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其疾如风,其徐如林,侵掠如火,不动如山,难知如阴,动如雷震。

【全职bg(哨向paro)】outlaws of love(叶修篇)

ps:因为长篇不好用第二人称,也可以说我脑洞太大,就说明一下,这是原创女主(鞠躬)

不适绕道

通告:喻队篇的柯镜因为要考试了喻队篇暂停,然后我会用小周篇暂时补上,谢谢大家_(•̀ω•́ 」∠)_
























chapter.12

“抱歉……阿秋……抱歉……”

没有必要道歉啊,混蛋哥哥。他想,明明你也受了那么重的伤啊……

断裂的却邪孤独的躺在地上,任雨水冲刷,苏沐秋正在努力能将这把枪重新修复,却毫无办法。

“用小点的角吧。”他平静的道,“那个的话应该没有问题的。”

精神向导和精神武器对于哨兵向导来说都是缺一不可的重要存在,比起自己单纯不过是断了角的情况,叶修损毁却邪反倒是更严重的。

何况,再不走,反倒是拖累沐秋和叶修。

“沐秋,笨蛋哥哥就拜托你了。”

“阿秋你呢!”

“我得走了。”他摇摇晃晃地站起身,“得在十字军过来之前离开。”

“……可是到底为什么……”苏沐秋想要开口问一句,却被叶秋打断。

“不要问,别害了自己。”他深吸一口气,“我、你、还有混账哥哥,还都没有在知道那种事情还能保护自己的能力。”

但那件事情,不阻止不行。

如果真的如他和叶修所见,没有虚假的话……那将会是不应该生于这世间的【存在】。

但【她】依然诞生了,在那个血色的十二月。

蓝雨境内   某个花店

谢洛君有点想暴走,但她得忍住。

“……你能不能告诉我,为什么连你都来了?”

好好在霸图做你的情报专家不好吗,跑到这里来干什么!

“我怕说不定哪天就被老韩拉去和大眼结合了,在他动手之前跑路有什么不对?”

“……说的好像王将想和你结合一样。”毕竟是自己的上司,被说了还是要反驳一二的,更何况王杰希作为上级实在是不可多得体恤下属的好将军,“而且你是个已结合向导好吗,燕姐。”

与她你来我往的女人上身白衬衫,下面套了一条裤管松松垮垮的长裤——她正没有丝毫女人味的坐在她的收银台上翘着二郎腿,嘴里还咬着一根棒棒糖。

燕凛韵,霸图情报专家,军衔上校,是个未结合向导——以上来自官方资料。

而谢洛君清楚,对方其实是个已结合向导,而对方的哨兵 ,是一个表面失踪,其实现今正在帝国活跃的某人。

“老韩怕你一个人忙不过来,我也不过是在你这落个脚,之后就要去兴欣了。”

“是因为十字军?”

“恩。”燕凛韵点了点头,“那可不是什么好对付的部队,何况领头的骑士长是那一位。”

“阿德莉娜.霍华德。”她眯起眼,似乎是想起了什么似的,“是个很强的哨兵,唯一的缺点就是把责任变成了负累。”

“也可以说是愚忠。”

“不过燕姐你来这里不是单纯为了这些吧?”谢洛君将泡好的花茶推了过去,“为了孙前辈?”

燕凛韵沉默,她看着瓷杯幽幽飘起的烟雾,好像在透过它看着什么过去。

记忆中那个青年走到她面前,在她桌子上放了一杯热气腾腾的奶茶。

香芋味的,她特别喜欢。

那天是唯一的几次军校内哨兵向导能够见面的课程,很多哨兵在这个时候都会抓紧机会去撩向导班的学员。

她看了一眼对方代表一年级新生的标识,又看了看自己代表三年级的三杠,心想这小学弟真胆大,要不下次让老李揍他一顿好了。

然后她听见他说,一年级哨兵班孙哲平,要不要搭档试试?

燕凛韵乐了,然后抬手指了指教室外那个偷偷抽烟的哨兵班班导李陌云,说。

“这个,学弟啊,你打过她了再来找我吧。”

她就开个玩笑随口一说,结果孙哲平真去了。

不出所料被已经有一年实战经验的李陌云实力碾压。

但是某人并没有就此放弃,一而再再而三的和李陌云打,搞得李陌云莫名其妙,但还是跟他打,就像李陌云自己说的,不错的苗子。

真要说来李陌云也算孙哲平半个师傅了。

后来……后来自己四年级要毕业了,毕业那天极其出乎意料,孙哲平有史以来第一次把李陌云打翻在地上,然后一脸认真拉住李陌云问他是不是赢了。

李陌云说赢了赢了。

然后孙哲平风一样的冲到了向导班毕业典礼的会堂,躲过一干守卫安保冲到燕凛韵面前。

当着向导班和众领导的面,他说学姐我赢了。

然后一头栽倒在地上。

燕凛韵心头蓦的一颤,鬼使神差的在心里回了一句,好啊。

然后就真的好了,她提交申请留校,燕凛韵向来坦荡说一不二,原因直接写要等哨兵学弟毕业。

孙哲平一跃成为哨兵学院的英雄人物。

引领一群哨兵班学弟追向导班学姐的潮流……都是后话了。

结局他们真结合了,然后孙哲平失踪了。

她在第一区没有找到他的尸体,精神链接也没有断,但她找不到他了。

她找不到她的哨兵了。

那段时间燕凛韵真的和疯了一样,同样是孙哲平好友的张佳乐是唯一能在某些情况下帮助她的人。

但她们都知道不能这样等下去,也不能这样没目标的找下去,不会有结果的。

因为她也渐渐明白,不是她没有能力找到孙哲平,而是孙哲平不让她和那些战友找到他。

可是为什么呢?这个原因他总是欠着的。

【有人说兴欣有个人,和孙哲平很像。】她记得韩文清把任务交予她时是这样说的,【这个情报你可以考虑一下。】

是啊,怎么可能不考虑呢?

那是……她的哨兵啊。

兴欣塔

“十字军……”

“看样子你也不陌生。”叶修将头转向窗外,不知何时已经折腾到了晚上,欧阳与归实在无法忍受他的乱七八糟,直接就给他办公室进行了一个大致的整理——至少把一些不怎么重要的生活用品分类理好然后让他自己摆在该摆的地方。

没见过比你更乱的,哨兵如此吐槽,叶秋哥比你好太多了。

然后叶修随口问了一句,那你们云姐呢。

按照李陌云那种大大咧咧的性格能好好整理内务不太可能的样子。

欧阳与归嫌弃脸——至少她不会把泡面盒子扔的到处都是。

——她是叠起来的。

……好有道理竟然无法反驳。

路过的陈果路过一看,感动的都快哭了。

玛德叶修总算有人治你了。

以至于搞定了之后他们才有时间好好讲一下叶修这边的事情还有叶凌的要求。

“十字军二军我们并不陌生。”欧阳与归似乎笑了一下,“阿德莉娜骑士长和我认识的一个前辈是老对手了。”

叶修想了一下:“燕凛韵?”

“没想到你也认识她。”欧阳挑了挑眉,“在联邦都很少有人知道,他们只知道落云山反击战。”

叶修认识她倒也不只是因为落云谷。

某人为了躲自己向导无所不用其极这件事,他还是很清楚的。

“一军我也了解一些,联邦情报有说是特殊部队。”欧阳与归声音突然低了下去,“第一区那群人应该也从属第一部队吧?”

十二月的血色黄昏,三年间都流淌着红色的霜河,如同梦魇般被唱出的圣咏……

堆积成山的,不分敌我的尸体……

“的确是怪物一样的部队。”叶修的话语打断了她的回忆,“那里有的人已经不能称之为人了。”

是杀戮机器。

“你知道为什么作为帝国叶家直系的叶秋最后要逃亡去联邦吗?”

“因为他们想让叶秋进入十字军,无论用什么样的手段。”叶修眉眼间冷意渐浓,“就算是杀了再带回也不是不可以。”

作为向导麒麟代表守护,而作为哨兵……

麒麟代表杀伐。

叶修亲眼见过失控的叶秋是什么样子,所以他也清楚这样的弟弟扔在战场上会是何等的灾难。

“……可他们这样做是为了什么?”欧阳与归深吸一口气,她有一种预感,很早就有。

他们临近着某个深渊,深渊里的东西一直在看着他们,看着他们厮杀,看着他们争斗。

那东西潜伏着,等待着他们谁都不清楚的时机。

“人类的进化。”叶修说了一句话,“这或许就是他们的期望。”

“进化?未免太过搞笑。”欧阳嗤笑,“他有那个想法不如想想怎么停战。”

“因为对于他们来说,弱肉强食,就是进化。”有人突然插了一句。

欧阳与归顿了一下,才转过头,看着门口那人缓缓说道:“好久不见,孙前辈。”

面部线条如同刀削斧刻般凌厉的男人朝她点了点头:“好久不见,欧阳。”

评论
热度(30)

© 玥落无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