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其疾如风,其徐如林,侵掠如火,不动如山,难知如阴,动如雷震。

【剑三bg/双策】盲枪.楔子


【这样……可她很有可能会……】

【没有办法……与其记……清楚……忘记为好。】

【……好吧,师父……十二个时辰后……若醒……就……成功。】

龙门客栈

“狮虎虎狮虎虎!”

“唔……小苏?”李玥落皱了皱眉,本该抱在怀里的小徒弟不知何时已经坐在了她身边,正竖着一根手指一下一下戳她的脸:“狮虎虎再不起来我们就赶不及到恶人谷了!”

“恩,我知道啦,小苏你先下来。”李玥落抬手摸索着找到小姑娘软软的发顶,轻轻拍了一下,“自己要做的事情做好了没?洗漱梳头穿衣服,师父看不见,到时候你自己乱糟糟出去被人笑我可不管啊。”

毕竟小姑娘都很注重打扮,一听这句话立马一咕噜从床上翻下去,不一会儿便听见小孩子脚在地上走来走去的“噔噔噔”声。

李玥落有些好笑,她扶着床板做起半个身子,眼前一如既往是一片漆黑。

她倒也不再像多年前初次知晓自己已经永远看不见而惊慌失措了。或许是因为早已习惯,抑或是因为这些年来的经历让她明白,世界上最可怕的东西,从来不是黑暗那么简单。

下意识摸摸眼部,熟悉的布料质感证明那条绑带还好好的遮在眼睛上。对于李玥落来说,绑带并不是怕眼部受伤才戴着的,更多的原因是怕吓着旁人。

因为若是认真说来,她这并不算是普通的眼盲——而是失去了一双眼睛,也因此只留下了可怖的伤疤与空洞的眼眶。

李玥落并不记得到底发生了什么,才让自己一双眼睛被人活生生的剜下。可眼睛没了就是没了,她没有自怨自艾,也没有就此放弃天策武学把自己当成一个毫无药救的废物。就如同她的师父所说,李玥落是个心很大的人,她能迅速认清现实。

但她从不认命。

她再一次握紧了手里的枪,放弃一直以来的傲血战意,转而修习之前未曾涉及过的铁牢律。还有幸得到藏剑山庄大庄主叶英的指点,克服了失去视力的难题。

其实李玥落很少像今次这般独自带着小徒弟走远路,上一次恐怕还是她眼睛还健在的时候。

这些年来她的任务一直是戍卫供奉天策先烈牌位,收藏珍籍神兵的凌烟阁。偶尔接到外出任务也是去长安和扬州,再远一点便是长歌门所在之地。

而且也不是什么需要大动干戈的任务,顶多是送送信之类的小事。

这一次也和以往一样,统领要她送一封信。信很普通,甚至可以说是她送过的信中质地最粗糙的一封了。

然而不寻常的是送信的地点——恶人谷,凛风堡。

天策府是名门正派,又隶属于朝廷,明面上与恶人谷并没有多少正面的接触;而浩气盟盟主谢渊本就出自天策,天策府又是建立浩气盟的元老之一,自是更支持浩气这一边。

但若说与恶人谷暗中接触,也不是没有。

江湖需要的不是一方独大,而是两方互相制衡。天策府现任统领李承恩深谙此道,浩气盟主谢渊和恶人谷谷主王遗风同样于此事看得通透,三方之间也有着秘密的协议。

而这个协议便是浩气盟武王城城主与恶人谷凛风堡堡主,皆是天策派下的人手。

他们在一般情况下都听命于自己的阵营,但假设有破坏平衡的人出现,他们便拥有越过恶人谷与浩气盟自行解决格杀的权力。

按道理来说,以李玥落游击将军的衔位,她不该知道这些。但在她启程的前一天,硬是被曹雪阳曹将军拉着好一通念叨。也不知对方是不是有意这般,反正她是听得清楚。

若是有意的话,说不定会很麻烦。

不过,接了这份任务,好像也就没那么容易脱身了。李玥落在心底苦笑,以自己的能力,让小苏毫发无损的杀出去倒不是什么问题。

洛阳   天策府

“邱师兄!邱师兄你冷静点!李师兄你也别再撩邱师兄了!南宫!南宫你别捣乱你给我回来!”

曹雪阳一进来看到的就是这么一个状况——一身溯雪战甲的云麾将军墨无殇左手扯着一个孩子体型的怀化大将军邱玄,右手拉着一个一身御赐重甲的铺囯大将军李承恩;秦老将军正在拍桌子吼何成体统;冷天峰和杨宁两人嘀嘀咕咕不知道在说些什么就是不动桩帮忙;燕秀小七摸出包瓜子翘腿就嗑,端得是一副看好戏的模样;墨无殇家的小崽子南宫韵倒处乱跑,戳戳这个又拍拍那个,玩得不亦乐乎。

而两个当事人一个满不在乎,另一个则露出活像要把满不在乎的那个大卸八块的表情。

我靠,宣威将军暗暗吐槽,才一个早上呢,这是闹得哪一出啊。

见曹雪阳一脚踏进秦王殿,墨无殇立马就递来一个求救的眼神。

曹将军是很想当没看到的。李承恩和邱玄可是有如天策府两尊镇府大佛一样的存在,一个拥有【天策府历年最强统领】的称号,一个是百战沙场无一败绩,被外族胡人敬畏的称为【大唐邱将军】,师兄弟两人一个拱卫王土一个征伐外敌,就像是男主外女主内……

等一下,好像想岔了。

奈何墨师弟视线太迫切,实体化简直就是一条委屈地要缩成一团的哈士奇。还有那么点良心的曹师姐决定还是出手帮一下忙为好,于是她走过去,趁邱玄专注于摆脱墨无殇的当口两手往对方胳膊底下一抓,顺势就把人架着手臂提了起来。

“小曹你放我下来!”正太体型的邱玄踢腿。

“我觉得你还是……”刚想嘴欠再损师兄几句的李承恩被小师弟捂着嘴扔给了一边的燕秀:“七姑娘,务必让李师兄闭嘴久一点。”

燕七瞟了他一眼,认真的点了点头,直接从口袋里掏出个果子强行塞了李承恩一嘴。

墨无殇不得不庆幸好险邱玄师兄有一个特性,位列天策府十大未解之谜第三的——邱玄将军真实年龄和外表年龄为什么总是不成正比。

明明按年龄算,他比李承恩还大一岁,可外表却是个比在场所有人都小的正太。

其实过去邱玄也曾经是一个身姿挺拔模样俊俏的天策儿郎,墨无殇对此还有些映像。只是为何会成为这个幼年的体型与样貌,邱玄闭口不谈,大家也不好再问。

“我就想知道李承恩你到底安得什么心。”邱玄一脚蹬在旁边的桌几上发出巨大的声响,抱着他的曹雪阳敢打包票刚刚一脚桌子上绝对有裂纹,“你明明知道阿玥她不能……”

“稳妥将信送到手又不会被怀疑,我不认为除了游击将军李玥落还有别的人选。”李承恩咬了一口嘴里的果子才能够好好说话,但眼神已经不是刚才的吊儿郎当,“邱将军,现在不是谈个人私情的时候。”

邱玄瞪着他,半晌后他再一次开口,声音带着一股子低沉的哑意:“这个时候你还要瞒我吗,李大统领!你授意小曹把恶人谷浩气盟天策府三方协议的事告诉阿玥难道只是为了送信?我看未必!”

“难不成你要他们亲自找过来把你徒弟带走?”

“什?!”

“阿玥没和你说,是怕你担心。”李承恩示意曹雪阳把邱玄放下来,“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凌烟阁遭袭。”

“你指望它不遭袭?”邱玄冷笑,“当年我守凌烟阁的时候也不是三天两头的来些偷儿。”

“他们的目标不是凌烟阁里的东西,而是凌烟阁里的人。”李承恩扔出一个纸包。邱玄抬手接住,打开后发现里面是一些黑漆漆的粉末。他伸手搓了一点,摩挲片刻后放在鼻前嗅了嗅。

然后就见邱玄脸色由黑转白,然后又黑了下去。

“五毒教。”

“已经不是五毒了,他们这一支叛出了五毒。”李承恩用手背敲了敲桌沿,“他们自称天一。”

邱玄眼中有什么东西反复翻涌,终于,他深吸了一口气:“天策守备什么时候这么差了,连这种耗子都能放进来,还有……为什么是恶人谷。”

“是蛊术,刚开始实在是防不胜防。至于为什么是恶人谷——哥舒参与过,有一定的经验。”

“你不会不知道我们的约定,老李。”邱玄将那粉末小心包好放进怀里,“我和他说过,别再招惹阿玥。他也答应了,只要不是万不得已,他不会出现在阿玥面前。”

“当年阿玥眼睛的事,他要负一半责任。”他脸上闪过一抹杀意,“我没有真动他,是看在你还有我徒孙的面子上。”

李承恩沉默,他知道邱玄说的是那一件事,而那件事的确是自己家那个理亏。

“首先,恶人谷这个地方,不清楚天策与两个阵营三方协议的人很难猜到那里。”在一片沉静中开口的竟是一直面无表情坐在那里的燕秀小七,“第二,武王城城主性格跳脱。并不是说她没有能力,但她属于胆大敢赌的一类,这件事对手很棘手,所以我们要求稳,于是现在的哥舒是不二的选择 。”

“第三,哥舒曜这小子,我认为人品还是有保障的。至少他履行约定不会出差错。”小七晃了晃第三根手指,“而且忘记的东西,记起来也没那么容易,顶多是熟悉而已。”

“倒头来你们还是把我徒弟当诱饵使。”邱玄苦笑,“然而作为一名天策我居然一点反驳都没法有。”

就像多年前那样,作为一名天策,他只能离开那个女孩。

无论是对自己还是对她,都好。

“我发现师兄你似乎开始往回长了。”

“是吗?”他点了点头却并不惊讶,“毕竟已经这么多年了。”

毕竟已经这么多年了。

想来她真的,已经离开了吧。

T.B.C

评论
热度(6)

© 玥落无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