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其疾如风,其徐如林,侵掠如火,不动如山,难知如阴,动如雷震。

【霸丐bg】云笙暮.百转千寻

给朋友的文_(•̀ω•́ 」∠)希望以后也能看到她的软萌丐萝,帅气刀姐刀哥刀萝和军爷!


【零】

[给你,好好保管他,这可是很重要的信物哦。]

[……信物?]

[恩,作为以后,我来迎接你的凭证。]

【壹】

柳云笙其实有点搞不太懂,他家师姐为什么会喜欢那个城府颇深的天策将军。

然而就像师姐说的那样,先把带着你玉佩的小姑娘找回来再抱怨吧。

潜台词很明显——你这个把家传玉送了人最后找不到带玉的小姑娘的笨蛋师弟有什么资格说我。

笨蛋师弟柳云笙表示我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哪像面瘫师姐你这样随随便便就闹糊了皇族婚事还把新郎官劫回来这么不负责任!

坐在一边熬药的‘前’驸马——归德将军尉迟翎微微一笑:“我记得云歌说过好像是个丐帮的小姑娘?”

柳云笙莫名觉得这位师姐夫笑起来背后有一股黑气。

“哎呀要不我跟哥舒默说一声,让他帮你找一找?”

你直接说你可以让我再也找不到她不就得了……柳云笙冷漠脸,手却握在了刀柄上。

哥舒默,天策天杀营副都统,那可不是管情报的,那是管杀人的。

“阿翎!”师姐有些无奈,“你别逗云笙!”

“丐帮尹放的徒弟里,有一个字号囚牛的,手腕上带着个霸刀标志的玉佩。”尉迟翎轻笑,“叫尹千寻,笙少侠可要记好了。”

“多谢。”柳云笙顿了一下,手从刀柄上松开。

囚牛……扬州分舵弟子吗……

“是小觞的师妹?”师姐突然想起什么似的转头问了一句。

“恩,以前听哥舒默那小子说过。”天策熟练的将药汁倒进桌上的瓷碗里,“不过是师姐不是师妹,听说那姑娘似乎还差点认错了给玉佩的人。”

柳云笙挑眉。

“先不说这个,云笙,师妹怎么还没回来?”

“应该是去哪里玩了吧?”柳云笙想了想,“她说要去城里逛一逛。”

“还是去找一下吧。”尉迟翎建议道,“说不定会有什么惊喜?”

“毕竟是囚牛啊,对不对?”

【贰】

尹千寻表示再等下去她就要睡着了。

明明是说等一下就好,可是这少说也有快三个时辰了吧?

所以阿叶到底去哪里了……

“哎嘿!小乞丐我们又见面咯!”一个活力四射的声音惊走了她的瞌睡虫,就见紫色衣裙的小姑娘俏生生的站在她面前对她笑,“你在这里做什么呀?睡着了会被拐跑的哦?”

“叫、叫我吗?”她有些茫然得指了指自己,得到对方肯定的回答后,憨憨地笑了笑,“我在等阿叶……”

“阿叶?”

“恩……黑色衣服黄色长摆——有点像香蕉皮的哥哥!”尹千寻想了想,“不过我都等他三个时辰了……”

“那么久他肯定是忘记你啦!”紫色衣裙的姑娘右手握拳打在左手掌心,而后又露出愤然的表情,“我要打他,居然把你一个人扔在这里!小乞丐你也是,这么久了就不要等啦!”

“诶……可是……”千寻想要反驳,“约定好了就应该去履行啊……不能失约的。”

就像那个时候也是……她摸了摸手腕上的玉佩。

所以她才到现在都没有离开这个摆摊的地方,即便师兄给她寻了一处热闹的好地方她也没去……毕竟约定好了的事情呀,自己走了的话,那个人就找不到她了吧?

“哎呀,别管啦!小乞丐你跟我回山庄不?我们那里有很多好吃的!”

“千鹭?”恰在这时,一个清冽的嗓音在紫衣姑娘身后响起,“你怎么跑这里来了?”

与紫衣姑娘穿着同样风格衣袍的青年朝这边走过来,然后千寻就见紫衣姑娘转头叫了一句。

“哎嘿,师兄!看到了一个很可爱的小乞丐!我们一会儿跟师姐说把她带回山庄吧!”

【叁】

柳云笙并不是第一次入扬州城,三年前他也曾来到这个现今被改为广陵郡的地方——为了寻找失踪的师父。

他的师父柳浮云,因为误使妹妹自杀而悔恨离家,而之后再也不知行踪何处。作为其徒弟的云笙和白鹭,为了寻找他,一次一次的跟随虚无缥缈的线索奔波……而这么多年过去,他们终于从师姐口中得到了准确的情报——师父在大漠里,成为了明教护法之一。

对于师兄妹两人来说,听到这个情报的心情是很复杂难言的,但有什么比自己师父还好好活着的消息更让人安心呢?

他们几乎是恨不得立马收拾行李前往大漠——然而师姐却在洛阳带着他们愉快的捅了个天大的篓子——人家抢新娘师姐去抢新郎,还特么是去抢准驸马!

更大的问题在于这还给师姐抢到了!

你们两个是串通好了私奔的吧?柳云笙在内心吐槽,但其实也清楚那天晚上师姐和天策是有多豁出去才做出这种决定的。

于是他们只得绕一大圈赶在通缉文书到达之前在扬州落脚。

其实一直以来,柳云笙都想像不出师姐柳云歌不顾一切的样子,他们那一辈弟子中,柳云歌向来是以冷静稳重而闻名的。

而那天夜里几乎和猎河师兄以血换血般战斗的云歌师姐,让人觉得简直是把记忆中的那个成熟稳重的柳云歌打散重组。

这就是所谓理智的人做了什么决定反而更加可怕吗?

正当他漫无目的的寻找的时候,就听见师妹清脆响亮的声音:“……小乞丐你也不要等啦!”

他抬起头,看到四周的景象却愣在了那里。

【小哥哥你怎么啦……看你好像很不开心的样子……】

【我、我会耍杂技哦!你笑一个啊!】

竟然不知不觉……走到这里了吗?

“哎呀,别管啦!”

他循声望过去,只见自家师妹活脱脱一个诱拐犯似的游说着被她挡住的身影:“小乞丐你跟我回山庄不?我们那里有很多好吃的!”

乞丐……丐帮弟子?

“白鹭?你怎么跑这里来了?”他朝那边喊了一声,然后就见他家师妹回头朝他招手:“师兄!”

她转身的同时,身后的那个身影也露了出来 ——是一个小小的丐帮姑娘。

她就那样呆呆的看着他,朱红色的眼眸里有着初次见面的疑惑与懵懂。

他心底一动,下意识去看她腰间,然而却只看到了一个小小的酒葫芦。

不是吗,他有些失望。

然后他看见女孩微微抬起的左手手腕处,羊脂白的温润玉色轻轻晃动。

他听见自己心底有一个声音喃喃着。

[啊,找到了。]

【肆】

“你朋友?”青年看了她半天,才低头问紫衣的小姑娘。

“那个 我……”千寻刚想开口,就被女孩勾住脖子大力搂了过来。

“是啊!”名为柳白鹭的霸刀小姑娘笑嘻嘻地对自家师兄道,“是不是特别可爱?”

她师兄神色莫名地看着她,千寻没来由地感觉到了青年的不爽。

“千鹭,你把别人放开。”青年朝千寻抱歉的笑了笑 然后转头就瞪了一眼柳白鹭,“不是所有人都能忍受你那么大的力道。”

柳白鹭吐吐舌头,把手从她肩膀上放下来。

尹千寻大口的吸气,不得不说,虽然在年龄上柳千鹭和她差不多,但是要说力道她还真的比不过。

“你一个人吗?”青年这样问道。

“诶?”

“我叫柳云笙。”他顿了一下,“是这丫头的师兄。”

“你好……我叫尹千寻……”既然对方已经报上了名字自己没有表示也说不过去吧?于是千寻马上回答,“囚牛弟子。”

“我记得这附近有不错的酒家,那里的醉花酿很好喝。”柳云笙邀请道,“要不要一起来?”

醉花酿!千寻眼前一亮,哪个丐帮弟子不爱酒呢?何况是她在扬州最爱喝的那种——要不是最近师兄不在,手头有点紧,她早就冲过去跟老板要上一葫芦了。

“千寻?”

“阿叶!”尹千寻转头就看见了叶逝影那头标志性的马尾,“你怎么现在才来啊!”

“你就是那个让小乞丐等了三个时辰的家伙啊!”柳白鹭刷的一下就把背后的长刀抽了出来,“居然让一个小姑娘等这么久,你们藏剑君子如风的风范也不过如此!”

诶诶!尹千寻看着突然就战意昂扬的柳千鹭措手不及:“那个千鹭!不是这样的!”

然而柳千鹭并没有收刀,反而直接一刀朝藏剑青年挥了过去!

这个情况不对啊!慌乱间尹千寻抓着自己的青竹棍想要上前,却被人一把按住了肩膀。

“没事,交给我。”

是柳云笙。

霸刀弟子飞身越出,长刀堪堪出鞘一半,然后一道刀墙横亘在柳千鹭和叶逝影中间。

“师兄!”柳白鹭怒道,“那可是藏剑的混蛋!”

柳云笙眉目沉冷的看着她,半晌他才道:“个人恩怨和现况你是不是分不清?现在最重要的事是尽量不要太高调,你来这么一出是要把我和师姐甚至是整个霸刀山庄陷入什么样的境地?”

“可是!”

“我对藏剑山庄也说不上喜欢。”尹千寻看见柳云笙转头望了自己一眼,“但是有些事情本来就说不清谁对谁错。”

本来就说不清,谁对谁错……

【我刚开始是恨他们的,恨他们那样对四小姐,恨最后师祖救了叶三庄主却对师父见死不救……】

【可是后来想想,其实师父离开,并不是因为不甘心,而是后悔吧……后悔自己的冲动铸成大错】

【或许就和叶三庄主说的那样,很多事情说不清谁对谁错,他没照顾好四小姐,师父来找他死斗其实完全没有什么说不过去的地方。】

“你们是……霸刀弟子?”一直被几个人莫名无视的叶逝影摸了摸鼻子,小心的问了一句。

“没和你说话!”柳白鹭的刀尖往前一顶,却撞在刀墙上。

叶逝影苦笑:“冷静点啊小姑娘……你们是霸刀弟子的话……应该就是师嫂要找的人吧?”

“师嫂?”柳云笙看着叶逝影,半晌说出了一个名字,“萧雨檀?”

“诶?”藏剑青年讶然,“你怎么知道?!”

“因为我们……师姐夫,”柳云笙说师姐夫三个字的时候嘴角明显抽搐了一下“也在找她。”

【伍】

“好久不见,师姐。”

“好久不见你个大头鬼!你看看你把人一姑娘照看成什么样了快给我滚去煎药!”

“……萧将军我没事……”

天策的女将军都是这样吗?柳云笙接收到柳千鹭的眼神。

柳云笙:[你问我我也不知道啊。]

最后结果是柳云笙被留了下来,而其他几个人都被赶出了房间。

柳白鹭不想和藏剑山庄的说话,而叶逝影倒也没对柳千鹭的针对表现出不满,反倒和尹千寻抱怨为什么自己也要被赶出来。

“因为你傻。”柳白鹭冷哼一声,刚打算和尹千寻说话,却突然看到了什么似的把目光放在了千寻的手腕上。

“咦?”她轻轻的发出来一个疑惑的语气词。

“千鹭怎么了?”

“没……没有”柳白鹭摆摆手,“还有千寻,玉佩不是带手腕上的哦。”

“我知道哇。”尹千寻笑着做了一个丐帮出拳的姿势,“是因为这个啊!”

“咦?”

“师兄说挂着的话,我的拳头就不会轻飘飘的了!”

“这样啊……”

柳白鹭有一种预感。

柳云笙和尹千寻这位师兄

——必有一架。

至于房里柳云笙他们几个气氛就没那么活跃了。

尉迟翎和萧雨檀都是天策,两个人也都是身经百战的将领,排兵布阵有一套不说,对于形式的分析也非常透彻——毕竟带兵打仗的时候,头顶总是悬了天子这把剑,揣摩圣意分析当前形式,是请战还是示弱,都是他们在战场上的必修课。

“虽然换了别人我本应该责备你们这样真的是太冲动了。”萧雨檀叹了口气,“但我还是要谢谢柳姑娘,你不来这一下的话尉迟就真的要在那个权力的漩涡里一辈子都出不来了——即便他从不相争这些。”

尉迟翎笑了笑。做出决定其中的纠结,他和柳云歌心底都明白,也正因为对方能明白,也能够体会,他才会在最后以相同的不顾一切去回应她。

“统领怎么说?”

“师傅啊,他说‘一个两个就他妈知道给我捅大篓子,都给我滚去龙门吃沙子!’”萧雨檀一想到李承恩给皇甫唯明那封恐吓信样的咆哮体内容就忍不住要笑,弄得跟皇甫将军这儿人没了他就冲过来和人拼命似的,“哎,尉迟你也懂啦……师父嘴硬心软你又不是不知道,你虽然不是他徒弟,但李师伯当你师傅也就教你排兵布阵什么的,枪法你还不是跟着我们家师傅还有邱师伯学的?他的意思就是洛阳这边他给你们解决,到了龙门皇甫将军给那些人打个太极他们也不敢怎么样……不过扬州嘛……”

“那意思就是只要我们安稳过了扬州,前往龙门便一切好说?”柳云笙问了一句,“未免……太武断了吧?”

“因为公主殿下是个很骄傲的女人,她若是真输了,她就决计不会死咬着我们不放。”柳云歌轻声解释道,“但问题是我当时重伤状态下,本来是算输了的,然而……阿翎自己做了选择。”

“她应该还是不甘心吧?”尉迟翎苦涩的接道,“朝堂是个胜负场,赢了就能得到所有,所以她没办法明白——明白为什么自己明明是赢了我还是选择了云歌。”

“感情这种事……本来就不是能够强求的吧?”柳云笙讶然,因为在他眼里感情不能强求这种事情应该是常识才对,更何况,“师姐你的伤……你难不成想和她再打一架?”

“也未尝不可。”柳云歌看了一眼被布裹着的新亭候,隐约还能看见有些许蓝色光纹从里溢出,“兵器的事情,云笙你自己完成协商也没有什么问题吧?我其实早就没什么好教你的了。”

“柳云歌!”尉迟翎皱眉低喝,“你以为我会让你这么干?”

“我挺知足的。”柳云歌平静的与他对视,“真的。”

“……要不我们先出去一下吧?”柳云笙看着眼前莫名变得沉重的境况,和萧雨檀对视一眼,“我还是觉得,很多事情……刚开始就别想着放弃。何况,师姐,我并不觉得我有那么厉害。”

【陆】

萧雨檀和柳云笙出来的时候,尹千寻正被柳千鹭拉着说要切磋一下武功。

青色的气劲带着竹影和蓝色的凌厉刀气交织在一起,而尹千寻手腕上的白色玉佩随着拳势不停晃动,让柳云笙心情略微好了一些。

一场下来,向来在同龄人中占上风的白鹭却和千寻打了一个平手。

“哎,千寻你也好厉害啊!”柳白鹭总是不会忘记自己的诱拐计划,“考虑的怎么样啊跟我们回山庄去呗,有好吃的也有好酒哦!”

“额……这个……”尹千寻摆手,“我要问问师兄啊!”

正在她摆手之际,玉佩上的绑绳竟然出其不意的断了——刚才的刀气

“啊!”她惊呼一声想要伸手去接,然而有一只手比她更快。

然后非常巧合的,两人的手覆在了一处。

那只手一看就是常年握着刀剑,虎口和指节处都有粗糙的老茧,又和叶逝影的手有那么些不同——比起江南人的温润,这只手的触感带上了朔北风霜的味道。

却意外让人安心。

“啊……谢谢!”尹千寻把玉佩攥在手心,松了口气。

“很重要的东西?”她听见柳云笙问道。

【这可是很重要的信物哦。】

“恩,是约定!”尹千寻慎重的点点头,“是一个山庄的哥哥给我的,他说……有一天他会用这个玉佩找到我然后带我去他们山庄做客!”

“噗!”

柳白鹭表示,师兄我真的不想笑但是我忍不住……

千寻你个傻瓜……那可不是请客那么简单的意思啊……

这么一看师兄还有好长一段路要走呢,柳白鹭没有丝毫同情心的,装模作样在心底为自家师兄流了那么一滴同情的泪。

【柒】

所以最后到底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

尹千寻有些茫然。

她再一次偷偷的看了身边安静喝酒的柳云笙,然后把碗里最后一点酒解决干净。

醉花酿真好喝,如果情况不这么迷就更好了。

来自天策的萧姐姐和她们解释,说里面那两个有私事要解决,一时半会儿可能没时间招待他们,于是就问他们想去哪里走走。

早就逛惯了扬州的千寻和叶逝影倒没什么好说的,柳白鹭看着天色临晚,提议几个人去看今天的花灯会。

结果就变成这样了。

萧姐姐说她一个老人家就不掺合小孩子们的私事,提着一坛酒就不知道上哪里去了;白鹭也少有的没拉着她,而是不怎么情愿的拖着叶逝影说是体验扬州的风土人情顺便去猜个灯谜啥的。

然后就变成她和柳云笙坐在这里了。

“这个时候……快要放灯了吧?”柳云笙突然说了一句。

把灯放进河里然后许愿吗……尹千寻想,那的确是很漂亮的景象,她很小的时候师兄带着她用大轻功飞到河边高处,然后看着整条河变成流动的光带,美丽非常。

“想不想放一个?”霸刀青年站起来,朝她伸手,“可以许愿的。”

许愿……

“可、可以吗?”

“恩。”柳云笙点了点头,将她的手握住,“一起吧。”

一起……她脸上微微有些发烧 却并不理解其中含义,只知道于她来说,柳云笙说这句话,和师兄还有叶逝影说出来,似乎有着不同的意义。

很多年以后,当尹千寻终于明白这个一起的别样意味还有某人玉佩根本就不是单纯请你做客的凭证什么的时候,她不由得感叹一句——都是套路。

得了吧千寻,你早就被套路了。

【捌】

最后柳云笙就看着小姑娘选了一个小兔子花灯,然后有些不好意思的问他要什么花灯。

他不想佛了尹千寻的兴致,于是就随便挑了一个简单的样式,然后两个人沿路又买了些吃的,边吃边看走到了河边。

已经有人陆续将花灯沿河放出,他刚想上前一步,就被她拉住。

“等一下啊!”她一脸认真,“好好考虑一下这一年的愿望再放出去哦!不然就改不了了!”

“我也就一个愿望。”他笑了笑,“千寻你呢?”

“我嘛……”尹千寻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一样笑了起来,“哎呀我知道啦!”

知道?

她噔噔噔跑过去,把花灯放进水中,然后看着它慢悠悠的飘远:“愿望是我们大家都能够心想事成!”

“……好像钻空子一样……”

“本来就是啊!”尹千寻狡黠的眨眨眼,“但我只许了一个愿望啊!”

“那……柳……柳大哥是什么愿望呢?”

“我吗?”他看着仰着头看他的少女,弯起了嘴角,“百转千寻,终有一见。”

【玖】

路还很长,至少现在,百转千寻,我终于还是找到你了。

如此,你便不会再缺席我剩下的日子了。

评论(10)
热度(8)

© 玥落无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