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其疾如风,其徐如林,侵掠如火,不动如山,难知如阴,动如雷震。

【全职bg(哨向paro)】outlaws of love(叶修篇)


ps:因为长篇不好用第二人称,也可以说我脑洞太大,就说明一下,这是原创女主(鞠躬)

不适绕道


















chapter.10

十年前,第一区联邦帝国交界处,望河镇

“师……师匠?”

“别怕,与归。”女人一手提着那柄漆黑的长柄陌刀,一手抓着她,两个人在林子里狂奔,“无论如何 都要跟紧我,知道吗?”

“可是……可是师匠他们到底是为了什么才……”十四岁的欧阳与归惊慌的问道,那时的她不过是个未经人事的孩子,对于这样莫名其妙的追捕根本无法在一瞬间反应过来。

她的师匠没有回答她 反倒是一把将她拉到了身后。

重重树影中依稀可以分辨出有一个人站在那里,繁茂枝叶的荫蔽在那人脸部覆上阴影,让欧阳与归看不真切。

可她的师匠却怔愣地看着那个人,如同多年未见的熟人久别重逢那一刻,突然有些茫然。

“好久不见。”那人声音清冽,如同冻原上刮过的,刺骨冰冷的北风。

“……”师匠沉默,半晌后她突然抽出一根发簪来,将一直披散肩头的长发取了那么几束盘在头顶,然后用那根坠有叶型坠饰的发簪簪好。

之后她才开口,道了一句:“可我并不太乐意见到你。”

“是吗?”

“不是吗?”

“若真要说你只有那么几个选择了。”那人淡淡地说,“要么你一个人跟我回去,你后边的小丫头不会有事;或者我现在把你的方位发出去,让他们来抓你回去……你清楚帝情局不会管这个小孩子和你在联邦的身份有关无关……只要能威胁到你,给这个孩子用点手段不是难事。”

“……”

“你以为你能逃到什么时候?”他又问了一句。

“何必呢?”欧阳与归听见自己的师匠这样回答,声音中带着某种她无法理解的痛苦与无奈,“既然只是把我当做替代品,何必呢?”

何必互相折磨,就此放过对方有什么不好,既然你根本就是透过我看另一个人的话。

可那人并没有接师匠的话头,而是说:“时间不多了,你选吧,归云。”

“你在这里还容我多选吗?”师匠嗤笑一声,而后她似乎是下定了某种决心一般转身蹲下,将小小的欧阳与归抱住。

“可能要分开一段时间了,与归。”她一下一下抚着她的背后,轻声道,“记得望河镇附近的军区补给处吗?一醒来就去那里,就说,找一个叫周朔远的叔叔,明白吗?”

“……我们还会见面吗?”欧阳与归小声问道。

“会的啊,等你长大了……”师匠将额头与她相抵,“那个时候可要变成一个能够独当一面的哨兵啊!”

兴欣塔      苏沐橙的办公室

叶修推门进来的时候,正好看见欧阳与归一个人缩在沙发里,闭着眼睛小憩。

她穿着兴欣红白两色的女式军服,比起当时穿着霸图那一身漆黑军装的沉稳,莫名有一种活泛的感觉。

苏沐橙朝他比了一个噤声的手势,但是显然作为哨兵五感强悍并不是吃素的,几乎是他进来的同时,她就已经醒了。

“沐沐?”叶修听见她迷迷糊糊的来了一句。'

苏沐橙吐了吐舌头,却是直接一绕就出了办公室,“啪唧”一声就把叶修关在了里头。

“叶修?”作为一个军人清醒几乎是一瞬间的事情,欧阳与归皱了皱眉,把身上的毯子折好放在一边,“沐沐呢?”

“她出去了。”叶修心里略略有些无奈,他抽了个纸杯子到一旁的饮水机接了点水再递过去,“没事吗?”

单纯的精神梳理欧阳与归并没有抵触,精神触丝顺着他们手指接触那一瞬间伸了过去,却意外没受到一点阻碍:“没有……我还好吧。”

同样,说出来的话语也不再是那种干脆的拒绝了。

“他已经走了。”叶修蹲下来,仰头与坐在沙发上的欧阳对视,两个人手指依旧因为杯子的缘故触在一起,“你认识他?”

“……也不算。”她的指尖抵在他指节间的老茧上,“不算认识,但我师匠应该认识。”

“师匠?”

“恩,我小时候是战争孤儿,是师匠收养了我,教导我很多东西……她是很好的人。”从指尖传递上来的暖意让欧阳有一种倾诉的冲动,即便面前这人是与她对立阵营的帝国元帅。

可这人也是叶修。

不管阴差阳错,不管其他的被逼无奈,这是她的——向导。

“她叫……柳归云。”

叶修心中一动,他突然觉得,有的时候,很多事情都带着一种别样的巧合。

他轻轻摩挲着哨兵带着细小伤口的指尖,轻轻的应道:“是呢,的确是……很好的人。”

所以也感谢她,让我能遇到这样的你。

就像当年,我能有那种幸运得受她的言传身教一样。

帝国广场

当又一枚硬币扔进面前的破碗里头的时候,穿着略显寒酸的歌者向往常一样抬头想要道一声谢。

然后当他看见那个栗色长发的少女背着手笑眯眯地看着他的时候,他觉得自己伪装的表情有些微的凝固。

叶秋表示他需要好好思考一下那天通过苏少校进入兴欣塔的行为是不是有点问题。

“呐,我想点首歌可以吗?”对方眼中闪着狡黠的光,嘴里说出来的话仿佛他们只是萍水相逢的陌生人,谁会知道他们之前几天还在广场边的某个巷子里艰难的互怼了一场,“会多给钱的。”

叶秋非常想婉言拒绝,毕竟他又不是什么歌都会唱。

何况他并不觉得这位和叶修关系千丝万缕的女副官会好打发。

“恩……这个嘛……”苏沐橙食指抵唇,认真的思考了片刻,“霜河,你会唱嘛?”

叶秋怔住了。

他知道这首歌,他不仅知道,而且记忆犹新,无论是弹还是唱他都会。

霜河是一首民谣,以帝国和联邦之间的那条叫做霜河的河水命名。

那条河正好贯穿国界线流过,唱的正是不同国籍的恋人之间的故事。

那条河流经第一区,当年第一区很多士兵,故乡都在这条霜河的旁边。

而后在十二月的血圣咏中,那条在这种时候都已经结冰的河面上,被无数战士的鲜血染红,直到春天化冰,那些红色都未能消散。

叶秋总是在那一天才会唱这首歌。

为了缅怀那些战死的兄弟。

而再过一个礼拜就是那一天了。

“抱歉……”他叹了口气,“今天……不行。”

“你也要等一个礼拜吗?”苏沐橙却这样问他。

也……吗?

“仔细想想也是呢……那天唱这首歌才比较好吧?”苏沐橙轻声道,“那样的话哥哥才能听到。”

叶秋没去问哥哥是谁,他直觉这不是一个对方能随意去面对的答案。

但苏沐橙似乎并没有什么不好说的意思,她甚至在他旁边坐了下来。

“我的哥哥苏沐秋,当时是接替叶修哥的指挥官。”

苏……沐秋吗?

叶秋突然有一种没来由的悲凉。是了,苏沐秋。

当时那个和他们差不多大的青年,曾是叶家兄弟最好的朋友。

若不是他,或许今天叶秋和叶修就真的只能有一个好好的站在这里了。

可就连他,都因为这件事而死去了。

“那么,你下个礼拜来吧。”他听见自己这样说,“下个礼拜,我唱霜河给你听。”

“好呀。”女孩笑了起来,就像很多年前第一区清晨那抹亮眼的阳光,“谢谢你啊,叶秋。”

“恩,不谢。”

“那么,作为补偿,请我吃冰淇淋怎么样?”

等等……突然就……什么鬼?by突然懵逼的叶秋弟弟

评论(2)
热度(23)

© 玥落无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