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其疾如风,其徐如林,侵掠如火,不动如山,难知如阴,动如雷震。

【全职bg(哨向paro)】outlaws of love(喻文州篇)01+02 by柯镜

ps:喻文州篇为代发代发代发!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艾特原作者:@草莓胖次

ps:因为长篇不好用第二人称,也可以说我脑洞太大,就说明一下,这是原创女主(鞠躬)

不适绕道









chapter001

水滴从破败水管上慢慢漏下,发出的滴滴答答声让她觉得恼人心烦。在这间暗无天日的地牢里待的一分一秒里,她都感觉着被一只无形的手扼住了喉咙般让人窒息。白皙的手被锁在了带着铜锈的锁链里,从而显出的对比让她觉得有些可笑。自己又不是哨兵,莫非还真能砸开墙掏出不成?

身上除了被气波震的有些疼除外,她因为顺从倒也没有受什么苦,就不知道与归了…

一想到这里,她就止不住的颤抖,仿佛能感受到与归受苦的模样。

当她还在想着与归时,那扇紧闭的铁门发出了刺耳的吱呀声。她顺着声音望去,那是一位黑色的青年,蓝色军服在他身上穿的服服帖帖。

蓝雨— —

“您醒了呀。”

喻文州微眯起了眼睛,面前的少女身上带着一股让人无法玷污的柔软气息,也能从她身上的精神力感觉出她是一位优秀的向导。哪怕是被锁在这个肮脏的地方,她的精神力依旧不弱。

“是…喻中将吧。”

南初回忆着在军校里认识敌对势力的课上特别标出的那个人。明明看起来那么儒雅温柔的人,但是却是帝国蓝雨最优秀的哨兵之一。

“您居然认识我。另外,现在请停止想要入侵我精神的念头吧南参谋。我不是那种随随便便就能入侵精神的哨兵哦。”

那股恶寒的笑意让南初有些心生畏惧,从她被俘虏的那一刻开始,她就抱着必死的决心。虽然很害怕,但是心里的责任感还是让她露出勉强的微笑道:“真厉害,这都能感觉到。喻中将真不愧是蓝雨的顶柱。”

可能连她都没听出话语中的颤抖,哪怕眼神里充满了仇恨,但她也无能无力。

“我们来做个交易吧。”

“不做。”

“能让你活下来的交易。”

“无所谓。”

南初能清楚看见喻文州脸上的笑容凝固了,当她还在为自己这番顶嘴所开心的时候,一双狭长的眼睛促的出现在她的跟前。

那是一双好看的眼睛,黑色的瞳孔中倒影出微微发抖的自己。

“你....好像还不明白自己的境地吧?”

扑面而来的男性气息这才让南初了解到,面前的人杀死自己不过是像捏碎一只蚂蚁的事情,而她居然还在反复挑战喻文州的耐心。

“南初。你很漂亮,可惜你是欧阳与归的向导。”

不,并不是…

南初的眼睛里全是喻文州妖艳的脸,看起来他们认为自己是与归的向导。那这样看起来…南初忽然有了个点子。

“既然你也知道我是欧阳中校的向导…那就不怕我自杀?”

“不怕,你不敢。”

喻文州勾出了一个蔑视的笑容,在这场较量中,脑子里的尖尾鹿早已和她的金丝雀进行了大量的战斗。看起来弱小无能的金丝雀却能与他进行这样的较量,不得不说,南初的确是一位非常优秀的向导,若天赋再高一些,恐怕就能和那两人相提并论了。

“哼。”

这样过度亲密的接触让南初的脸很快飞上了绯红,尴尬的将头扭向了另一边。

“呼...果然没办法啊。”

喻文州不知从哪里拿出了钥匙,叹了口气后把南初手上的束缚锁给取下。

“和我走,如果想让你的哨兵活下去。”

那时的喻文州委身在黑暗里,做一些南初并不理解也不能干涉的事情。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那就是南初的光。

chapter 002

穿着微草军服行走在帝国有些张扬了,也不知道喻文州从哪里拿出了一套非常合身的蓝雨军服。南初皱着眉头看了半天,再盯了眼抱肩靠墙的喻文州,最终还是妥协了。

和微草的军服不一样,蓝雨的蓝色军服能更佳凸显出少女的身材,略有些华丽的领口上带着代表着蓝雨的胸针,而南初也借着那边的镜子好好整理了一番。

“嚯。”

当南初走出来的时候,的确让喻文州眼前一亮。

面容姣好的少女再配上干练的军服,这与方才落魄的样子截然不同。或许说,这样的她才是真正的她。

“所以,你想要我做什么呢。”

现在的南初恢复了在第三区的气场,强大的精神力在这个时候也依旧在攻击着面前男人的屏障。

“你的哨兵身上有我们想要的东西。”

他特意把哨兵两个字咬的重了些,玩味的笑容让南初有些退怯。就因为这一退怯,喻文州的屏障有牢固了些。

“我们都是军人。既然你把我救出来,那就意味着你并不想杀我们。” 南初的额头上渗出了冷汗,破坏屏障比她想的还要困难,每次都要凝聚全身的精神力,但是却依旧没有找到突入口。如果再不找到…那就没有机会了:“不过你也知道,假设我死了,我的哨兵也就没有活下去的机会了。”

“所以说....你们想让我叛国吗。”

她的声音比想象中还要冷静,只要一谈到与归身上,她总会出现无穷无尽的力量。

“你真的很聪明。不过这也是我能想到的唯一办法,能让你从这件事中全身而退的办法。”

“叛国就是你所想到的最好办法?呵呵,你也并没有那么厉害。”

南初的态度太过于坚决了,这也体现在她攻击自己屏障的力度上。喻文州眼里有划不开的雾,低下头像是在思考些什么。

这僵局最后是南初打破的。

她在盯着喻文州的时候,忽然发现这似乎有些什么不对。仔仔细细的回想着喻文州的那一番话,全身而退?

“我说…你是看出来了吧。”

南初极为震惊的睁大了眼睛,因为太过于惊讶的关系,她的身子竟有些颤抖。

“看出来了…你和欧阳与归的关系吗?”

他的微笑此刻是恶魔,是能把她拉入地狱沼泽的恶魔。

怎么会…明明隐藏的那么好。

“我说过了,只要你合作,欧阳与归和你都能够全身而退。”

“合作…合作什么?”

“情报,我只要情报的一点就够了。”

“不可能!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

“那么,现在用你的性命做威胁的话。不知道欧阳与归会选择情报还是你呢?”

这次是真的无路可退了,在这之前一步步设好的退路却在这个地方全军覆灭。南初心里产生了绝望的感觉。

而喻文州像是看出了她的绝望般,亲昵的抚摸着她的额头道:“这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不是吗?”

南初像是解脱了一般,低垂下的头忽然抬起直生生的盯着喻文州。

“你想要的情报是什么。”

“关于我的。”

“作为代价我要你保证我的安全。”

“没问题。”

这个交易就这样完成了。

南初跟在了喻文州身后默默思考该如何面对与归,一想到这个,她就像一只被人遗弃的小狗样没有精神。

“不要害怕,我会保护你的。”

喻文州依旧在前面带路,高大的背影看起来十分可靠。

也许,可以暂时借他的力量吧。

评论(3)
热度(34)

© 玥落无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