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其疾如风,其徐如林,侵掠如火,不动如山,难知如阴,动如雷震。

【(已修)全职bg(哨向paro)】outlaws of love(叶修篇)

ps:因为长篇不好用第二人称,也可以说我脑洞太大,就说明一下,这是原创女主(鞠躬)

不适绕道





chapter.02

联邦   霸图塔总部

“老韩!”走廊另一头火急火燎的声音让已经走到另一头的韩文清停下脚步——只见肩扛中尉军衔,扎着利落马尾的女哨兵几步就冲了过来,“与归和南初她们两个到底?!”

“你怎么进来的?”他皱了一下眉,高级将领的办公层数可不是这么容易说进就进的。

女哨兵翻了个白眼:“你能不能不要把重点放在这里?”

“因为老李你这样让我们对霸图的安全警戒系统很难有信心。”背后跟过来的微草上将王杰希淡定地开口,“不过你说的对,韩上将,这不是重点。”

“重点是,欧阳值得帝国设了这么大一个局只为了去活捉她……只能证明情报在她手上这件事已经被发现了,而且雷霆塔那边的最新消息,为了套出她嘴里的情报,连帝国的叶帅都出动了。”

韩文清沉默地与说出这句话的李陌云对视,而女哨兵毫不相让的迎上他的目光。

“我其实可以以越距和入侵的名义让人把你押下去,李中尉。”他缓缓开口,气势威严,若是普通哨兵或者向导恐怕早就忍不住露出臣服之相——但他知道李陌云不会,就见女哨兵轻笑了一下,暗金色的眸子微微亮起,竟是显露出不输于韩文清的气势来——

——“老韩,照理来说这件事我过问的确是越界……可是你也清楚,她身上背负的情报绝不止布防图那么简单的东西……我最担心的是这些情报最后都流进‘他们’手里!”李陌云深吸一口气,多年前的惨烈至今依然历历在目,那是她一身的悔恨与罪责,“你绝不会想让那件事重演的时候,那些人隐藏在帝国的幕后到底在打什么主意我们都还没摸清……但至少不会是让我们开心的事情。”

“的确不是什么开心的事情。”王杰希沉着脸道,“三区,二区,一区都已经落入帝国手里了……然而我们依旧毫无办法。”

“前有豺狼后有虎豹,但我们也没什么好怕的。”韩文清却并未认同,反倒是3掷地有声的回应,“欧阳是霸图手下的兵,我相信她没那么容易认输——我们霸图的军人,向来只知道一如既往!”

有的时候不得不说,韩文清在某些方面的确有鼔动人心的力量,就见李陌云一扫刚才的阴霾,笑着调侃:“玛德老韩,就好像我不是你们霸图手下的兵一样!”

“我也相信南初。”王杰希弯了弯嘴角,“她是个好姑娘,不会让我们失望的。”

或许前路漫漫,一片荆棘。但那又有何惧,我们并肩前行,总能寻找到我们所希望的终点。

“话说我觉得韩将我们应该可以好好思考一下营救对策了……顺便考虑一下老李怎么进来的问题。”

“我靠大眼你真特么心脏!我们无冤无仇……”

帝国       兴欣塔

“所以说老叶你就这么莫名其妙的和联邦的哨兵精神结合了?”魏琛将信将疑的问了一句——毕竟向来是叶修坑别人,这次他被坑了反倒让人有些不可置信,“你确定吗?”

叶修不太想说话,他现在的精神领域极度混乱,显然是被某个和他莫名结合的哨兵影响了。

如果排除对方与自己敌对的立场,欧阳与归作为哨兵倒真的是叶修满意的那种类型。

叶修并不意外两个人适配度高达百分之九十这件事,他是一个适容度极广的向导,对方也并不是一个适容度狭窄的哨兵——当然这一切都是刚才在兴欣专用的医务室里得到的信息。

精神向导是苔原狼。

他回想起侵入精神图景那一瞬间哨兵猛然睁开双眼——琥珀色的眸子居然变成了狼瞳,那一刻他仿佛在与一匹雪原上的独狼对峙,事实上在精神图景里,也的确是这匹苔原狼咬伤了自家的君莫笑。

“其实女哨兵挺少见的。”苏沐橙歪头想了想,“我还是第一次见到除了柔柔以外的女哨兵呢!”

“得了吧沐橙。”叶修开口拆台,“你是不是把李陌云给忘了?”

“咦,我是说近距离接触啊,口头调戏又不算!”栗发少女朝着自家亦兄亦友的上司调皮的吐吐舌,“不过我觉得,欧阳中校应该和李中尉一样棘手吧?”

也只有苏沐橙和这些兴欣的下属们才敢这么不怕死的找这位帝国元帅的茬了,就听见一旁的方锐少将毫不客气的大笑:“可不是吗!君莫笑回来的时候我见它背上还有点伤呢!”

“呵。”叶修嘲讽一笑,“点心大大我觉得你家那只浣熊泡方便面说不定会很好吃。”

“老叶你对我的精神向导好一点,它害怕!”方锐大大装模作样露出一个惊恐的表情,“爱护精神向导人人有责你懂……”

“嗷呜!”

“吼!”

“叶帅!”乔一帆气喘吁吁的冲过来,“君莫笑和那只苔原狼打起来了!”

只见从大敞着的门看过去,黑色的影子和灰白的影子不断交错又或是纠缠,沿途所过之处,倒处是被扯下来的毛发。

叶修皱眉:“人醒了?”

“没有。”乔一帆摇摇头,“我来找你的时候文逸哥说还没醒。”

没醒?叶修脑海中灵光一现,而后便慢条斯理的站起来:“你们先去医务室。”

“那叶前辈你?”

“哥吗……当然是去看看自家哨兵有多大能耐。”

另一边    医务室附近

欧阳与归尽力压住自己的呼吸,闭上眼倾听着听觉传递而来的信息——左三,右二……只是巡逻队的配置,看样子还没有被发现。

现下最重要的是从兴欣离开,如果运气好的话在兴欣管辖境内说不定能与‘那个人’接头。

将精神武器(1)实化,然后紧紧握在手中,深蓝色的刀刃给予她安心的质感。

“果然还是……不能在没有按照约定见到师匠你这个混账之前死掉啊……”她低声自语,然后在心底默数三下,一步踏出,长刀以雷霆之势划向走过来的巡逻哨兵的颈处!

帝国     兴欣境内

“不可能……你到底是……谁?”

一身黑色风衣的男人并未回答他,只是弯腰捡起掉在地上的面具。

他手中握着一杆银白的长枪,枪尖隐约流转着有些虚幻的金色光纹——是实化的精神武器。

“对于现在的你来说,知道也没什么用。”那人抬起头,露出一张与兴欣管辖者、帝国元帅叶修几乎一模一样的脸来,“不过是将死之人而已。”

倒在血泊中的中年人闻言却放声大笑起来:“是啊!哈哈哈哈哈……但是,别搞错了,年轻人,在光明之神面前,你的所有秘密都无所遁形!”

“是吗?”哨兵将挡住下半张脸的面罩重新扣在脸上,“我又不信奉他,又有什么好怕的?”

“走了。”他又对着某处阴影喊了一句,“小点。”

头顶上长有残缺断角的神秘兽类低吟一声,跟上了哨兵的步伐。

ps:(1)私设哨向精神可以具现化武器。

评论(5)
热度(37)

© 玥落无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