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其疾如风,其徐如林,侵掠如火,不动如山,难知如阴,动如雷震。

【全职bg(哨向paro)】outlaws of love(叶修篇)

ps:因为长篇不好用第二人称,也可以说我脑洞太大,就说明一下,这是原创女主(鞠躬)

不适绕道





chapter.03

帝国     兴欣塔

森蓝色刀光闪过的刹那,又一个巡逻守卫无声倒下。

欧阳与归将长刀刀尖看似无力的垂贴地面,无声的行走在已经空无一人的廊道。

她觉得有些冷。

【为什么战争要开始呢?】突然她听见背后有声音幽幽地问。

那声音稚嫩而熟悉,她下意识的转过头,于是看见了那个女孩——穿着破烂的连衣裙,脸上满是血污和黑泥,只有那双琥珀色的眸子一瞬不瞬地看着她……

如同镜子一般。

她记得这个女孩。

【不是说要阻止战争的吗?】女孩攥着裙角,悲伤地问道,【为什么你却把他们害死了呢?】

她的话音刚落,无数虚影便渐渐显现出身形,讲她包围起来,欧阳与归认识他们每一张脸——而这些脸都以一种怨恨狰狞的表情看着她。

【为什么……我不想死啊……中校!】

【骗子骗子,你不是说只要坚守我们就会赢的吗?】

【好痛啊,中校,好痛啊……】

那些哀嚎在耳边不停的萦绕着,虚影的手抓着她的肩膀,拉住她的手臂,握住她的脚踝,似乎想将她向下拖拽。

拖拽到哪里去呢,地狱吗?

是了,像我这种人,本来就该下地狱的……欧阳与归这样想着,却握紧了手里的刀柄。

“抱歉啊……”她轻声道,“是我辜负了你们的信任,本该带你们一起活下去……结果却害死了你们。”

“可是能不能再等一等呢?”她弯起嘴角,似乎是在笑,却如同哭泣一般,“我还有没能完成的事情。”

暂时还不能,死在这里呐。

她举刀,对准了对面的女孩。

然后在那一瞬间,反转刀刃,刺入了自己的左肩。

“我还是,挺喜欢过去的自己的。”她看着渐渐在眼前消散的虚影,平静的说道,“来得真快,叶帅。”

“还好吧。”那股熟悉的烟味充斥进她的嗅觉感官,她挑眉看着源头的方向,白色军服的叶修慢慢从那个拐角处走了出来——肩上压着一把红色的长柄伞。

欧阳心下悚然,她深知这把精神武器的凶怖——千机万变不离其宗,死在这把伞下的同僚,还真的是不少。

其中甚至还包括一位她军校的教官。

千机伞,斗神,君莫笑。

这三个名号向来是绑定在一起的,他们代表着一个难以超越的存在——那便是帝国元帅叶修,也是帝国的第一向导。

甚至可以说,是整个哨向界的第一向导。

“那把刀是枭影吧?”他轻笑,“我记得,这是你在第一区的成名刀。”

左肩的伤口叫嚣着疼痛,欧阳与归努力将这份疼痛无视,并以此来提醒自己不要着了他的道:“叶帅的精神力攻击……也是名不虚传。”

“攻击?”叶修突然露出一个玩味的表情,“是这样?”

他竟是毫无防备的向她走了过来,欧阳握紧了手中的枭影,却在想要行动的那一刻,愣住了。

【你不能向他挥刀。】有一个声音在脑海中诉说着。

暗示?她咬牙,可是并没有那种入侵感不是吗?就如同是……

如同是本能一样。

为什么?

这种无论如何都不能对他挥刀的下意识。

【因为……你们是……】

“欧阳中校似乎不太明白?”叶修一手扣住她持刀的手腕,另一只手扶上她的腰际,英俊的面容凑近,在她耳边发出低哑而磁性的笑声。

“恭喜啊……你已经是哥的哨兵了。”

“!”欧阳与归瞪大了双眼,不可置信的看着他,巨大的信息量让她几乎无法言语。

“不信吗?”叶修侧过脸,轻轻地吻了一下对方的耳垂,“你没法抗拒我不是吗?”

就像我也,没法抗拒对你的兴趣啊,欧阳与归。

欧阳与归沉默,然后在一瞬间猛然后撤,与叶修拉开距离。

鲜血顺着嘴角滑落——她竟是咬破了自己的舌尖!

而向导却好整以暇地站在那里,千机伞拄在地上,似乎主人并没有使用它作战的打算。

“你和我结合的同时,南中校是未结合向导这件事也暴露了吧?”

欧阳与归神色沉凝。

“你觉得,军部会怎么对待从联邦俘虏过来的未结合向导呢?”

成王败寇,败者总是毫无尊严可言。

是的,连求死的可能,都没有。

帝国把俘虏的未结合向导们扔进军营,让他们被各种肮脏下流的低等哨兵以精神梳理为由进行猥亵般的肢体碰触……

南初是她从军校时就一直陪伴在身边的搭档,两人彼此信任,以性命相托。

何况南初,是那么善良的女孩……她本不该让她淌这趟浑水。

但如今后悔已经毫无用处,但她绝不能让南初被那样对待——“条件。”

“在精神结合没消除之前,你得留在兴欣塔。”

“消除了呢?”

“这个啊……”向导笑得格外嘲讽,说出来的话也是,“看哥心情。”

我去你大爷的看心情,欧阳与归觉得自己现在表情一定堪比他们霸图上将韩文清。

“所以,可以跟哥回去了吗?我的哨兵。”叶修朝她伸手,那只手并没有像在正式场合那样带着白手套,反倒是更加凸现出那份难言的美感。

帝帅叶修有一双漂亮得让人嫉妒的手。帝国流传着这样的话。

保养得真好啊……她有些茫然的想着,视线已经开始模糊,刚才与本能的对抗耗费了她太多的经历。

她突然就想起了另一双手来,那双手布满伤痕,没有这么白皙,偏褐的肤色——那双手的主人常年带着面具,她却知道对方拥有着和某个人一模一样的面容。

那个人总是很照顾他们这些后辈……有时候罗里吧嗦像个老妈子……

可意外的让她和南初安心。

可他们还是太弱了,让他受了那么多不属于他的责任。

“抱歉……”她哽咽着道,“抱歉,叶秋哥……”

她并不知道,搂住她昏迷倒下的身躯的男人,眸中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似是无奈,又好像是嫉妒。

“也的确是好久不见了呢……”向来总是笑得胜券在握的叶修少有的苦笑起来,“笨蛋弟弟。”

ps:叶秋弟弟和欧阳是纯洁的兄妹情!

评论
热度(32)

© 玥落无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