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其疾如风,其徐如林,侵掠如火,不动如山,难知如阴,动如雷震。

【全职bg(哨向paro)】outlaws of love(叶修篇)


ps:因为长篇不好用第二人称,也可以说我脑洞太大,就说明一下,这是原创女主(鞠躬)

不适绕道










chapter.08

联邦     第五区交战线

“骠骑01呼叫骠骑03,你在干什么?!”

“迂回啊。”

“那你他妈怎么会在那个点上!”

“哪个点?”

“你疯了吗?偷袭周泽楷?!”

“擒贼先擒王嘛……”

“李陌云中尉你给我回来!别以为你以前是少将你现在还……”

女人将挂式耳机往旁边一丢,身形敏捷的在灌木丛中穿梭。

是人总有弱点,这一点即便是帝帅叶修也不能幸免。

何况是轮回上将周泽楷?

她一边潜行一边将另一副耳机挂在了耳朵上:“老韩。”

耳机对面是韩文清久违的音色和沉稳的语气:“准备好了?”

“啊……”她看着愈来愈近的那个灰金两色长款军服的背影,轻笑了一下,“当然……”

金色的长枪已然握于手中,那是她的精神武器——以北欧神话中神王奥丁爱枪所冠名的昆古尼尔。

仿佛是察觉到了什么一般,背对她的那人猛然回头,露出那张让人惊叹的俊颜来。

真可惜啊,这么帅的小伙子来当兵。李陌云居然还有余俗这样在脑袋里惋惜了一下。

对方拔出腰间双枪,枪口对准了她所在的方向。

而李陌云毫不在意。

于是枪声响起的同时,那一抹金色也快速越出藏身的灌木丛,朝轮回的上将疾刺过去。

兴欣塔

“叶帅!轮回急讯!”

“怎么了?”叶修皱眉,接过乔一帆递过来的文件,然后一眼就看到了轮回上将周泽楷……疑似失踪……这样的字眼。

“小周?”记忆中这位当过他一年副官的后辈并不是什么弱势的存在,更何况,作为一个将级向导,能力并不是安着玩儿的。

所以到底是……他拆开文件开始仔细的阅读起来。

乔一帆默默围观了自家元帅脸色经历了几个颜色的转变后,就听他问了一句。

“那个拉着周将从悬崖上掉下去的游骑兵中尉是不是扎着个马尾?”

“是的。”乔一帆回想了一下情报,的确有这个描述。

“是不是一只眼睛瞎着的?”

“……是的。”

“是不是看起来特别流氓?”

“……”这个好像不在描述范围内。

“好吧你不用说了我知道是谁了。”叶修把文件往办公桌上一扔。

“跟喻将发一条信息过去。”他点了点橡木制的办公桌桌面,“说轮回的事情我全全负责,让他不用去管了。”

“是。”

“要是喻文州问起来你就和他说。”叶修沉吟了片刻,补充道,“他和少天都不会想再体会一次【女武神骑行】的。”

“是。”乔一帆点点头,想要转身离开,却犹豫了一下,“叶帅,那个女中尉您认识?”

“何止认识……”叶修似乎想到了什么不知该说好还是不好的事情,神色有些复杂,“我曾经和她打了两年仗,说是个骑兵,其实就是个刺客。”

“可她只是个中尉。”

“她过去是少将。”叶修看着后辈不可置信的眼神,笑了笑,“位列当时,帝国情报局联邦威胁值最大的将领排名中的第二位,与微草的王杰希并列……第一位是韩文清。”

“可是……既然如此周将不是更危险了吗?”

“如果是别人的话我还会担心一下,但是如果是她的话……我猜她这一生恐怕都不会再对向导下杀手吧?”

“再?”乔一帆茫然的问道。

“你以后会懂的。”叶修从烟盒里敲出一支烟点上,“很多事情,做出来惊世骇俗,其实都是有迫不得已的理由的。”

“对了,一帆。”叶修想起什么一般抬起头,“把周将掉下悬崖的整个过程给我整理出一份详细的来,不要过帝情局的手,明白?”

“明白!”

“以后还有很多要学的呢,一帆。”他淡定的拍了拍乔一帆的肩膀,“小唐她们还在打?”

“恩。”乔一帆点头,“小唐一直说想和欧阳前辈再打一次,前辈同意了。”

“这么爽快?”叶修有些讶然。

“她还说叫您别过来,她现在看着您就烦。”

训练场

“太急了。”欧阳拧开矿泉水的瓶盖,给自己猛灌一口才开始评价,“小唐你跟我当年一样的毛病,急着往前冲,找到破绽就打……这很好,但有的时候你也要想想对方有可能只是故意卖你一个破绽而已。”

“有些时候,长枪并不等于在近战中一味的猛冲……也不是不行,可能是因为我认识的精神武器是长枪的家伙一般都不是这样。”她思考了片刻,“曾经有一个人和我说,枪兵可以是近战,有时也不妨做一做刺客……她一样是名女性哨兵,但是比起正面抗敌,她更擅长迂回——你不要以为她正面硬扛是短板,这一点你可以问问叶修,我觉得他在这上面吃的苦头绝对不少。”

唐柔认真点头表示听到:“有点希望有一天能遇到她,那样就有机会与她一战了。”

“恩。”欧阳笑了一下,“说不定呢?”

世界上总有很多事情是说不定的,就如同她现在……

若是再往前推一天,她还能说,她不可能会对叶修产生什么别的感情……

可是,现在一切都要变成未知数了……

这种不知好坏的感觉,让人心中空荡荡的,如同踩在一片虚空中,没有办法脚踏实地。

她能感受到脑海中愈加紧密的精神链接,甚至她偶尔能从其中感受到某人的情绪,自己也因为这些情绪受到些许影响……

真是……叶秋哥也走的一声不响……自己到底该怎么办好……

正在她苦苦纠结的时候,她听见走廊传来杂乱的脚步声。

然后她听见有人道:“叶公爵,叶帅说了这个时候不见外人!”

“父亲也是外人?”有人淡淡问了一句,然后立马之前劝阻的声音全部消失不见。

欧阳与归瞳孔猛然一缩!

【你以为你能逃到什么时候?】

【既然只是把我当做替代品,何必呢?】

何必呢?记忆中女人流着泪笑着,而在她对面,隐于黑暗中的男人一身漆黑帝国军服,看不清面容。

可是这个声音……

“与归姐?!”唐柔一声惊呼,就见欧阳与归猛然跃起,提着枭影踹门而出!

【很多时候,其实都是这样的啊——你爱他,他爱她,她不爱他,他不爱你。】女人和她一起坐在傍晚的海边,夕阳给她的面颊镀上一层暖红,【可是有时候,你即便知道他把你当成替代品,你还是犯贱。】

还是犯贱的去喜欢,一个不喜欢你的人。

并且愿意为他做任何事,甚至于,失去自己的原则。

可是不值得啊……师匠……

这怎么可能……甘心呢?

事隔多年,欧阳与归终于见到了那个人——岁月似乎并没有在这个男人脸上留下多少痕迹,他看起来顶多就像是叶修的兄长,不知内情的人很难把他当做叶修和叶秋的父亲。

可没来由的,明明当时没有见过对方的脸,欧阳与归却能够确定,这个男人就是当年将师匠带走的人。

身为父子,无论是叶秋叶修还是男人都有一定的相似处,但欧阳与归绝对不会认错。

那个声音中的冷漠与疏离,叶修和叶秋,这辈子都不一定能学会。

她面对着男人,男人也那样看着她,他身边的侍卫已经举起了手里的枪支。

直到听说父亲不打一声招呼闯进来的叶修赶来,打破了这份僵持。

欧阳第一次庆幸叶修的到来,她现下手脚冰凉,心中有什么东西只待一个契机就能让她立刻崩溃暴走。

而叶修如今伸过来的精神触丝如同救命稻草,让她不会在下一刻沉浸于那种疯狂的负面情绪中。

她感觉有什么东西覆上了双眼,是叶修的手,白皙修长,却让她立刻有一种安定的错觉。

然后她听见他用只有两个人能听见的声音说了一句。

他说:“没事,我在。”

欧阳与归突然发觉这一刻她不是踩在虚空中了。

她陷进去了。

评论(7)
热度(29)

© 玥落无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