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其疾如风,其徐如林,侵掠如火,不动如山,难知如阴,动如雷震。

【全职bg(哨向paro)】outlaws of love(叶修篇)


ps:因为长篇不好用第二人称,也可以说我脑洞太大,就说明一下,这是原创女主(鞠躬)

不适绕道











chapter.07

“所以你也记得吧?”叶秋看着叶修脸上微微闪过的痛苦,“假如那件事被证实了的结果。”

“可这也不是,我放任你去送死的理由!”叶修手中长剑划开一道利光,几乎是瞬间,叶秋脸上就多出一道伤口,而叶秋长枪蓦的一抖,竟是一个精确的‘龙抬头’——直接将叶修左肩撕开了一个口子!

“叶修哥!”另一边的苏沐橙惊呼,即刻便开始放弃与欧阳与归周旋,转而尽力靠近这边打算支援。

然而欧阳与归比她更快——

更快的冲了过去,插进了两人中间。

然后转身,挡在了叶修身前。

“暂且停手吧叶秋哥。”她的话音听不出什么鲜明的语气,“这样逼着自己和对方,你们在这件事上根本没法好好交流了啊。”

“……”叶秋沉默了片刻,然后问道,“你是作为一个什么样的身份说这句话呢?”

欧阳与归脸上有一闪而过的愣怔。

“作为你的战友,”过了一会儿,她答道,“也作为他的哨兵。”

叶秋没有因为被阻止而生气,在听了她的应答后反倒是笑了起来。

“这样啊。”他轻轻擦去脸上的血痕,“那么我知道了。”

“就……稍微相信一下笨蛋哥哥好了。”说这句话的时候,他已经攀上了之前欧阳指过的窗台,“不过那件事,抱歉。”

“无论如何,我都会去做的。”

兴欣塔    医务室

“这样的话应该就可以了。”她将绷带末处打了一个简易的结,“接下来这边肩膀少动为好。”

叶修在叶秋走了以后又恢复了原来那种让人牙根痒痒的模式,赶过来看他的方锐魏琛都是兴灾乐祸的来,然后被噎得生无可恋的回去。

不过几乎所有人都对欧阳与归会去帮叶修这件事表示不解。甚至陈果还问了一句,说叶修这货有的时候连自己人有时候都有不太想救他的想法(一般是因为真的不需要救),欧阳应该是讨厌他才是,为什么还要站在叶修这边呢?

“因为是哨兵。”女哨兵给出的答案非常的套路,却又让人无法反驳,“现在我是他的哨兵,就是这样。”

的确,他们本就是对立阵营,本该是各自为了自己身后的国家战斗至最后一刻。却因为某些阴差阳错的原因,他们变成了暂时的精神结合关系。

如果可以,互相以利益相连,才是正确的相处方式。

可从刚开始,另一方的某人,就拒绝以这种方式和她相处。

欧阳与归叹了一口气,她将那些拿出来的药啊绷带啊,都认真放归原位,然后转头——

于是撞进某个人带笑的双眼里。

“你看我干什么?”她有气无力的问道。

真心的,这几天在兴欣塔,她都要被他磨到没脾气了。

不,是已经没脾气了。

也不能说他对她做了什么,在兴欣这几天,他们见面的时候其实也不算多,一是帝国元帅工作是真的多,二是他的下属们真的是意外的热情好客——似乎哪里不太对。

但只要一见面,这个混账不是调侃她就是‘调戏’她。

“不用精神疏导么?”向导似笑非笑地问。

“我可以去找苏少校。”她摇摇头,“为了精神结合早日解除还是少做疏导为妙。”

“你总得让沐橙休息一下吧?”他走上前,把药酒从她手里抽出来,放在于她来说够到挺艰难的架子上,“你刚和她打了一架。”

“……你适可而止一点,叶帅。”她猛然转身,手里的镊子抵在叶修颈部,“你是帝国元帅,我是联邦军人,你这条命在联邦值多少钱,我很清楚,你自己应该也清楚。”

“你不会这么做的。”对方完全不为所动,甚至还特意向前顶了一下,逼得欧阳与归不得不将手收回去一些,“我想欧阳中校比起暗地里要我命还是更喜欢与我正面一战吧?”

“谁知道?”虽然事实上真的不会,但欧阳并不想在这里输掉气势,“为了胜利可以不择手段,你们帝国都不顾什么骑士精神贵族精神了,我们联邦难道要和你们讲这些吗?”

叶修不说话,就那样看着她。

一股令人疑惑的寂静在两人之间蔓延,似乎是过了许久,至少欧阳有这种错觉,叶修才开口。

“突然想起来。”他轻声道,“你是参加过第一区的战斗的。”

“……是又如何?”欧阳面无表情的回应,可她抿紧的嘴角出卖了她,当然也包括几乎不受控制的传递在精神链接中的负面情绪。

了叶修并没有接下话头,他只是看着她,仿佛他眼中只有她一个人的存在。

“……叶修。”欧阳觉得自己已经快要撑不下去了,第一区对于她们这些幸存者来说多说一个字都是重现梦魇,他到底想要干什么?!

“你他妈够了没……”

最后一个‘有’字卡在了嘴里——叶修低头吻住了她。

欧阳与归下意识挣扎,却被叶修固在怀里无法动弹——你告诉我为什么一个向导力气这么大!

你应该想一想千机伞有多重,却邪有多重,欧阳中校。

然后她感觉到了脑海里一片暖意。

叶修的精神触须通过精神链接进入她的精神海,慢慢的抚平之前几天到现在,因为战斗而引发的疲劳,还有被俘虏那段时间,所受到的伤害。

欧阳与归这才想起,自从被押往帝国,这么多天她一次精神疏导都没做过。

自己居然能撑到现在,之前还和高级向导怼了半个小时……也是很可以的但是……

重点难道不是叶修为什么不来点正常的头碰头,非要用这种办法来做精神疏导……

可是真的是……太累了……欧阳与归迷迷糊糊地想着,并不知道自己的双手从下意识的推拒变成了紧攥着某人衣襟。

等到叶修做完精神梳理的时候,怀里的哨兵已经沉沉睡去了。

双唇分离时勾起的令人遐想的银丝被他细致的舔去,他留恋于刚才的触感,还有女孩口中淡淡的甜味。

闭上眼,感受到精神链接再一次的加固,叶修微微弯起了嘴角。

他记得之前缠绷带的时候,他问了她一句,当时为什么拦在他身前。

其实陈果问的时候他已经听到了,随口一问也没报什么太大的期望。

结果欧阳与归却并没有用她对陈果的回答。

她说:“说好的互不干扰呢,你精神链接没掐住吧?”

潜台词的意思很明显——我感觉到了你的负面情绪,所以我过来了。

“还真是别扭啊,与归。”他轻声道,“明明这么容易心软。”

“成为哥的哨兵有什么不好。”叶修捻着她束在脑后的发丝,少有的孩子气般抱怨着,“难道笨蛋弟弟能让你这么安心的睡着不成?”

某处的叶秋打了个喷嚏——咦,感冒了?

站在医务室门外的安文逸和乔一帆

——叶前辈这是在吃醋吗?

——感觉好像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现在进去会不会被搞死……

评论(7)
热度(33)

© 玥落无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