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不懂拉倒,爱看不看

【全职bg/哨向paro】归于星辰(周泽楷x原创女主)

诈尸,诈尸

北辰Polaris:

chapter.00




ps:星际+哨向paro




原女bg,设定看文章最后私设,日常求红心蓝手评论谢谢大家




主题bgm推荐:全知全能ノ樹
















 


很多时候人是没法逃避的,叶秋。


 


有些事情没时间让你选,因为根本没得选,哪怕是这条路通到地狱的最深处去,你他妈都得拼尽全力在那条路上奔跑。


 


因为你打从心里清清楚楚的明白,那是你该做的,也是只有你能做的事情。


 


我找不到第二个比自己更合适的人选了,所以我对自己说,不要犹豫了,上吧。


 


即便这一步走出去,这一刀挥下去,就再也回不了头了。


 


可有什么办法呢?


 


那个时候本来就已经无路可退了。


 


所以结果到最后,我除了杀人,谁都救不了,所以也谁都没得救——


 


——包括我自己,谁都没有得救。


 


                                                


 


 ——李玥落


 


 


 


 


 


林羽飞又一次做了那个梦。


 


梦里是幼时她曾经最绝望的场景,可怖的虫群遮蔽了记忆中原本湛蓝的天空,四周是混乱的人群。


 


所有人都在奔跑,想要逃避那被吞噬殆尽的可怖终局。


 


可在那过于庞大的异形军队面前,这点微弱的希望终将逃不过被碾碎成齑粉的命运。


 


惨叫声从远处此起彼伏地递进过来,被吃掉,或者即将被吃掉的受害者们发出绝望而痛苦的哀嚎,同时传进耳中的,还有那些死者们未能说出口的絮语。


 


不想死啊......


 


好痛,好痛好痛好痛!


 


不要!不要啊!


 


那些声音宛如深渊里的呼唤,要将年幼的女孩拉进他们所处的地狱里去。


 


她捂着耳朵蹲下身,爸爸妈妈被人流冲散,她慌乱地不知如何是好,没有人会注意到一个女孩的不同寻常,所有人都在拼尽全力的希望自己能够活下去,于是当她再一次抬头时,看到的是庞大而恐怖的身躯。


 


有着无数腿肢的怪物在她面前站立,它的嘴颚中还叼着不知从何而来的断臂,犹然新鲜的血迹正在一滴一滴地落下,打在它和女孩中间的一小片空地上,积下一片刺目的红色。


 


死亡扼住了纤弱女孩的命运,将要以最残忍的方式收割稚嫩的生命。


 


但下一刻,银灰的战刀阻碍了死神的步伐,锐利的刀刃自上而下切开了它的头颅,那庞然的恶鬼轰然倒下,露出身后漆黑涂装的身影。


 


背后推进器的轰鸣低沉而有力,拥有一双赤红光学镜的黑色钢铁巨人挥动手中战刀,如东方神话中怒睁双目的不动明王,持慧剑将四周一切代表恶念的鬼魅魍魉尽皆斩于剑下


 


她呆呆地望着那个威严的身影,心想眼前所见或许就是母亲曾说过的救世神明。


 


漆黑的人形机甲右边的肩部模块上印着联邦的剑刃天秤,左肩上则是代表其部队番号的赤炎猛虎——即便身为帝国人,林羽飞也知道其代表的含义,联邦第四空降机甲军团,番号霸图,是经常与帝国军交锋的王牌部队。


 


是本应该与作为帝国人的她为敌的存在。


 


可面对帝国领地的帝国女孩,联邦所属的机甲却将刀刃收进了背后的支架中,然后,它蹲下身,向着女孩伸出了巨大的手掌。


 


林羽飞心里清楚,或许身为帝国人,她应该对联邦的施舍不屑一顾,但作为一个孤身一人的女孩,她只知道面前的巨人是能够守护她的神明。


 


她站上了钢铁的掌心。


 


【坐稳了。】可能是因为扩音器在战斗中无意间被破坏的缘故,机师的音色带着杂音辨不分明,但她依然能感觉到令人安心的暖意,【这可不是去幼儿园的车啊,小妹妹。】


 


没来由地,林羽飞想,联邦的驾驶员阁下,是个温柔的人啊。


 


这样想着,她抬起头,暗暗记下了机甲左肩霸图团徽之下不易察觉的那个——北斗七星中破军的纹样。


 


 


 








 


 


 


 


 


民用穿梭机的机舱隔间内一片静谧。


 


当林羽飞从睡梦中睁开眼的时候,她的教官正在一片黑暗中低着头,在她身边翻着手中的便携式光脑。


 


“醒了?”在完全没有抬头的情况下,黑发女人就已经精确捕捉了学生的状态,“离到达射手座(Sagittarius)卫星还有两个小时,要困的话你还可以再睡一会儿。”


 


刚醒来的时候脑子有点浑浑噩噩的,林羽飞下意识地在座位上直起了身子,感觉身上有什么东西滑下去了一些,于是低下头看了一眼。


 


是眼熟的黑色风衣外套,主人就是她身边的师长,想必是她睡着时对方替她盖上的。


 


虽然教官外表看上去大大咧咧,但是却意外会照顾人,这已经不不是身为学生的自己第一次在心里发出这样的感慨了,不过倘若要说出口的话一定会被本人嬉笑一番然后狠揉一把脑袋,重新打理头发太费时间了,于是林羽飞决定暗地里夸她就好,多一分怕她骄傲。


 


一时间没想到什么话题,于是她转头看向窗外,特意挑靠窗的位置时就打着算盘要看看外面宇宙中的繁星,那些在一片漆黑中微弱而坚定地闪烁着的星光是她最喜欢的景色。


 


她看着窗户上显示的经纬刻度,在心中默默辨认着眼中所见星辰的名字,却在眼神移到某一颗闪耀的星子的时候突然压低声音惊呼了起来。


 


“教官,是北斗七诶!”


 


被学生猛地扯过来的教官一双褐瞳有些茫然地看了一眼窗户上显示器的数值,然后不咸不淡地哦了一声:“大熊座η啊。”


 


“什么啊是破军啦!”林羽飞不满地扯着教官纠正。


 


反正大熊座η也对啊,还可以叫摇光呢......面对鼓着脸的学生女人翻了个白眼,不过最终还是在少女的眼神攻势下举手投降。


 


好吧,破军就破军吧。她这样说着,又拿起了手里的光脑。


 


而她褐发碧眸的学生只是呆呆地望着那颗渐渐远去的星辰,过了一会儿才听她突然开口问道:“教官,霸图军团真的没有和破军有关的驾驶员吗?”


 


女人乐了:“不是吧,咱们联邦军队的都市传说连在帝国的小姑娘都知道了吗,那个是吓唬人的啦吓唬人的。”


 


“才不是吓唬人的!”不知是话里哪个字眼戳了小姑娘的逆鳞,对方突然倔强地反驳了起来,“破军什么的,才不是吓唬人的,我明明......”


 


“.......明明见过的呀。”她的声音逐渐小了下去。


 


大概是因为遇到过太多这样的否认了吧?教官看着低着头神情沮丧的学生心想,自这几年来帝国与联邦关系渐缓,除了过去约定俗成的军校模拟竞赛以外,其他各种各样的方面也开始有了崭新的交流渠道,无论是商业贸易,教育军事都有了长足的进步空间,而这一切都是为了对抗十年前在交战的帝国和联邦双方眼前猝不及防出现的名为‘虫族’的敌人。


 


她的学生就是两年前从帝国皇家军校那边递交申请来到联邦第四军校的交换生。


 


明明不仅仅是来自帝国最高级的军事学府,甚至还是个等级测定为A级的向导,却选择在坐落于偏远边境星球的联邦第四军校当交换生,老实说最开始她也没搞明白帝国小姑娘脑袋里装的是什么。


 


结果第一天自我介绍的时候,这个看起来腼腆柔软的小姑娘却一脸认真的在自我介绍中说。


 


【我来到这里,希望能够找到‘破军’。】


 


虽然联邦第四军校所属边境星球温斯顿也是联邦霸图军团总指挥部没有错啦......但是啊......‘破军’这种东西......该怎么说呢?


 


不由自主在脑海中浮现的,是昔日如血般的残阳,和眼前的数不尽的机甲残骸,还有从驾驶舱里拔出的,沾满鲜血的近战长刀——


 


——不过是过去式罢了,为什么还要去寻找呢,已经不必再去寻找的,过去的残影。


 


此身已陷入阿鼻地狱,退无可退,也绝不回头。


 


手上沾满战友鲜血的人已经不配再被称作破军了啊,明明早已经下定决心了,但是——


 


果然,说什么我都不擅长教育小孩子。女人想着,突然伸出手,狠狠地揉乱学生的褐发。


 


“好啦!”她听见自己用一如既往随意地声线说道,“虽然说是都市传说,不过和‘破军’有关也不止都市传说吧,这次实践作业搞定以后我托人帮你问问怎么样?”


 


“真的吗教官!”刚刚还蔫巴巴的林羽飞猛地直起了上半身,“你可不许骗人!”


 


“放心放心。”教官笑着摆摆手,“我什么时候骗过你了?”


 


 


 


别啊,李陌云。


 


心底有一个声音轻轻地叹了口气。


 


坐在这里的你本身,不就是骗了她吗?


 


 


 


 












 


 


 


【关于虫族入侵的事情,要说的也就这么多了,小周你那边多注意一点,如果喻文州的猜测没错的话,它们最近可能会出现在‘人马’的附近。】


 


“我明白。”一身灰底金边军装的年轻上将点了点头,简短地回答,“叶前辈。”


 


通讯那头的帝国元帅抬手捏了捏鼻梁,显然之前和蓝雨会师与虫族展开拉锯战消耗了他不少精力——就算是被帝国奉为斗神的叶修叶元帅,也不可能真如民众所愿是铁打的金刚。


 


【幸好联邦那边支撑的够久,赶过去的时候还没让虫族把底盘全占了。】叶修感叹道,【应该说不愧是老韩手下的兵吗,一个两个都凶得很啊。】


 


这句老韩所代指的自然是联邦霸图军团的军团长韩文清上将,在帝国还与联邦交火时和叶修就有宿敌之称,如今虽然各自势力都已经停战,但见了面互相呛声甚至偶尔来个擦枪走火还是少不了的。


 


正在这时,不知从何处飞来一只雪白的大鸟,轻车熟路地落在了上将的肩头,然后毫不客气地挥起翅膀扇了他一脸。


 


上将叹了口气,在通讯里元帅阁下毫不客气的笑声中戳了戳大鸟的脑袋算是警告,不过显然对方并不领情,自顾自地低下头用嘴梳理身上的羽毛。


 


【哎,还是和以前一样脾气很大啊,穿云这家伙。】叶修饶有兴趣地道,【我还记得呢,他上次在黄少天头上撒尿的事情。】


 


“.....太吵了。”想到这事上将也只能苦笑,“会去道歉。”


 


【别呀小周,这不是正好让黄少将清楚认识一下自己已经吵到连鸟都烦他了吗,道什么歉,他真找你麻烦有哥罩着你呢,再不济陛下还真能让你们两打起来?】


 


“叶统领。”上将默默地提醒,叶前辈你这样跳会被你爹拖出去揍的。


 


不过叶帅天不怕地不怕怎么会怕他爹,就听他轻笑一声:【你别说出去不就是了嘛小周。】


 


好吧,再说下去又要和他上同一条贼船了,周上将暗自吐槽,不过意外的是叶元帅这次没有继续他的拖人下水,反倒是想起什么似的问道:【说起来最近是不是轮到你去‘相亲’了?】


 


一听到帝国将军们约定俗成暗指的‘相亲’二字,周上将一张俊脸面露苦相,最后只能蹦出两个字:“别提。”


 


【你别拒绝得太勤了,偶尔露出点模棱两可的意思来,给他们点甜头尝尝就是。】另一个被‘相亲’的大头乐得向后辈支招,【要是那边带来的哨兵还算懂事,做个精神疏导给他们看着也不是不可以,反正又不是说做了精神疏导就一定得结合。】


 


“不行。”后辈摇摇头,“穿云.....会闹。”


 


【倒是忘了你们家穿云不仅脾气大嘴也挑的事情了。】叶元帅敲了跟烟点上,【......怎么跟我家君莫笑似的,尝到了好的,比人家档次低就不乐意了。】


 


上将有些疑惑地歪了歪头,不过叶修显然没打算多谈,只是摆了摆手:【算了,你要是不愿意,我和陛下在那边尽量帮你拖着。】


 


一听劳什子‘相亲’可以缓缓,向来寡言少语的周上将眼睛都亮起来了,叶修咬着烟抽了一口,接着又说:【不过虫族的事情你一定要注意,我记得好像还有个麻烦也在你们附近,是最近闹得很凶的星际海盗吧?】


 


上将点了点头。


 


叶修收敛了满脸的随意,面容微凝:【之前虫族预测的数量可不比我和文州遇到的少,无论如何一定要打起万分的精神,周泽楷上将,你所管辖的可是我们帝国最古老坚固的要塞星,千万不要让射手座(Sagittarius)之名蒙羞。】


 


“我明白。”帝国轮回军团的军团长,周泽楷上将同样回以了严肃认真的答复,“如果败了,提头来见。”


 


【军令状我记下了,祝武运昌隆,上将。】


 


 


 


 


 


 


 


 


 


 


私设科普


 


虫族


 


正文开始九年前突然从虫洞中出现的种族,身形庞大种类繁多,无法交流。


 


大多以群体活动,每个群体的核心为【女王】,被赋予代号omega。


 


没有独立思考的能力,似乎是群体思维连接由核心操纵的物种。


 


无理由无条件攻击人类,一般虫族以人类为食,占领星球后【女王】会夺取【地心】作为生产时期的重要养分。


 


赤炎猛虎


 


联邦霸图军团团徽


 


北辰与‘破军’:


 


是联邦军队乃至帝国都有的,所谓都市传闻,传说是在联邦与帝国战斗的后期,联邦军部某种意义上王牌中的王牌【ace of ace】的七人(?),其中以‘破军’在各种传言中非常出彩,以堪称常人难以企及的高机动性和与教科书里机甲实操对着干的双刀流闻名。


 


事实上那段时间因为虫族侵扰导致各部门极度混乱,所以当时本就因为某些事情销声匿迹的北辰与‘破军’更加变成了查无此人。


 


到底是不是传闻呢?果然还是要看之后才能揭晓吧。


 


联邦第四军校:


 


联邦综合类军校,生源直属于联邦霸图军团,所在地为联邦边境星之一的温斯顿。


 


此章中出现的林羽飞为军史专业学生。


 


帝国皇家军校


 


帝国综合类军校之首,是帝国少有不以出生来进行学生录取的学校,也因此能者辈出,帝国现如今几位名将大多都出于此校。


 


‘相亲’


 


有关帝国将军们一直对此极其排斥的活动,大概可以称之为联谊也不为过,是帝国的议会和教廷联手为了牵制皇室和军部所提议的活动。


 


无非就是让适龄的贵族家向导或者哨兵与帝国将军们进行匹配,同时借用教廷【掌管】着帝国【塔】系统的权力对将军们自由与不在匹配名单上的哨向相处进行管控,按照蓝雨军团黄少天少将的说法,此行为之无耻下流是他平生仅见(此处省略多出来的无数废话)


 


射手座(Sagittarius)


 


帝国边境最古老的,以十二星座为代号的军事要塞中依旧是最古老的那个,其中自帝国开国以来发生过著名战役无数,历史中这座要塞第一位统率者是当年开国女皇的专属向导,同时也是当时帝国元帅手下四名将之中最神秘的那一位。


 


 


关于作者的自我检讨:


 


感觉在发表之后不逼逼一下大概会很不安。


 


距离我写第一版全职大概有整整两年了,我是2016年十月开始动笔写这个设定最初的故事,也是哨向pa不过当时没加星际。


 


一直以来都很不成熟,却又一直放不下这个设定,不如说放不下自己的女儿和我自己当时构想的和小周的那段感情。


 


大概我是个长情的渣女吧,所以在此之后为了这个设定写过原著的现代pa尝试过hp,又翻了好几次墙,结果在2018 年的今天又滚回了原地。


 


大概是因为回家看到了自己的大纲,猛然想到了初心吧。


 


看过我文的人都知道我是个多么糟糕的咕咕王,在这里感谢很多人,蠢徒弟安济 @麻黄汤中用桂枝 ,被安济拖进坑的秋邑 @秋小邑 ,时不时鼓励我的ida @Ida's Dream ,甚至是从晋江我瞎金宝乱写追过来的阿君 @君重琅 ,还有很多很多评论过我的读者,感觉我真是个丢脸的家伙,不好意思艾特所有人,怕给你们添麻烦,所以就艾特几个看透我咕咕本质还天天听我脑洞的几位吧。


 


大家都很喜欢阿云,我也替我女儿感谢各位的喜欢,也很抱歉这两年我其实一直在辜负你们的厚爱。


 


想讲讲阿云,阿云的设定非常非主流,不是个软萌的姑娘,也不是那种温柔又坚强的姑娘,至少看起来她并不温柔,甚至有些男孩子的粗暴大大咧咧,但是她又是成熟的,像个大姐姐一样,她的身上集合了我太多的东西,我心目中的军人,我所羡慕的那种人,我尊敬的,想要成为的那种人,虽然有很多差距。


 


虽然在这个过程中我磕磕绊绊做了很多混账事情,但我觉得阿云是在和我一起成长的,她从最开始的幻想变得立体,如今却已经成为了我想要成为的人。


 


我想像她那样有担当,想要像她那样爽朗坚强,想要像她那样,有始有终。


 


我也想要给她一个,能够落笔终结能让别人所知晓的结局,而不是在我的脑中。


 


我想我还是和以前一样,写文的时候带着困惑,不知道自己能走到哪里,写第一章的时候出乎意料磕绊的不行,明明前天就已经开了个头,到今天晚上才打乱重来终于落笔。


 


但我怕还是想要试一试,大概是因为我要考研了,可我却时常疑惑我到底能不能坚持一件事到最后,于是我还是决定将这篇文发出来,告诉自己不要给自己留下退路。


 


我要对我的女儿负责,所以我要拼尽全力一次。


 


这大概也是我对自己是否能坚持开始写下的答案。


 


————————————————————————————————


 


 


好了严肃的语无伦次了半天这里回到原来的傻逼阿锅,说一下这篇文的更新频率,因为考研所以不可能日更,而且日更我发现质量不太好,很多细节后来一想我还要后悔,所以我决定慢一点,一般情况下更新间隔不会超过一个礼拜,如果超过,我会提前说,大家扫文的时候点头像看我公告就好了。


 


顺便,我也想看评论啊诸君!评论是个好东西啊!你陪我唠嗑也行啊!我肯定不会比黄少天更烦的说不定你们看到啥或者想到啥我没想到的梗我就用了呢!【你】


 


(当然,文明评论,如果捉虫或者讨论逻辑我可以接受但希望语气不要冲不要吵架,要是真的完全不接受设定您就别看,我也不是什么大手,自娱自乐,不负初心而已。)


 


好了今天更新就到这里,咱们几天后再见啦(挨揍)



评论(1)
热度(40)
  1. 玥落无声北辰Polaris 转载了此文字
    诈尸,诈尸

© 玥落无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