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其疾如风,其徐如林,侵掠如火,不动如山,难知如阴,动如雷震。

【全职bg(哨向paro)】outlaws of love(喻文州篇)by柯镜

ps:代发代发代发,重要的话说三遍。

艾特原作者@草莓胖次

ps:因为长篇不好用第二人称,也可以说我脑洞太大,就说明一下,这是原创女主(鞠躬)

不适绕道










chapter 003

南初知道喻文州想要的是什么。

她很聪明,在某些方面聪明的让人觉得可怕。所以她选择了在这个时候忍耐,身在敌人营地,既然自己已经没有了生命危险那为什么不窃取一些对方的情报呢?

要说喻文州想要的情报,其实也不是什么很重要的事情,那只是一环中毫不起眼不会让人在意的E等机密。就算会被王杰希责罚,那也总比在这里和与归丢了性命好。

喻文州的精神力不足,而作为哨兵的他自然需要一位向导来与他一同。不但能够给予他精神力,还能在必要的时候进行疏导。但是不幸的,他的适容度非常窄,换句话来说,整个帝国境内竟没有一人能与他结合。

帝国境内没有,并不代表联邦没有。

南初不能直接的告诉喻文州在联邦他的向导是谁,因为她也不知道。想要深一步知晓的话,那就要回到联邦去慢慢调查了。

所以在那个来到帝国的第四个夜晚,南初平静的告诉了他这件情报。作为交换,也不知他用了怎样的法子,竟然让南初安安稳稳的离开了这所监牢。

不管身处何方,只要一抬头就能看见同一片夜空。联邦也好,帝国也罢,都不过是同一地方上两派进行无用的斗争。这是南初自小就清楚的事情,假设她是帝国人,或许所战的角度会更不一样了。

自从南初告诉了喻文州情报后,他的心情看起来很不错,快步行走的时候还能用余光看见他嘴角的弧度。噫,还是觉得很吓人。

“虽然知道你很开心。但是你是帝国人,我可不认为身在联邦的那位向导会与你结合。”

也许喻文州会直接去抢人?不,应该是会非常干脆的去绑回来,强行进行结合这种事情倒也不是没有。

“我不会像你想的那样。我会好好的对他,因为是我唯一的向导。”

他转过头露出了一个从未见过的笑容,这倒把南初惊的半天说不出一句话。

妈的,他长得真好看。

一路无言的和他走在空无一人的街上,虽然是深夜,但是也不至于到了一个人都没有的地步吧。要是在联邦,现在晚上都是青年男女快乐浪的时候呢。

“现在你去住在我的一个朋友家。”

“朋友?”

南初愣了愣,她还以为喻文州会直接把她关在某间黑不隆的房间里,虽然和之前在地牢没有任何的差距。但是住在朋友家到还是让她有些惊讶,该说喻文州是心大呢还是自信呢。不过那种感觉也只是过了一会儿而已…

最后的目的地是一座公寓,喻文州熟练的打开了门,看起来就知道不是第一次来了。

顺着楼梯往上,一直走到了三楼,整个三楼就只有这一间房门,整个楼都是这家住户的吗…

南初不自觉地咽了口唾沫,也不知道这喻文州的朋友是何方妖魔鬼怪。

门打开了,随后一抹黄色出现在了南初面前。

“嗨呀中将你真是来的那么晚你知道吗我也很困的好吗刚从联邦三区回来把我累的哦我家又不是动物园下次可不准带到我家来了啊卧槽这不是联邦的南初吗喂喂喂中将你知道你在干嘛吗……”

这些话像子弹一样快速且有力的从南初的脑子里穿过,一时半会她还缓不过神来。喻文州温柔的喊了一声少天后,她才发现面前这个拥有灿烂黄发的青年正是蓝雨的天才哨兵— —黄少天。

“少天,先让我们进去。”

喻文州的语气是意外的温柔。而南初的脸色也由黑青变得苍白,她怎样都忘不掉这个看起来无畜的少年是如何率领着军队侵入第三区,炮火和喧嚣把第三区变成了火的地狱。

她还是小瞧了喻文州— —

“呵…”

南初发出了冷笑,锐利的眼神从踏门的时候就一直盯着黄少天。她该如何面对把自己抓住的敌人?如果身边没有喻文州,南初绝对会从茶几上的果盘上拿起水果刀开始和黄少天进行较量。

“我说南初你穿蓝雨的军服比微草的好看多了你那么厉害的向导为什么是联邦的呢那群野蛮人有什么好的看看我们帝国那么好。”

“闭嘴。”

冰冷的声音好像不是她发出的一般,这样过于冷漠的话让喻文州也有些发愣。哪怕是自己在地牢威胁她的时候,她的语气也从未变成这样。

“哼别不识好歹对了中将你把她救出来就不怕老头子们怪怨你吗这丫头有什么好的还是俘虏诶”

“这是交易哦少天。你只需要知道在这段时间里我们要保护她的安全。”

“让抓我们的人来保护我?喻文州你也是够厉害的。”

南初的声音带有不善,居然在这之前还出现了想要依靠他的想法,真想回到当时抽自己几巴掌。

“想要性命的话就要失去一些东西。比如说,尊严。”

尊严?

那种在军校里被模糊化的词语从喻文州口里说出似乎变了些许的味道。她可以忍耐,可以伪装。但是她绝不会忘记身边将士们死去时的样子,即便出生入死是他们的家常便饭。

王杰希也曾说过,南初的温柔有朝一日会害了自己。

有些话就像是南初的救命稻草,她本来想着还要反驳什么,但话就在嘴边却怎样的都开不了口,最后只得低下头狠狠咬住嘴皮子不吭声。

“好了少天,接下来的日子就拜托你了。”

黄少天颇有些玩味的笑笑,一反常态的没有说些垃圾话,而是含有深意的望了眼不知在想些什么的南初。从一开始他就感受到了,似乎这位看似温柔但其实很有距离感的喻中将有些不对劲,但就是不知道是哪里的问题,一直到刚刚看见喻文州的眼神他才明白,也许他这次奉命抓来的人是喻文州的救赎吧。

评论(1)
热度(29)

© 玥落无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