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其疾如风,其徐如林,侵掠如火,不动如山,难知如阴,动如雷震。

【全职bg(哨向paro)】outlaws of love(喻文州篇)by柯镜


ps:代发代发代发,重要的话说三遍。

艾特原作者@草莓胖次

ps:因为长篇不好用第二人称,也可以说我脑洞太大,就说明一下,这是原创女主(鞠躬)

不适绕道



chapter 005

苏沐橙脸色凝重的穿梭在前往蓝雨塔的路上,她心里此刻唯有千万个不解与好奇。

先不说那酷似叶修的人是谁,就说作为囚犯的南初穿着蓝雨军服这样随意走在街上,这就意味着喻文州那边已经把她给放了出来?那这和叶修的所作所为有什么差距?怎么一向稳重的喻文州也变的胡来任性。

“我说— —那么忙是做什么?”

和那人略有些相似的嗓音从身后传来,苏沐橙身子一僵,迅速的转过身。

那是和叶修太相似的脸了。与其说相似,倒不如说是从同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要说唯一不同的,就是那股给人带来的气质不同。显而易见,这就是方才与南初交谈的那个人。

“果然和混蛋哥哥说的一样是个美人呢!”青年微微一笑,明明是有些不太适宜的描述,从他口中说出却莫名让人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他见苏沐橙一脸紧张的样子也毫不在意,径直往前走了几步“初次见面,我是叶修的弟弟,叶秋。”

叶秋?

的确是从叶修口中得知的人,被叶修描述成不听话远在联邦的作孽弟弟。

“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有哦,你看见了一点不该看到东西。”

除了苏沐橙之外还有其他人在不远处跟着。

南初的五感虽不像哨兵那么强,但毕竟在军营摸爬滚打那么久,连这点警惕性都没有,那就没有脸做第三区的参谋了。

因此她特意在喷泉旁呆了好一阵子,直到夕阳西下之后她才慢慢的摇回去。动动脚趾头就能知道那是谁派来的,南初这样一想还是在心里憋屈着。

尊严?

这他妈连人身自由都没了。

虽然作为前·俘虏的她也没资格说这个啦。

连脚步都不自觉的变慢了,她止不住的叹气着。

所以当真正到了公寓后,喻文州和黄少天早就回来了。从桌上没有饭菜的关系上来看,气氛有些不对劲。

“我回来了。”

黄少天抱着一丝同情的看了一眼她,然后就打着哈哈进了房间。

“嗯...今天的工作怎么样呢喻中将。”

不知道是不是喻文州的脸过于铁青,还是内心出现了一丝愧疚感,南初的声音有些颤抖。

坐在沙发上的他依旧是那副不愿和人接触的表情,那样稳重的他居然还有这样的样子,这样让人觉得可怕的表情,能堪比韩中将的钱包脸啊。

“今天遇见了什么好玩的事情吗?南参谋?” 他声音冷冰冰的,眼神也透露出了凉意。

“唉?…帝国很繁华,其余的就没有了…”

喻文州猛的从沙发上站起,径直走向了因为惊恐而缩作一团的南初。

“真的,没有见到什么不该见的人吗?又或者是,碰了不该碰的人。”

他的视线从她睁大的眼睛慢慢往下,一直到她纤细的腰身。

“喻文州!!”

扑面而来的危险气息让南初先叫出了声,但也太像羊羔被人宰割之前无用的哀鸣。强壮的男性哨兵之下,南初就只能无用功的拼命推开正欲解开她腰带的喻文州。

可怕。

真的是太可怕了!!!

心里的恐惧让她本能的流出眼泪,绝望和痛苦此时此刻无限放大,根本无心关注喻文州眼里的悲伤。

似乎是她的挣扎起了作用。喻文州停下了动作,而是温柔的吻去了南初眼角的泪水。这样极快的转变倒让她愣了片刻,紧紧攥住他衣角的手也一松。还没有给她回神的机会,更加炙热的吻便让她天旋地转。

并不是那种温柔的接触,而是热烈的索取。从内而外的肌肤都因这里的激烈而颤栗着,南初半张开的嘴也更让喻文州有了可乘之机,伸出手轻轻按住她的脑袋,不停的加深这个吻。

似乎有什么不对了。

在结束了那个绵长窒息的吻后,南初全身因为欲望而泛起了潮红。不仅单单是吻,她还不自主的为喻文州进行了一次精神疏导。所以现在的喻文州看起来精神更好了,方才的阴霾模样一扫而光。

“不要把我对你的信任丢了。谢谢你的精神疏导,小初。”

衣冠禽兽

南初死活才想出来这个词,明明刚刚被进行了非常失礼的侵犯,但她却浑身软软的没有一点力气能和喻文州撕破脸皮,也就只能睁大眼瞪着他。

“我好惨啊,没有尊严还没有自由,现在连初吻都没了啊!!喻文州你这人怎么那么过分啊!!”

她干脆耍赖的坐在了地板上,怒视着从这个角度看起来格外高大的喻文州。

“没关系,我可以对你负责的。”

“不要!!!”




评论(6)
热度(26)

© 玥落无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