧.锅

「星际」无名碑01

chapter.01

温斯顿和密涅瓦这两个死对头再次相遇是这一年来的遭遇战间隔计算里最快的那一次。

温斯顿要塞内部提前三天就已经发布了出击预警——虽然事实上距离上一场遭遇战还不过两天。

游星感觉这大概就像是休了每个礼拜最后的双休日。

不过她很淡定。

她的队员们也很淡定,该吃瓜的吃瓜该看书的看书该打游戏的打游戏,一个中队专用公共休息室硬生生被他们折腾成了传说中的学生宿舍,漫画与小说齐飞,手柄接线共零食袋子一色。

要是再在里面支几张床,顺便让袜子和衣服裤子也加入休息室的脏乱差大军,那就能坐实学生宿舍的名头了。

只可惜男女有别,真要在里面放床怕不是瞬间就要集体退化成在地上划三八线你不能过来我不能过去;你过去了我揍你傻子才会去你那边的异性小学生。

所以这个不知道是被谁提出来的临时构想就这么在刚冒头的时候被众人一致掐死在了摇篮里——休息室里你怎么玩都行,该睡觉了集体滚回宿舍去睡,谁敢留在休息室里过夜,第二天被发现了中队长就罚谁去扫全队在基地内所有有关公共设施里所有厕所。

中队长表示自己举双手双脚赞成,因为她受够了自己和副队宿舍里那根三天两头就要堵一次的厕所冲管,每每它堵住的时候都是厕所最臭的时候,一时半会儿还好不了,遂中队长只能和副队一起在臭味中入睡。

每次都感觉跟吃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一样,让人心情复杂。

反正很想让别人尝尝这是什么滋味儿。

就在遭遇战的前一天,他们可怜的强袭扫讨骆云笙少尉因为玩游戏疏忽被室友坑得中了大奖,可能是因为预感到无数厕所等着他这一点,让这个队里最年轻的男孩丧到不行。

然而前辈们并没有打算就此同情他,上机的时候还各个轮着走过去给他拍肩膀摸头,活像是可怜的小少尉要上刑场。

不过幸灾乐祸归幸灾乐祸,不开心归不开心,一坐进驾驶室握上操纵杆,四六不着的游骑兵们就像迅速切换了什么模式一样,变得迅速又可靠。

「推进器确认,弹药装载确认,雷达感应确认……03可以出击。」

「……确认……02可以出击」

「……04可以出击。」

「……05可以出击。」

通讯通过无线电流清晰地传进游星耳中,她在率先检查完机甲各项操作后就一直阖着双目,听着中队其他四人报告完毕。

然后她睁开眼,一对褐眸一扫往常的随意懒散,带着一种极清澈的锐意,仿佛能将目光化作锋芒不可挡的无形之剑,劈开眼前所有的阻碍。

“全队通讯连通确认。”她缓缓地报告着,看着视野前方的机体弹射口亮起可通行的绿灯,“这次任务是策应主力部队的第四舰队,不需要我再重复详细内容了吧?”

在得到四声整齐一致的「是」作为答复后,她弯了弯嘴角。

“那么,第十六游骑中队,firefung01,出击!”

银白涂装的机体展翼,推进器尾部喷射出两柱苍白长焰,推动着它飞向远处辽阔的宙域战场。

——————————————————————————————

而在游骑兵们出发的五分钟前,温斯顿主力部队中的第四舰队已经开始主动向预估的两方第一时间遭遇点移动了。

舰队指挥舰伊什塔尔号的控制室主屏幕一角,倒计时上的数字正在飞速地变动着,所有舰内成员都无声地埋头进行着最后的战前例行检测。

但却有一个例外。

舰长位置上大喇喇坐着个翘着二郎腿的金发大胸,浑身上下散发着一种又骚又浪的高调气场,和伊什塔尔整个认真严谨的工作氛围格格不入。

格格不入的让人恨不得冲过去揍他一拳。

是的,别想歪,胸大是指腹肌,是一不小心撞上去鼻梁骨都没了的那种硬度,而不是指女孩子胸前那几两肉。

胸前有几两肉的姑娘大概都受不了他,原因?大概是因为这货不仅气质浪,本人也是真的浪。

按照某游姓中尉传遍整个基地有关于这位伊什塔尔舰长的嘲讽,就是,或许意大利血统后裔脑袋里装的都是粉红泡泡吧。

这个地图炮开得很大,但没关系,反正整个温斯顿也就这么一个敢自称意大利人的——那就是伊什塔尔指挥舰的舰长,安东尼奥.赛德里诺大校。

私底下有个绰号叫pp。

因为在意大利语中他的姓氏‘Sederino’在星网上当关键词一搜就是一溜儿屁股的翻译。

而安东尼奥又是个不要脸的,你真叫他pp他说不定还会回头对你抛一个意大利式的媚眼——反正要多恶心有多恶心,小道消息说温斯顿总指挥夏璐尔.瓦尔基莉亚少将正在思考是否要在军规军纪上加一条专门针对他的军纪,比如除了恶心敌人以外不准对自己人造成心理和生理上的双重攻击什么的。

不过所有人都认为这根本没法对安东尼奥这个行走的【病原体】带来多少切实的打击。

眼见着倒计时只剩下一分钟了,例行检查也到了尾声,然后所有人就听见鸦雀无声的舰桥上传来非常不合时宜的吧唧声。

他们第四舰队的指挥官加舰长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一个橘子,剥了皮就开始啃,你啃就啃吧,收敛点不好吗,还吧唧嘴!

舰桥内除舰长本人以外的各操作执行人员不约而同从眼神里透露出一丝鄙视与嫌弃来。

好在这橘子本来就小,吃完了以后正好半分钟过去,赛德里诺舰长在众目睽睽下把橘子皮往屁股后面一塞,这才开口说出了临战前的最后一句没油盐的闲话。

“哦,还有半分钟啊。”

感情你这个语气里居然还有一点小失望?

“舰长,雷达确认敌舰队舰影,主舰为帝国巡星重舰艾什基伽勒!”

当艾什基伽勒的名号被雷达管制员脱口而出的瞬间,舰桥内的氛围迅速有一种灼热起来的错觉。

是战意。

被冠以伊什塔尔与艾什基伽勒的两大巡星舰,分别服役于联邦与帝国,或许是巧合,亦或是命运,让他们顶着古地球神话中天与地的女主人之名数次在战场上进行宿命般的对决。

而伊什塔尔的塞德里诺舰长完全没有遇到宿敌热血昂扬的自觉,相反,就见他一脸荡漾的点开了舰长公共频道,在身边副舰长还没来得及扑过去把通讯掐断的前一刻喊了一句。

“ciao,对面的姐姐大人几天不见还好吗?”

通讯员成功在某人继续爆出神奇言论前掐断了频道,下一刻艾什基伽勒的左舷炮就贴着伊什塔尔号的舰顶擦了过去——多亏操舵手对舰长在战场上层出不穷的骚操作习以为常,在这个傻逼刚开口时就开始右舵躲避,不然这一炮下去根本没法善了。

可别还没开战就指挥舰受损——舰长不要脸OK,这是他自己的事,但是第四舰队实在丢不起这个人。

于是丢不起人的联邦第四舰队在几个礼拜前禁了舰长公共视频通讯权限后,连他的公共语音权限也一并禁止了——兼任战术指挥官的副舰长抓紧这个【舰队吉祥物】还没有想出更加恶心人的点子之前,迅速下达了开战的第一个命令。

“舰队全体!3——2——1——开火!”

——————————————————————————————————————————

第十六游骑兵中队刚到达第四舰队管辖的主战场,游星就迅速的联通上了指挥舰的通讯管制。

“firefung01呼叫HQ,第十六游骑兵中队已到达指定地点。”

【HQ收到,请立刻前往——】

【等一下等一下!】

通讯里传来了某个熟悉的荡漾声线,游中尉嘴角一抽,差点就手滑按了通讯结束,但是理智还是让她选择暂时忍住。

【赛德里诺舰长!】

【嗨!小星星,难得咱们两搭档啊!】意大利人的声音自带一种欠揍的混账气质,【能不能拜托你个人一件事?反正你们中队除了你以外小骆骆和夏天都能当近战吧?】

“什么事?”游星挑了挑眉。

安东尼奥.赛德里诺大校在性格上的确让人心情复杂,但就此认定他是个饭桶或者单纯的舰队吉祥物,那就太过于肤浅了。

游星比谁都清楚这一点,不仅仅因为对方被钦点为伊什塔尔的舰长,更因为这是她亲身与他合作后得出的结论。

大勇若怯,大智若愚。

所表达的或许就是赛德里诺这种人。

【嘛,帮我把那条狼引开如何?】

【——魔狼芬里厄,也没必要解释啥对吧?】

游星调动机甲的视野,对准某个爆炸光芒闪的最频繁的区域——黑金色的特战型机甲握着嵌入振动光弧的近战长刀,深蓝的光学镜中是一片冰冷的星芒。

魔狼芬里厄所代指的——阿拉德.乌尔里克,比起联邦总指挥瓦尔基莉亚永远稳坐后方不同,帝国这位年轻到过分的指挥官反倒是经常活跃于战场,操纵着名为芬里厄的特战型机体,击坠率令联邦闻风丧胆。

去年的时候密涅瓦基地的总指挥换成了他,这让温斯顿基地压力倍增,瓦尔基莉亚少将一提起这个年轻人脸色就很不好,而现实也总是在告诉他们,敌人变得有多么难缠。

单对于游星来说最大的压力大概在于她擅长的侧面游击战路线十条有八条变成了此路不通,剩下两条也是本来以前不到万不得已不会选择的碎石带,几天前好不容易找到的新路线又被划了个叉……就这几点足以证明一年前的密涅瓦总指挥,那个秉持所谓贵族优雅的帝国老上将是有多差劲。

抱怨归抱怨,但这不是她轻敌的理由。

至于赛德里诺舰长说的吸引对方注意力么……

芬里厄就像有所察觉一般,突然转过头来——成功与隔着一段距离的银白狩猎者对上了视线。

啊,这下子想拒绝都拒绝不了了。

虽然也没打算拒绝,游中尉面上随意,心里却隐隐有了些兴趣。

“firefung01呼叫firefung04,指挥权交给你了。”她一边说着一边握紧了手里的操纵杆,“我去引开‘狼王’,回见,赛德里诺舰长。”

评论
热度(1)

© 玥落无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