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其疾如风,其徐如林,侵掠如火,不动如山,难知如阴,动如雷震。

【全职bg(哨向paro)】outlaws of love(叶修篇)


ps:因为长篇不好用第二人称,也可以说我脑洞太大,就说明一下,这是原创女主(鞠躬)

不适绕道















chapter.09

“枭影。”男人突然开口,叫出了那个名字。

“……”

“她说的没错。”向来不苟言笑的御前统领叶凌,却在看到欧阳与归手中的精神武器时弯起了嘴角,“是一把很漂亮的刀。”

叶修的手依然覆在欧阳眼上,他注视着面前这个和他有着血缘关系,却让人难以捉摸的父亲,将自己的哨兵不着痕迹的护在怀里。

而相对着,欧阳手中的枭影,看似随意却又充满领地意味的翼护在叶修的身侧。

“我不是来兴师问罪的。”自家儿子的护食动作叶凌看在眼里,但他对此并没有表现出任何情绪,“只是有些事情想问一问欧阳中校。”

“不能在这里说吗?”叶修笑了笑,“既然不是带着皇命而来。”

“好。”男人点点头,“那么,就不需要和欧阳中校谈了。”

“叶修,去你办公室。”

“我们叙叙旧。”

兴欣塔    办公区

对于叶修来说,父亲这个词,代表的从不是什么正面的意思。

甚至在幼时,于他和叶秋来说,是恐惧和强权的代名词。

若以家庭角度而论,叶凌并不是孩子们心中的好父亲。

他在叶家双胞胎幼时便是可望不可即的存在——或许比之根本连碰都不愿意碰他们的母亲好那么点,但在叶修眼里也不过是那么点而已。

他的眼里永远只有他们的各种成绩——礼仪,学识,军事和各种生存技能。于他来说他们不是他的儿子而是他的兵。

有时候叶修甚至怀疑嫡系部队他都不会如此苛刻。

更过分的是,当叶家兄弟被迫刀剑相向时,他选择的是冷眼旁观。

而后更是亲自撰下缉杀叶秋的通缉令,并且将叶秋驱逐出家族。

或许这是为了他们好,但这不代表叶修能够轻易原谅他。

但作为父子,很多表面工作还是要做的。

毕竟在这种时候双方互有立场,撕破脸皮对自己并无用处。

何况叶修也懒得和他说什么。

——就像每年家族聚会他们两人之间都是无话可说一样。

曾经有那么一个人至少还能缓和气氛。

后来连那个人都不在了。

“所以,有什么事?”叶修讲办公室的门合上,“父亲大人。”

叶凌当然听得出叶修语气中的讽刺,作为向导,在能力上他并不输于叶修。

但他对自家长子明目张胆的顶撞并不在意,而是开口便问了一句:“叶秋也在吧?”

叶修轻笑:“他在不在又如何,他又不是叶家的一份子了不是吗?”

那可是你亲手除名的。

“我是说,他在这片地界上吧?”叶凌手指轻轻敲击着桌沿,“神殿人员死亡的报告可不止在你手上。”

叶修皱眉,他不是没想过这种可能,十五岁之前的叶秋,并不是什么秘密——有人知道也并不奇怪。

“第一十字军从帝都赶过来要不了多久。”叶凌将一份文件扔了过去,“一箭三雕,这是他们的计划。”

一箭三雕,在听到这四个字的时候,叶修心底便已经了然对方所说的三雕是什么了:“连第一十字军都出动?”

“蓝雨显然并不想理会神殿的警告。”叶凌冷静的分析道,“他们三番五次拒绝了神殿的囚犯移交申请。”

“至于你。”他瞟了一脸无所谓不怕事大的儿子一眼,“他们没敢真送到你面前来,倒是派了一大堆人对我晓之以理动之以情。”

“哦,所以到头来你还是来当说客的?”叶修侧过脸,将本来咬在嘴里的烟摁灭在烟灰缸里,“如果是这样就请回吧。”

“你搞错了,叶修。”叶凌指了指他手中的文件,“这是交易。”

“交易什么?”

“交易你今年回家的时候,带上欧阳中校。”

叶修愣在了那里。

他预想了各种可能,或许会是某种立场上的退让,或许是军团消减,甚至有可能是变相带走欧阳与归。

然而,他那捉摸不透的父上,提了一个琢磨不透的要求。

“当然,叶秋愿意,他也可以来。”

“前提是别被我发现。”

评论
热度(21)

© 玥落无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