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其疾如风,其徐如林,侵掠如火,不动如山,难知如阴,动如雷震。

【全职bg(哨向paro)】outlaws of love(叶修篇)


ps:因为长篇不好用第二人称,也可以说我脑洞太大,就说明一下,这是原创女主(鞠躬)

不适绕道







chapter.06

“不过还是……”欧阳耸耸肩,“很高兴见到你,叶秋哥。”

谢谢你在这种茫然而不知所措的境况中找到我。

“你还好我就放心了。”叶秋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小初也没事……你们两个要是真出事了,恐怕大眼老韩云姐他们仨都要和我急。”

“小初她……”欧阳有些急切地问,“她成功逃出来了?”

“不,她在喻中将手里。”叶秋皱着眉,“蓝雨的喻文州。”

【你的向导现在可是在喻文州手里,他向来对敌人毫不留情。】

欧阳想起叶修的话,紧紧地咬住下唇:“她现在怎么样?我告诉她,无论如何都要活下去,情报并不是优先。”

叶秋按了按她的肩膀:“冷静,与归,小初没事。”

“我当时就不该让她参与进来的。”欧阳低声对叶秋道,“她向来不是适合做这种事情的人。”

“可她为了你的约定和誓言在努力。”叶秋伸手揩去她无法忍住的泪水,“不要小瞧你的搭档,与归,她也在为了你的事情而去慢慢适应一些东西。”

“我知道。”她点点头,将刚才奔涌的情绪小心掩藏,“叶秋哥你怎么进来的?”

“这个……稍稍威胁了一下别人。”叶秋笑得人畜无害,“当然啦,这次潜入本来就漏洞百出,所以……”

“所以你是在等我吗,笨蛋弟弟。”明明是相同的嗓音,欧阳却硬是听出了让人牙根痒痒的味道,她和叶秋循声望过去,就见叶修叼着烟倚在门口,身后是有些狼狈的苏沐橙。

“等你就算了,别自作多情啊混账哥哥。”叶秋笑着,双眼中却是从未有过的凝重,右手银白色的精神武器——长枪雪痕已经悄然实化握在手中,“我还是比较喜欢你身后的苏小姐。”

回应他的是苏沐橙一记威力十足的炮击。

“我有点好奇你怎么惹到沐沐了。”被叶秋扯住后撤的欧阳小声问道,“她脾气挺好的。”

这几天来,欧阳和兴欣众人也有许多接触,其中交集最多的便是这位担任帝帅副官的苏少校。

对方的性格她还是有所了解的,向来不是容易生气的那种。

“这个啊……”叶秋也有些无奈,“之前因为一些迫不得已的原因,和她不小心制造了某些肢体接触。”

“难怪。”欧阳与归强忍笑意,“沐沐最讨厌流氓。”

叶秋挑眉,半晌,他突然道:“我这次本来不是为了带你走的。”

欧阳愣了一下,随即她便看见叶秋眼中的愧疚——叶秋哥一直以来都是温柔的人呐,她心想。

“我本来就不能和你走。”欧阳与归握住枭影向前一步,挡在他身前,“休息室那头有一个窗户,你引来叶修想来不止是要和他对峙吧?”

“那你到底是怎么回事?”

“没发现吗?叶秋哥。”她看着另一头难得面无表情站在那里的叶修,自嘲的笑了一声,“我已经是已结合哨兵了。”

“……哦。”叶秋的应答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他当然也明白过来这句话的意思,想来他从欧阳身上闻到若有若无的烟味,并不是错觉。

然后就是一种菜园子里的宝贝白菜被拱了的心情油然而生,即便拱了白菜的是他哥他也一点都不开心。

“所以我恐怕不能攻击……”欧阳还没有说完,就看见叶秋已经闪电般的冲了出去,然后雪痕猛地千机的伞骨上——千机也是用枪形态来应战的。

欧阳哭笑不得的看着那边一言不合就开怼的兄弟俩,一转头就看见苏沐橙手中的吞日已经瞄准了叶秋的身影。

“抱歉啊沐沐。”她挥刀攻上,打乱了苏沐橙的锁定,“你的对手是我。”

另一边     叶家兄弟的场合

欧阳并不知道的是——带着情绪上的可不只是叶秋。

然而作为如同一体般的双胞胎兄弟,叶秋却能明确感受到自己哥哥内心的负面情绪——似乎是,嫉妒。

是因为与归吗……他挥枪隔开对方一记突刺,突然觉得有点想笑。

一向被自己称作混账哥哥的叶修,竟然也会有这么憋屈的时候。

这种莫名其妙的欣慰感还真的是……

但完全不能掩盖他强迫与归的事实好吗!想到这里叶秋忍不住皱眉,何况他来到这里,也不止是为了与归的事情 ……

“我来这里取一样东西。”他用只有两人能听到的声音说道,“我想要,小点的角。”

叶修握着千机的手猛的一顿,下一刻他的攻击立马变得凌厉起来,枪形态的千机伞势如游龙的发起攻击,而另一边叶秋的防守也越来越密不透风。

“或许。”叶修突然说了一句,“老爷子当年的决定就是错的。”

“是吗?”叶秋侧身躲过一枪的同时猛然抢到叶修后方,然后旋身就是一式回马枪,“现在说对错已经没有意义了,叶元帅。”

没有意义了,就像作为哨兵的叶秋被传授专于防御的枪术,反倒是身为向导的叶修学习了进攻之技一样……

或许当年,他们的父亲,就已经预见了那一天的结局吧?

被斩断一半独角的麒麟在血泊中悲鸣,断裂的漆黑长枪昭示着这场战斗的结果是两败俱伤。

这也是,皇室与议会,甚至是军部都希望看到的——

叶家内部的反目成仇。

“我不会给你的。”叶修将枪贴背反握,精准的抵住了刺向后背的枪尖,“你知道后果,你控制不住那样的自己。”

“你难道忘记了吗?”叶秋低声咆哮,“你忘记了当年为什么会出现那样的结果?还有我们的母亲,到底是失病故还是谋杀?!”

“但这都不是我将‘角’给你的理由!”叶修低喝!千机枪形态回收,他将伞柄抽出,那竟是一把锋利的长剑,“沐秋已经死了!没有人能阻止那样的你!”

“我不需要阻止。”叶秋平静的回应,“到时候能杀了我就好。”

“你他妈说什么屁话!”叶修怒吼,他很少会真的这样生气,或者说,真的让自己这么怒极攻心。

可这是他的弟弟,他有如半身的双胞胎兄弟,他居然和他说,死了也没关系。

怎么可能死了也没关系……那可是,他的笨蛋弟弟啊……

“我身上背负的可不止这些东西啊,哥哥。”雪痕枪尖划破空气发出一声如同爆音般的尖利啸声,“你记不记得第一区的事情?你在十二月之前被命令撤回。”

那是一个血色的十二月,你们帝国说这是神的庇佑,而于我们在战场上的所有人来说,那是精神共鸣所制造的炼狱。

而这将战场变成炼狱力量,来自于某个,与我们两人都密不可分的存在——

那是我们的,母亲。

或者说,是母亲给予我们的基因。

评论
热度(32)

© 玥落无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