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特别大.鸽王.辣鸡.bg.第三人称.原创.活不下去.等死吧.锅

知乎体:求问,你们军人结婚是不是都很严肃啊?

北辰Polaris:


人物介绍


正文点头像查光影相随∠( ᐛ 」∠)_



ps:无逻辑无考据,不要带入现实,只是一个玩笑的前提而已。


一个尘埃落定后,小周喻队还有叶修从荣耀退役因为战略特招去考了国防毕业后任职北辰的设定。


知乎体的时间:喻队——总参谋长(大校)


                             小周——电子战负责人(上校)


                             叶修——北辰总负责人之一(少将)


X——叶修——醉卧沙场君莫笑


G——欧阳与归


Q——叶秋


S——苏沐橙


部队长——李陌云——云


副官——周泽楷——一枪穿云


N——齐楠


J——王杰希


Y——喻文州


C——蔺南初——南有乔木


H——韩文清


W——齐云湾


L——谢洛君


T——黄少天





匿名用户


不懂你们一个两个艾特我的原因所在……


但是既然来了,就说一句谢邀好了,毕竟作为在役军人,我还算是比较清楚军婚这个定义的。


军婚这个事情怎么说呢,说麻烦是真的麻烦。普通人结婚民政局领证完事,我们部队就比较倒霉了,还要上报审批,交各种材料,虽然说时间不会很长,但不管怎么地,肯定是不能像热恋小情侣那样来个突发奇想闪电结婚。


但你要说和军人结婚很严肃的话,那就不一定了,主观还是看人吧,如果双方性格都比较沉稳的话平平淡淡也就过去了。


性格风风火火一点也没关系,结婚吗,军人们性格豪放一点激动一些,很自然的感情流露其实也不算少见。


所以最怕的不是风风火火,而是疯疯癫癫。


主要是最近我身边还真发生了点和军婚有关的事情,所以正好给题主你举个例子。


提示一下,反面教材,别学,真的别学。


我一个关系很好的战友,性格特别妖艳贱货那种,耍流氓信手拈来,大概属于看起来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风流浪子——是的,看起来,因为这货其实是个相当外热内冷的人,跟异性调情大多是不带真心的。


当然,不是说他渣,他也就是看起来轻浮,其实很把握度的,执行任务也是老资历了,经验老道,是我身边非常可靠的搭档。


事先声明,我直他也直,所以不是gay。


反正某天他栽在了一个妹子手里,具体过程不说了,结果就是他和那个妹子修成正果了,手也牵了,嘴也亲了,恩爱也秀了,床也滚了。


重点是最后那个,我不重复第二遍。某人说他当时情之所至,所以——没带tao,然后人家妹子也不是安全期。


啊,很好猜,这货运气很好一发入魂,虽然当时他并不知道。


坏就坏在他不知道就算了,第二天我们部队长不由分说把他塞进了出长期任务的飞机,全程保密不能和任何人际关系对象通话。


哦,部队长给了我战友半个小时和他的女朋友道别,结果一去就是六个月。


六个月,够一个胚胎把人姑娘肚子变大了——这里提一句姑娘工作,不能细说,是国家机关,反正不管怎么样休产假肯定得休,但未婚先孕事关风纪问题,结果那边机关负责人一通电话就敲到我们驻地来了。


举报我战友把姑娘肚子搞大了还不负责。


真冤,这个真的冤,然鹅我战友还在任务期间压根不知道这事儿,部队长也没办法说他出任务,因为有保密协议嘛,最终只能以我们会尽快处理此事作为拖延借口。


ps:虽然部队长其实说的是我会宰了这小兔崽子杀一儆百。


果然这个真是我战友最冤的一次了没有之一。


本着多年战友的情分,他任务结束的当天晚上打算回驻地的时候,我偷偷把事情来龙去脉给说了。


好家伙,看起来老神在在流氓耍得面不改色一个人,连夜让直升机飞行员改了航线,第二天中午到了他女朋友工作的城市,在他女朋友负责人眼皮底下抢了人抱着冲进了市里的民政局——场面一度非常劲爆,听说那边的负责人气的吞了好几颗速效救心丸,然后拉了电话就拨我们部队长要兴师问罪。


可惜部队长早有准备,直接把她副官推到电话边上,比起部队长一张开了口就逼得人打她的一张嘴,副官这人可以说是哪怕在我们部队里都找不出他这样八竿子打不出半个屁来的人。


顺便说一句,部队长和副官是夫妻。


恩,互补嘛。


负责人被副官无意间气的半死,不过毕竟是个误会,解释清楚就OK了嘛。


该领的结婚证照样领,该休的产假照样休,皆大欢喜结局完美。


然后部队长不知道咋地突然就开始和一个老人家一样回忆过往——就说到了一件同样是部队里前辈领证的故事。


不如说是糗事。


因为说完了之后被说的前辈作为报复把部队长结婚的照片给发出来了,这个咱们先按下不讲。


我们部队属于那种精英部队,具体在哪里什么的我就不说了,就说一句,我们这里的前辈们,包括部队长,拉出去个顶个都是精英中的精英。


描述一下就是刀山火海走过一遭活着回来还吹口哨的那类。


说他们变态都抬举他们,要不是这帮人价值观正的可以,早就成立反社会组织变成恐怖分子了。


自然,任务什么的,危险系数肯定也会高上几倍。


我那位前辈的丈夫是我另一个前辈,不算是典型的前线,属于指挥和参谋类,反正是个非常厉害运筹帷幄的战术大师,只要有他坐镇指挥的任务,就算会出些岔子,也绝对不会出现特别难以挽回的状况。


啊,感觉这样会混掉......我就把前辈代称G,G的丈夫叫作X,最开始G前辈和X前辈都没想过那么早领证,主要原因是那阵子队里任务比较繁忙,打算等一切尘埃落定就去民政局,审批材料已经通过了,说是他们什么时候想结婚都没问题。


话说审批我记得是有时限要重新审的,不过因为两方都是军人还同部队,何况我们每次出完任务回来本来就要政审,所以时限这个其实不需要特别在意。


但是夫妻不能出现在同一任务影响判断这个规则还是要遵循的,结果又一次X前辈出任务,本来他在临时指挥部,结果指挥部不知道怎么被发现了,X前辈受了伤,大概是那种其实没什么但看起来真的吓死人,而G前辈这人因为对这些比较有心里阴影,结果就【不知道中了什么邪】(部队长说的)过了几天X前辈好转后抱着人就冲进了最近的民政局。


是的,就是G前辈抱着X前辈,X前辈伤到了腿嘛,不能自己走动,结果一路被G前辈抱进民政局,一路上破天荒头一次的相当懵逼全程我是谁我在哪我在干什么——毕竟他本来才是那个经常让人懵逼的,然后一个结婚证件照照得眼神飘忽表情茫然,被部队长嘲笑到现在。


总的来说这也算是G前辈重视X前辈的证明吧,特别是像我们这样说不定哪天阴沟里翻船人就没了的职业,如果可以的话在活着的时候肯定要拼尽全力按照自己的心愿而活啊。


部队长这句话并不是没有道理的。


————————————————————————


那个等一下你们怎么好奇心这么重。


知道的越多死得越快这个道理你们难不成还要亲身体会一下吗.......


好吧既然你们这么不怕死——反正也是无伤大雅的事情,我就继续说一点吧?


我看你们大部分人都想听婚礼现场?仔细想想这个方面的趣事的确很多,虽然我是一枚单身狗,但前辈们的婚礼我几乎都有参加过来着。


着装的话大部分都会选择军装来着,非军队的恋人的话会选择西装或者职业专用的服装比如队服什么的。


说到这个就不得不说我们部队长和副官前辈,副官前辈真的是个衣架子,穿军装帅到随便抓拍一张都能上杂志封面。


但本人比较不太爱说话,不过脾气也是队里出了名的好,我们后辈刚入队的时候都仰仗他照顾,无伤大雅的一些事情他都会在部队长面前替我们兜着,被我们亲切称为队里老父亲之一,虽然明明看起来一点也不老。


说是很照顾我们,但副官前辈在自己私人的事情会显得非常呆卡萌,俗称天然呆,婚礼当天新郎新娘到台上祝词,可能是因为不善言辞也不知道该在台上说什么,作为新郎官的副官前辈呆呆站在台下不说话,结果被部队长无奈拉着上台,绊到台阶上还差点摔了一跤,部队长为了扶他自己摔了,场面一度十分尴尬,不过好在部队长和副官前辈之前也经历过那么多风浪,也不可能因为这个就离婚吧,结果部队长这人躺在地上伸手说要副官前辈亲一下才起来,然后副官前辈点了头就去亲她,可以说是相当甜了。


至于G前辈和X前辈,这两没什么好说的,X前辈这人三杯倒,没闹出什么乱子,喝到第三桌就挂了,剩下一路全是被G前辈背着拖着挂着敬完的酒。


X前辈有个双胞胎弟弟Q,Q也是我们队的前辈,比X前辈晚结婚,反正因为有X前辈这个前车之鉴——因为Q前辈也是三杯倒,所以那场婚礼敬酒这一环是没了,而且Q前辈妻子S小姐不是军中人,又加上家里人很早就过了也没别的亲人,所以那场婚礼没有七大姑八大姨的掣肘,非常轻松,轻松到最后这帮人互扔奶油蛋糕,反正过程视频现在人手一份,放出来各个都是要晚节不保的操作。


因为形象问题影响婚礼的也有那么几个,首先要说就是N前辈,N前辈的丈夫怎么说呢,有点两只眼睛不对称,其实不特别去注意的话没什么,真的没什么,坏就坏在他们请了个强迫症化妆师。


反正化妆师要求N前辈的丈夫J先生必须把他略大的那一只眼睛眯一点,导致整场婚礼J先生眼皮都在抽动,虽然没有亲身体会,但我觉得那个感觉真的很绝望,何况身边N前辈不仅不心疼他还一个劲儿憋笑......


另一个是我们队里的老父亲组之二Y前辈,Y前辈和X前辈都是指挥参谋那边的,就因为穿军装的时候好像仪容方面出了点问题,难得结婚嘛,向来稳重的Y前辈一个没注意到,被他那个以严肃和脾气火爆著称的国防生导师拖到厕所门口,老爷子一边给他扣风纪扣一边说他教的都被Y前辈塞回娘肚子里去了是吧,反正说教说了半个小时,司仪站在台上都要哭了。


幸好老爷子还记得是他学生的婚礼,说得满足了就放Y前辈走了,结果Y前辈妻子,我们队里医务处的C前辈因为Y前辈迟迟不到在台上给人普及性知识。


可以说是我听过最好玩的性知识普及课了,C前辈真的很适合当老师呢。


最后一个是W前辈的恋人H先生,H先生哪点都好,就是......脸凶了一点。


这个凶属于那种,你看到他的那一瞬间你就不由自主为了自己生命安全着想把钱包教到他手上。


虽然H先生真的不是外表看起来那个样子的(笑cry),但尴尬的是,收份子钱的时候,经常会出现不小心把钱包交上来的,也是很强了。


啊,还漏了一对,L前辈,和她的丈夫T先生,'T先生话多的属性即便是我们这些L前辈的同僚战友都深有体会,深有体会到什么地步呢。


我就这么说吧,T先生是唯一一个婚礼祝词上因为话太多被新娘拖下去的新郎官。


恩,足以证明他到底多爱说话,简直一个人顶两,或许不仅仅是顶俩。


最后我来扣个题,军人结婚严肃还好,风风火火正常,最怕的不是风风火火,是疯疯癫癫。


Zero.


你完了,S小姐刷到你写的知乎然后给Q前辈看了。


一枪穿云


.......


醉卧沙场君莫笑


......看起来最近我给你们写的训练案太少了啊。


匿名用户


.......握草X前辈我错了你大人有大量冷静一点!


云.


别想了我现在在去你宿舍的路上


匿名用户


......@zero.


Zero


???!


匿名用户


记得陪老婆休完产假回来替我收尸。


南有乔木


呵,收尸?骨灰我都给你撒河里去。

评论
热度(41)
  1. 麻黄汤中用桂枝北辰Polaris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欺师灭祖弑师弑徒
    最怕是疯疯癫癫
  2. 玥落无声北辰Polaris 转载了此文字

© 玥落无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