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其疾如风,其徐如林,侵掠如火,不动如山,难知如阴,动如雷震。

【全职bg(哨向paro)】outlaws of love(叶修篇)


ps:因为长篇不好用第二人称,也可以说我脑洞太大,就说明一下,这是原创女主(鞠躬)

不适绕道






chapter.05

三年前      联邦     第一区边境线

“与归与归!”

“诶,小初你怎么……”她朝树下探头,看见黑色长发的微草向导抱着个东西朝她招手。

“哈哈,秋哥说找不到你,叫我来看看你在哪……”南初低头摸出通讯光脑,“你等一下我给他发条简讯吧,不然他又要担心了。”

欧阳想想叶秋老妈子模式开启的模样,莫名觉得有那么一丢丢的幸灾乐祸:“叶秋哥难不成怕我被拐跑?”

“没啊……秋哥他怕你又找个没人的地方然后一个劲儿往死胡同里钻。”南初把怀里的东西放在树下——是一个军用包,然后她从里头掏出一个保温盒来,“喏,给你的。”

欧阳轻盈的从树上跃下,鼻翼微微动了一下:“哇,咖喱焗饭,你做的?”

“嗯哼!”南初得意的笑起来,“除了我谁会给你做这个呀!”

欧阳心底一暖,一下子扑过去把南初抱住:“哎呀我家南初最好了!”

“好啦!”南初与她额头相抵,轻车熟路的来了一次简单的精神梳理,“快吃吧,一会儿要凉了就不好吃了。”

“嘛,说起来……”欧阳抓着饭盒犹豫了一下,“老韩还好吧?”

南初抬手给了她一下:“要叫韩将!我们是后辈,别没大没小的!”

欧阳吐吐舌头,却意外没有反驳:“我就想知道他没事吧……毕竟那个向导……”

她回想起那个向导犀利狠辣的枪体术,有些心悸:“他很强,真的。”

“韩将没事。”南初心知好友的小变扭,想来韩文清和叶秋也是知道这一点才托她来找欧阳的,“他说当时你已经尽力了,谁也没想到那个向导居然是个高级向导不是?”

“可是还是差一点……”她小声道,“差一点就能成功了……明明那天云姐和叶秋哥好不容易把叶修支走了……”

“所以才说,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啊!”南初认真的道,“我来找你的时候,韩将和云姐他们已经开始针对这个向导制定战术了。”

“未来说不定会是强敌!”欧阳赞同的点点头,“不过我不会认输的!”

“别那么多废话啦!快吃饭,凉了我可不给你做第二遍!”

“嘻!”

现在        兴欣塔

“文州你这样不太厚道啊?”叶修将身体靠在转椅的椅背上,笑容慵懒,眼神却锐利,“我带走了一个,你这都学我?”

视频通讯那头,一身蓝色军装的喻文州笑意不减:“这不算学吧?毕竟是交易不是?我并不是一个不守信用的人。”

“如果没猜错的话,南参谋就是你要找的那个人吧?”叶修丝毫不介意一语道破其中的秘密,“我猜你并没有告诉议会。”

“我可不敢像叶帅那样明目张胆。”喻文州轻笑,“你真应该听听虚空的李讯怎么和我们蓝雨的情报员抱怨议会的老前辈们简直被你扔过来的这句话炸成什么样子。”

其实不用喻文州说,叶秋闭着眼睛都能猜到那群老头子知道这件事后的表情,想来就和自家菜园子里的上好白菜被猪拱了一样。

连他的父亲,当今任御前统领的叶公爵都发来简讯警告他收敛点——想来议会已经闹到皇帝面前去了。

还真是……他内心有一股恶意的快感,他不喜欢议会也不喜欢皇室,一个杀害了他最重要的朋友,另一个离间了他与他最重要的亲人。

谁不会恨呢?

他其实心底清楚,这个帝国外表光鲜,内部皆是纸醉金迷,糜烂而腐朽,只待一个契机去曝光然后推翻。

而他和喻文州,还有另一些人,都在等着这样一个时机。

不过再此之前,那些在背后蠢蠢欲动的影子,也需要好好注意一番了。

毕竟【那些人】,从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至于——欧阳与归。

她是这场博弈中的重要棋子,也不止是棋子。

她就像是一线锋利的刀光,在划过的同时将他内心的某处照亮,而他并不想让她就此散去。

他想要抓住她,就算是双手鲜血淋漓也在所不惜。

兴欣塔      训练室

欧阳与归鬼魅般的错步,避开了金发青年一记莫名其妙的板砖,然后带鞘的长刀侧横,将背后唐柔刺过来的一枪轻松格开。

“完全不落下风啊,这位欧阳中校。”方锐饶有兴趣的看着场内的景象,伸手揉了揉肩膀上的浣熊,“我也有点手痒了。”

“得了吧!”魏叼着烟看着电脑前的罗辑整理训练场上的数据,“老夫到不觉得你加入能改变什么战局,不过叶不羞那家伙要知道了,准得把你家海无量扔泡面锅里煮了。”

“不会吧……”方锐下意识回应,却突然觉得有些不对,“我靠老魏,你这话不会是?”

“别告诉老夫你没看出来。”魏琛笑得高深莫测,“包子和小唐都是老叶的宝贝徒弟,你看他随便扔给别人教过?”

“我只是不敢相信老叶会有一见钟情这种玩意儿。”方锐吐槽,“欧阳与归有这么大的能耐?”

“这个你问老夫有什么用。”魏琛却如同回想起什么来一般露出了一个怀念的表情,“有的时候,外人觉得这么做就是傻,事实上,谁知道呢?”

谁知道呢?

不后悔就好。

休息室

有多久没有这样痛快的战斗了呢?欧阳与归心想,应该有很长一段时间了吧。

长到当她的手握紧枭影的刀柄,面对两个来势汹汹的年轻哨兵的那一刻,热血沸腾。

可是这不是我为之战斗的理由,她告诫自己,她战斗,是为了她身后的土地,无关乎权力斗争,只为了能有一天,那些平凡的百姓们,有一天不会再这样为了家人和自己而担惊受怕。

“今日成为联邦军人,我等便于此立誓。”她低声念出多年一直铭刻于心的入伍誓言,“不为权势所惑,不为无谓之力而战,不为一己之私,而陷战友于不利之地。”

“所以当你入伍那一刻起。”背后有个声音轻轻的道,“你就要明白,你是为那些手无缚鸡之力的普通人而战。”

这个声音……这个声音!

她猛地回头,看见门口站着穿着兴欣军服的【叶修】,不,应该说是,叶秋。

“好久不见,与归。”叶秋摘下手里的军帽朝她摆了摆 权作是打招呼。

她怔怔地看着他,不说话。

叶秋被她看得有些方,于是挠挠头,张开双臂:“他乡遇故知……你是不是和小初一样想跟我抱一个。”

欧阳与归一脸冷漠。

“你想太多了,叶秋哥你个老妈子。”

评论(2)
热度(32)

© 玥落无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