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其疾如风,其徐如林,侵掠如火,不动如山,难知如阴,动如雷震。

[盗墓bg]当归

【墨麒麟主战,司杀伐,乃大凶之兽,古人也称他们为战鬼】

———题记

【我叫燕青霜,小鬼,这地方你不该来。】

【战鬼身上有极重的杀伐之气,你要和我立誓,小心这辈子都不得善终。】

【你小子!这么不会照顾自己,想和自己不吉利的名字一样搞一下?!】

【老实说我一点都不想干老牛吃嫩草的勾当啊。】

【好啊,那我等你,张起灵。】

那是没有归期的约定,到底是谁失了约,已经没办法分清楚。

那漫长的等待,终究只剩下一片沉寂,掩于风雪之中,让人看不清晰。

只能依稀辨出曾经的轮廓,玄甲寒光,白翎浮落,阳光折射出女人眼中那抹亮金,灼然如火焰跳跃。

一如初见。

可事实上那里什么都没有,只有简陋的孤坟堆在那里,一块大石头上歪歪扭扭刻着三个写法蹩脚的字———燕青霜。

然后他听见了沙沙的声音,有人沿着他走过的路来到这里,那人步履算不得轻盈,似乎还带着一丝紧张,导致脚步有些微的错乱。

张起灵警觉的回头,看见了那张脸。

那是个十六七岁的女孩,一身玄甲,手里握着那把他极其熟悉的陌刀血云,而那张脸和他有八分像。

他突然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只是心脏抽动,不知是酸还是痛。

女孩也看着他,脸上表情千变万化。

两人都没有说话,或许都是因为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

你来晚啦,张起灵,最终还是女孩开口,她努力弯起嘴角似乎想露出一个笑,却好像要哭出来了一样。

你怎么才来呢?她声音里带着哭腔,她都走了这么多年了,你这个王八蛋怎么才来呢?


女人总是说,人心是一辈子都难以看透的东西。

张灵棠听不懂,也懒得懂。

她原以为自己这一辈子就和女人一起耗在长白山上,醒了吃,吃了动,累了睡。

女人一直在等一个人,一个她一直想看清的人,唯一能给她某个问题答案的人。但直到作为战鬼的天命将近,她还是未能等到那个人。

身躯融于风雪,三魂七魄永镇绵延山脉间。

女人开玩笑说,若不是张灵棠这张脸与那人有八分像,她真怀疑过去的一切不过是自己一场肆意妄想的绮梦

张灵棠下了山,在女人离开后一个月。

这是女人另一个愿望,她说你年纪轻轻,弄得跟个小老头一样不像话。

她年年回来,扫一座空坟。

只是这一次有所不同。

简陋的坟堆旁站了个男人,那张脸和她有八分像。

她甚至不用去问你谁啊这种傻问题了。

男人看着她,静如止水的双眸中漾出一丝波纹。

她咽了口唾沫。

这么多年她一直在心里想,等见到这个让女人等到死的王八蛋,她有一百种办法弄死他丫的。

可真的见到了,看见那张和自己有八分像的脸,那些怨那些恨,无论如何都发泄不出来。

这就是血脉相连的骨肉亲情吗,她在心中苦笑。

“来太晚啦张起灵。”她不知道自己脸上是什么表情,只知道自己一开口就带上了哭腔,“她都走了这么久了,你怎么才来呢?”

坟上的雪积了又化,无数的等待已经失去了终点

你特么怎么来的这么晚,张起灵你个王八蛋。

老爹你这个王八蛋。


评论(2)
热度(21)

© 玥落无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