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其疾如风,其徐如林,侵掠如火,不动如山,难知如阴,动如雷震。

【全职bg(哨向paro)】outlaws of love(喻文州篇)by柯镜

艾特原作者 @草莓胖次 

ps:因为长篇不好用第二人称,也可以说我脑洞太大,就说明一下,这是原创女主(鞠躬)

不适绕道








chapter 008

黄少天现在的房子是他在十七岁时立功受奖时的奖励。宽大舒适的生活环境是优秀哨兵不可缺少的,这是喻文州告诉给他的。

公寓下面就是热闹繁华的商业街,虽是吵闹了些,但距离蓝雨塔很近,况且黄少天也喜欢这样喧嚣的地方。正对面是两家店,一家是口碑很好的咖啡厅,另一家是一座开的并不大的花店。

每日清晨,花店女店主会把开的最为艳丽的花朵摆在外面最显眼的地方。人来人往的大街上就只有那一家店一如既往,平静而又充满美好。

黄少天不是太了解花,单纯是觉得看见漂亮的花心情也会变得好,而那家的女店主也非常好看。只是因为这两点而已,绝对不是因为想认识她!周末没有任务的时候,他会偶尔站在阳台上盯着对面略显冷清的花店,女店主一天会分五次出来给花朵浇水,确保花朵们全都保持着最好的状态。然后她又会进去,在里面发发呆看看书,又或者是摆弄花草,这都是黄少天观察到的。

他想要向喻文州请教如何追到女生。在这之前他先倾诉般的告诉了卢文瀚他观察到东西,他认为告诉一个孩子并没有什么不妥。出乎意外的,卢文瀚只是意味深长的盯了一眼,像是要努力憋住笑的扭过了头,也没像往常一般堵住黄少天的话。

“这已经上升到偷窥变态的境界了吧……”

更让他没想到的是,喻文州知道后也是苦笑着摇摇头,那神色分明是嘲笑。

“我没有啊!那个妹子长得蛮可爱的但是我又不知道怎么去交流哇喻将你知道的我没心情买花再来买给谁我也不知道。”

“没有机会就创造机会。你可是机会主义者。”

喻文州说道,接着他继续埋下头看着文件和资料,哪怕是到了下班时间他也不见休息,眉头依旧紧皱着。见他这样忙碌,黄少天撅了撅嘴转身离去,关上门之前还坏心的趴在门缝里喊道。

“已经下班很久啦再不走的话南参谋会担心了哦!”

接着就听见匆忙收拾文件的声音。

黄少天哼着歌走在回家的路上,因为工作的关系他还并不能脱去军装,以防随时随地接到新任务。

那家花店就在不远处,相比周遭的喧哗那边显得太安静了。

你可是机会主义者。

他在心里默默念叨着,鬼使神差的就走了进去。

“啊您好…。是军官大人呀。”

女店主看见人进来后露出了一个淡淡的笑容,在看见黄少天身上的蓝雨军装后一愣,但随即又恢复了平静。

虽然是一个商业性的笑容,但这足以让黄少天小鹿乱撞。

“我我我想买花。”

“是…您想买什么花?”

“送给领导的恋人”

实在想不出赠花的对象,在接触的少数女性中,黄少天只能拉出无辜的南初来。

“是以您的名义,还是您领导的名义呢?”

女店主温和的笑笑,但语调却显得很清冷。

“领导。”

他少见的寡语,浑身因为紧张而不停打着哆嗦,看起来十分可笑。

“您没事吧?呃、我建议是送玫瑰。”

“没事!我没关系我怎么会有事呢我可是蓝雨最厉害的黄少天”

女店主有些尴尬的,但脸上的笑意盈盈还是让他轻飘飘的,看着她的一双纤手穿梭在艳丽的红玫瑰丛里,不大的功夫里一束娇艳欲滴的玫瑰便集成了花束。

“给您。既然是军官大人的初次到访,那就不收您的钱了。”

“这怎么可以!”

黄少天赶忙从包里掏出钱,但她却十分干脆的拉住了他的手。明明只是一个笑容,却有着不容抗拒的压力,让黄少天缩回了手道:“太感谢你了。”

“没关系。”

“那个!我可以问问你的名字吗。” 临走前黄少天有些紧张的询问着她,一边观察着她的脸色。但随后又有些夸张的大声道:“啊啊啊啊我不是奇怪的人我只是以后会多多来光顾你的店的我很喜欢花也特别想养它们但是我总是养不好啊真难过…”

糟糕,一不小心又说了那么多话了。

他像一只怕被主人遗弃的小狗一样低着头,睁着大眼睛看向女店主。

“我叫谢洛君。”

她声音非常的平静,这与她的外表有些不符合。

“我叫黄少天!是蓝雨的少将!”

谢洛君轻轻的点点头,在心里低喃着她早已背的滚瓜乱熟的名字。

“是,黄少将。请一路小心。”

她微微鞠躬,待黄少天的身影离开了花店后她才恢复了漠然的表情。

谢洛君转身进了花店的暗门里,拿出了通讯器说道。

“发现黄少天。”

…………

虽然已经努力赶回家,但还是没有赶在天黑之前到家。在门口平复了呼吸后,喻文州开了门进了家。

只要沉浸在过去后就总会忘记时间的存在,更何况那段过去还是自己中意之人曾亲身体验过的。那也有足够的吸引力让他深陷其中无法自拔,渴望同她一起经历过。

但那并不是什么好的回忆,过于苍白的文字无法描述出当时的惨状。但就因为那样,更残酷的事实又是怎样的呢?喻文州不敢深想,越是这样,他越发思念在家的南初。

“欢迎回来。回来的真晚呢今天。”

她就那样坐在沙发上,和早餐出门之前没有任何大的区别。只有这样才能让喻文州的心平静下来,但又不自觉的捏紧了手里有关血圣咏的调查文件。

“抱歉,有些工作耽误了。”

“没关系。”

她轻声说着,视线又回到了面前的电视前。

“今天在家也做了清洁呀。”

像是故意找话题一样,喻文州心虚的靠近了她。南初很快就看出来他的意思,关掉了电视端正的坐着。

“你有什么想问我的事情吧?”

“你怎么知道?”

“我也是军人,基本的洞察力还是有的。” 她沉吟了片刻,又说:“今天早上也问了那件事…帝国高层的命令是让你查清十二月的血圣咏吧。”

喻文州列开嘴,不愧是自己的中意向导。

“没错,上层是扔了一个烂摊子给我。”

那我劝你不要查下去。

南初本想这样回答,但望着喻文州那一双眼睛,想说的话又吞了回去。

“的确是一个烂摊子。”

她及时的转回了话口,又对上了这件事本质上。不管是发生了多严重的战役,最后的结果总是会由特殊的人员总结出一套完整的资料。但十二月的血圣咏没有,太过于残酷的让人不知如何形容。因此留下的资料太少了。但是南初却是经历过的人员,再加上她的身份特殊,上层的人也是知道南初在自己这里,所以才会特意丢下这个摊子给喻文州。

“不过没关系。我参加过这场战役…虽然不清楚究竟是什么人发动,但是我能帮你还原真相。”

这是南初最大的温柔了。

以诚相待,这是她希望喻文州能还给她的。

“你不用勉强自己,站在国家上你我还是敌人。”

“所以我是站在朋友的角度上告诉你这件事的呀,文州。”

她俏皮的吐了吐舌头,脸上挂起的笑容让人开心。

不是朋友,只是朋友还不够。

喻文州在心里喊着,但他却只能回一个微笑。

“谢谢你,小初。”


评论(10)
热度(26)

© 玥落无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