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其疾如风,其徐如林,侵掠如火,不动如山,难知如阴,动如雷震。

【男神x你】此心安处(韩文清篇)

@岸芷汀兰 -安济 来来来接好你的文【感觉最近文力不佳……不好意思可能不太好吃_(:з」∠)_】

那是梦境,你很清楚。

可还是会畏惧——那些睁大眼睛的人,他们躺在地上,他们头颅下献血蔓延……

你扣下了扳机,用一颗子弹。

you kill them.

梦中有人在你耳边无数次重复,用不同的语言重复着同样的话。

【你杀了他们。】

【hast du sie getötet.】

【Ты убил их.】

【너, 죽이지。】

无论他们是否无辜,他们都是你手上永远无法洗去的血迹。

看着他们的眼睛,这让你无法真正的入睡。

然后深陷于某种难以逃离的泥沼,直到那个声音穿透一切——

【齐云湾!】

像是被最有力的手握住。

————————————————————

再次睁开眼睛时,你发现自己被被子裹得严严实实的躺在床上——你记得最开始你应该是睡在窗户那个台子上的。

你的习惯,你一向喜欢那里。

但是总有人会把你搬回床上。

“我说过很多次,睡在那里容易着凉。”

热腾腾的牛奶被递到眼前,你迷迷瞪瞪地用两只手捂住温暖的杯身,然后发出一声满足的呼声。

“抱歉。”你喝了一口牛奶,小声的回应那人并不怎么严厉的指责,“习惯啦,老韩。”

韩文清坐在床边的椅子上,手里的平板正在播放这次比赛的视频——显然从他把你拎回床上开始他就一直坐在这里了。

“别闹。”面对你和往常一样的虚心接受拒不改正,他皱了皱眉,“你是不是又做噩梦了?”

不得不说韩文清在某些方面真的很难让人当着他的面撒谎,于是你看着他带着莫名威势的脸讪笑了一下:“啊哈,被发现了。”

总是做噩梦这件事,在两人还未成为恋人之前就已经不是秘密——那个时候韩文清已经因为你的噩梦操心过好几次了。

他看起来并不像是会在这类事情上照顾人的类型,于是最初相当笨拙,两个人闹了不少误会和笑话。

但时至今日,无论是把你从你习惯的窗台拎回被窝裹好还是醒来喝一杯热腾腾的牛奶,韩文清都已经相当熟练。

他很清楚自己没有办法在根本上帮助你,因为那本就是你热爱的工作,也是你的责任。

但就如你感觉的那样,他总是让你安心。

“没有必要害怕,这里是你家。”他伸出手,似乎是想揉揉你的脑袋,又因为觉得某种意义上的欠妥而收了回去,“你已经回家了,所以,一切安心。”

你捕捉到他脸上那不易察觉的别扭神色,忍不住就想笑,然后你就这么做了,并且还抓住他本来收回去的手,拉过来埋进被窝里。

“是啦,我知道了老韩!”

“这不是嘴上说说的事情。”

“没关系,有你在旁边就不是嘴上说说的事情了!”

“幼稚!”

“老韩你冷吗?你冷的话到被窝里来啊!”

“胡闹!”

这怎么是幼稚呢,你一边怂恿着他跟你裹一个被窝一边在心里微笑。

就像很早以前他们初次见面的时候,你从躺椅上睁开眼,看见他站在你旁边那样。

明明是陌生人,他的高大挺拔却让你没来由的感觉到安心。

曾经有人说【此心安处是吾乡。】

那么,于你来说,有韩文清的地方,便是让你【心安】的地方。

因此也就是,能够被定义为【家】的地方。

评论(4)
热度(43)

© 玥落无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