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其疾如风,其徐如林,侵掠如火,不动如山,难知如阴,动如雷震。

【九州缥缈录+龙族(剑三paro)】魂归.君焰卷

章一
他握着御风的剑柄,剑刃从男孩胸前刺入,又从背后刺出,然后将他死死地钉在了墙上。
雪白的墙面被鲜血染红,更有红色的液体顺着剑身滑落,在地上积起浅浅的一洼。
男孩眼中的金色明明灭灭,瞳孔中倒印着作为哥哥的自己那悲伤又狰狞的面孔。
男孩说,为什么啊,哥哥,明明我才是这世上最爱你的人啊
他当然知道,或者说他其实一直都知道,他们是兄弟啊,流着相同的血脉。无父无母,彼此就是唯一的依靠。
可是……
你又何必用这种无法让人宽恕的方式去证明呢?路鸣泽。
他默默注视着男孩渐渐地失去声息,不能也不敢回头去看身后。
那是血流成河的惨景,由他弟弟亲手缔造的地狱。
只为了证明,他是这世上最爱哥哥的那一个。
不该是这样的……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
为什么……啊……

“师兄师兄!”
“干嘛?”
“外面有个天策大哥哥指名道姓的找你诶!”就看见小师弟扑了过来,“怎么回他?”
指名道姓……路明非一把扶住势如炮弹的小师弟,心想这要是背着轻重剑,他腰准得折:“你跟他说,归尘师兄在天泽楼,息师叔到七秀坊去喝酒泡姑娘了。”
“咦?”师弟疑惑的看着他,“可是那个哥哥不是问你在哪吗?为什么要回答归尘师兄和息师叔的去处呢?”
“问我,是因为他找不到人嘛。”他拍了拍男孩的头,“乖啊,听师兄的,去吧!”
小师弟似懂非懂地点点头,转身跑走了。
然后就听见头顶那棵枝叶繁茂的海棠上,有人悠悠的来了一句:“真没礼貌啊小路,对方应该是第三次来了吧?这都三顾茅庐了路诸葛还不打算出山见一见?”
路明非翻了个白眼,心说师叔你太抬举我了,我就一怂蛋,胆小如鼠,实在是受不住诸葛这个称号。
“见一见而已,有必要这么坚决吗?”那个声音又接道,“你这样下去直到老死都走不出藏剑山庄吧。”
“走出去会有很多麻烦吧,师叔你看我学艺不精这不正跪重剑么,想我这种武力值渣渣的人出去也只有扑街的份。”他笑了笑,带着点耍无赖的意思。
头顶的声音安静了片刻,只听唰刷几声,一身儒风的藏剑从树上跃下,那把看起来是轻剑样式其实重量堪比重剑的古剑静都背在背后,男人手里提着根烟杆,脸上是一向似笑非笑的表情。
“你到底是怎么样,你自己心里清楚。”息衍抖了抖烟杆,“我教了你这么久,你听没听进去我也很清楚。”
“在别人眼里,都觉得事情对于你是会或者不会两个选项。”白玉纹金的烟杆移至他心口虚点了一下,“但事实上对于你自己来说,不过是想和不想的问题。”
“虽然不明白。”路明非不好意思的摸摸鼻尖,“不过听起来好厉害的样……哦草,师叔你这是偷袭吧?!”
烟杆猛敲在脑门上,痛得路明非立马嚎了一嗓子,而始作俑者则是一副怪就怪你自己学艺不精的事不关己模样,恨得人牙痒痒。
“话说回来你小子为什么说我去七秀坊?”
“那是因为这是个事实。”
“其实我觉得你可以再跪一下,怎么样?”
“跪你妹!”

听着小孩子的回话,天策漆黑的瞳孔中有一瞬的失望,但他还是点点头,像上两次那样道了一句‘打扰了’,便打算转身离去。
但就在他扭头的瞬间,他感觉头顶一紧 ——竟是刚才传话的小少爷掂着脚扯住了他的长翎:“那、那个,大哥哥你等一下!”
“怎么了?”他放缓了音调,就看见小藏剑一双大眼睛左瞟瞟右瞟瞟,然后扯着他小声道:“大哥哥你是真的来找路师兄的吧?”
这个还分真假吗……天策略无语,不过还是点了点头。就见小藏剑撇撇嘴:“我就说路师兄忽悠我。”
而后小藏剑仿佛又想起什么一般,抬起头问他:“那、那你是路师兄的相好吗?”
这都什么和什么啊……天策觉得自己头上现在一定挂着几条黑线:“并不是。”
“那么就是看上我师兄啦对吧?”
现在小孩子脑回路都好奇怪的样子……“不,我只是……”
“我知道啦!”小孩子没等他讲完就打断了他,“其实师兄一直是个嘴硬心软的人,我告诉你他在哪儿你自己去找他吧!”
“呃……”
“就是天泽楼左边那个小院子!种了海棠的那个。”小男孩严肃的扯了扯他脑后的须须,“要加油啊大哥哥,别告诉路师兄是我告诉你的!”说罢就迅速的跑没影了。
这样真的好吗……天策心道。
不过……既然有这样的机会……
他这样想着,握紧了手中那个长条状的包裹。
总是要试一试才行。

“话说我还要跪多久?”
“等我回来再说吧。”
此时的路明非并不知道,自己已经被师弟卖了。

评论(2)
热度(19)

© 玥落无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