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其疾如风,其徐如林,侵掠如火,不动如山,难知如阴,动如雷震。

【苍策】盲枪

章二


有私设有私设有私设

男主出场贼晚【下章正式上线】



那些血与火都深埋在她心中,它们让她沉默不言,亦让她锐不可当。

——————————————————

李玥落眼睛看不清东西,所以自然也很难分清楚很精准的时间。

但好在天策府有更鼓,隔着时间敲,最开始她只能听着声音辨出是几更,后来渐渐的大致也能感觉到更与更之间的时限。

不过再细就难说了。

五更鼓响时她恰好醒来,于是摸索着从榻上坐起。

眼前一片漆黑,她小心翼翼的跨过身边的幽雨,然后赤着脚站在地上,循着记忆找她的靴子。

接着靴子就自动碰到了她的脚尖,她听见徒弟迷迷糊糊地嘟哝了一声师父——是她把鞋子推过来的。

李玥落本不想这么早叫醒她。但见她醒了,便拍了拍小姑娘,示意她可以起床了。

师徒两个人有条不紊的将昨晚就打包好的行李再整理一番,幽雨现在的身高暂时还够不到洗漱架上的盆子,于是李玥落就随着女孩的指引拿着布巾在盆子里打湿拧干后交到她手里,待小姑娘擦脸时她也用冰冷的水将自己给拍清醒,随便用手背抹了把脸以后她把头发随意扎了一下,接着就听见门口传来敲门声。

她想可能是师叔来催他们上路,就喊了一句稍等,先将小姑娘的毛巾在漱洗盆里洗了一下挂上架子,这才走过去摸着门框推开了门。

有点不大对头,她想。

因为她听到的呼吸,并不是从她头顶来的——因为师叔萧漠远比她高了至少一个头左右。

“该走了。”然后她就听见她师父的声音,“东西捡完了么?”

“……差不多了。”她犹豫片刻后憋出这么四个字。

邱玄恩了一声,便不再多言,只是静静地等着屋里两个徒弟徒孙拎着不多的东西出来了以后才开口:“追雷我帮你拜托给马商了,送到你师姐那里不成问题,还有,为什么不要马夫?”

“怕他把车驾沟里了。”

“……阿玥。”

“……好吧,因为太麻烦。”李玥落摊手,“这一路上鬼知道会遇到什么?马夫是不相干的人,跟我们两一起出事不大好吧?况且这不是还有幽雨么,她帮我看着路我驾车就好了。”

她听见邱玄的叹气声。

大抵所有的长辈们都是热爱叹气的,特别是要操心熊孩子和一堆大龄熊孩子的邱玄更是如此——在天策府跟着师父耳濡目染这么些年,她也很清楚她师父照顾人重感情的性格。

“没事的师父。”因此她又说了一句安慰的话,“我不是小孩子,有些事情自己会注意的。”

邱玄笑了一下:“你知道你这话可信度多少么?”

“我猜我在师父你心里大约可信度为负。”李玥落表示自己很有自知之明。

邱玄回了一句知道就好,伸手抓了她枪头的杆处,引着她往前走。

李玥落想像了一下这个画面,再结合她刚听到幽雨隐忍的笑声,觉得场面恐怕很尴尬,何况也不是不会走路,就别人看来被个外表比自己年轻七八岁的师父带着往前走倒让她看起来像个智障 。

她连忙叫了一句:“师父我……”

“抓稳,楼梯。”她师父一句话堵了她的嘴。

天策想我特么当然知道这里有楼梯不要你说但是……

贼特么,话又没说完。

“我记得你刚开始打算学着闭着眼睛走路的时候,十次有九次下这个楼梯是滚下来的。”邱玄淡淡地说着,“后来我和你两个师叔实在是看不下去了,要是见到你下来就会来抓着你的枪把你引下去。”

“可我不能总是靠你们引下去不是么……”李玥落嘟哝着回应,“因为很多时候你们都不可能恰好就在我旁边啊。”

“我知道,所以你晚上偷偷一个人跑到楼梯口闭着眼睛上下楼,也是怎么摔怎么来,第二天早上身上一片青紫你还和我说是睡觉乱滚撞的。”

“哦。”李玥落讪讪的点了点头,看样子自己这些小心思那个时候还是没能逃过师父的眼睛,他只是不说而已。

“有的时候我也想,倘若那时候我不托你去苗疆,或许很多事情都不会发生。”邱玄的语气带着些难言的苦意,“或许你现在也会和你希望的那样成为一个和你母亲一样独当一面的将领。”

“……师父,我很早就说过,阿娘是阿娘,我是我,不同的人终归是要走不同的路的。”李玥落晃了晃枪杆,“她的路也不怎么好不是么,执意生下我其实也不是什么值得的事情。”

“说什么胡话。”邱玄低喝一声,“你生下来对于母亲来说就是最值得的事,我说过的你都忘了吗?”

“我知道。”李玥落面无表情,“可我终究还是要这么做的,所以还是辜负了她的期望……也辜负了很多人的期望。”

邱玄突然有些说不出话来,李玥落看起来满不在乎可是其实什么都记在心里,就像她即便看不见了,很多事情也不用通过眼睛来感受,她还是能知道。

“嘛,现在说的再多也是为时尚早。”仿佛刚才只不过是邱玄的幻觉,天策又露出那个和往常一样的大大咧咧的笑容来,长枪已经不动声色从邱玄手中抽离出来,她点了点面前的楼梯,几步下到了他前面,随即转过头来看他,“哎,放心吧师父,再怎么样我也会努力回来的时候不缺胳膊少腿的。”

“毕竟还是不想看着你们难过啊。”

【即便最终还是要让你们难过的。】

扬州郊外某地

扬州的雨最近很少有停的时候。

天气也因此总是灰蒙蒙的,看着让人压抑不已。

青竹棍再次扫开那个扑过来的青色人影,女孩咬咬牙,稳住自己的守势,又对着那个人影喊了一句。

“武前辈!”

没有用,依然没有用,这一喊得到的回应唯有人影早已不似人类的嘶吼,也让女孩的心渐渐沉进了谷底。

那外表其实也早已算不上人了,青色皮肤和其上偶尔突出的紫黑经脉纹路,斑驳得让人觉得诡异。

力道也大的不似正常人。

她猛的侧身躲过对方迎面而来的一掌,那掌风带着恐怖的力道将她身边的山体击出极深的裂纹,几乎让女孩惊出一身冷汗,但她还是迅速稳住心神,青竹棍急点数下,借着那人应接不暇的状态抽身与人拉开距离。

在女孩记忆中,武前辈和她皆为丐帮弟子,两人交集不多,几次见面对方给她的映像都不错,性格爽朗大气,非常照顾后辈。

可如今……却被那奇怪病症折磨成这个不人不鬼的样子……

难道真的要……她痛苦的在心里想,像之前那几个一样么?这也太……

再试最后一次,她无声的对自己说道,最后一次,倘若还是无法唤醒面前同袍,也只能……让他解脱了。

青竹棍被反手收回身后,她将内力运至掌心,朝着扑过来的人就是一掌对了回去,紧接着丐帮之间连续不断的掌法在两人之间被双方使用出来,快的几乎让人看得眼花缭乱。

但明显,女孩能感觉对面同门掌法的迟钝,即便力道上加强了不止一个档次,但那种卡顿感实在是个不小的破绽,而对方完全没有发现这个致命的弱点,只是疯狂的攻击着她。

女孩眯着眼,硬抗下了几掌后,突然跃起,旋身就是一竹棍敲在人手腕上,即刻便猛扑过去接上一个膝击把人撞得仰面倒底,不给他爬起来的机会,她直接连人压了上去也一并压了上去,竹棍也顺理成章的卡在了对方脖颈处。

人还在挣扎,口里不停发出嘶哑的咆哮声,女孩皱着眉从酒罐子里掏出几个纸包来,不由分说就胡乱往人嘴里塞药——这些都是浩气的万花大夫们调出来的药,治标不治本,但至少还有些效果。

女孩之前一直都没能有这样的时机,如今遇见一个有可能清醒的便显得更加手忙脚乱。幸运的是,几剂药粉塞下去,对方居然还真的安静了下来。

“……小……伊?”

“武前辈!”被称作小伊的丐帮刚露出一个松了口气的笑容,就被暂时恢复清醒的同门抓住了腕子。

“……杀……杀了……我……”对方声音嘶哑,还带着一股不寻常的断断续续,“这些药……没……没用的……”

“可是!”

“没用……没用的……清醒……只是暂时的……”同门摇了摇头,满脸的决绝,“……有人能够操控……这次也是……”

“杀……了我,别让我再……给他们……”

女孩刚想说什么,一声尖利的箫声骤然在山野间响起,她立刻发现前辈的眼中清明开始时隐时现,而对方挣扎着朝她吼出一句。

“杀了我……!不要再犹豫了!!”

这句话说完,他就再一次嘶吼着伸出青色的手掐向小伊的脖颈。

但小伊被他之前那句话警醒,单手撑地一个后翻,惊险的躲开了那一下。

她猛地回头循声望向吹箫的方向,却看见一个紫衣满身银饰的小女孩站在一处低丘上,皮肤也是和她前辈一样的青色,而她身后,一个黑蓝衣袍的唐门沉默的站在那里,死气沉沉的,让人丝毫感觉不出他活着的气息。

“这个,可以做成一个不错的,对吧,阿诀?”女孩开口,音色有一种奇异的僵硬,“可惜,不是,阿玥,呢……”

不是浩气中人,小伊飞快的在心里想着,三面夹攻,还有精于暗杀的唐门……

恐怕没法全身而退……

但是……

她握紧了拳头,暗暗聚力。

强行突围倒也不是不可能……三个人的中枢,就是那个小姑娘……假如扰乱她的视线……想到这里,她已经一脚踏出,朝前辈拍出一掌的同时借力飞快踏上岩石堆,几个起落便朝那个紫衣女孩冲了过去。

可就在这时,她看见了那个唐门抽出了——

一把唐刀。

糟糕!小伊不得不张开手掌强行空手接白刃,虽然有丐帮内劲护住掌心,但凌厉的刀锋依然划破了一层皮。

失策了!她这样想着的同时强扭身形,另一掌却依然不顾一切的拍向女孩!

唐门手里的刀刃握在她手里,另一只手迅速取出了腰间的千机匣对准了她,可显然小伊那掌更快些,一掌打开了女孩的笛子不说,另一只手更是直接把人从低丘拍了下去。

对准心脏的弩箭因为唐门急心救小女孩的功夫偏离了几寸,射在了小伊肩上,她眼见着唐门跃下去救小女孩的功夫,一棍子点上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扑过来的,恐怕再也无法清醒的前辈。

然后她闭上眼,手腕猛一用力,竹棍化作锋利的刃,将其当胸穿透。

鲜血飞溅在她脸上,小伊深吸了一口气,只能低头帮前辈合上双眼,慌乱中迅速记了一下地形,便跌跌撞撞的运起轻功几个起落便消失在了山丘后的树林里。

而她并不知道,与此同时,摔下去的小女孩在唐门有些机械的帮助下像个没事的人一样站起来,低头拍了拍裙子上的灰尘。

“跑了,么?”她低声喃喃着,突然流下泪来,“跑了,真好,不是吗,真好,这样,就,不用,伤害,了。”

“对吧,阿诀?”

唐门沉默着,没有回答女孩的话。

而女孩也似乎并没有期待他的回答。

————————————————

嘚吧嘚吧的马蹄声在这条幽静种带着些诡异的林间小道上响个不停。

林幽雨坐在马车前晃着腿,而李玥落在她旁边不紧不慢的驾着马车。

“要右拐了师父。”小姑娘撑着脸百无聊赖的提醒着。

李玥落应了一声,娴熟的扯着马缰在恰当的时候右转,如果不是眼前系着个云幕遮,大概没人能发现这个驾车人是个瞎子。

“师父,我们还有多久能到啊?”

“你看看旁边有没有一棵特别粗的树?大概四个人才能抱着的那种?”李玥落想了想,“我估摸着从早上到现在有三四个时辰了,应该是到了。”

林幽雨张望了一下,一会儿便看见了她师父说的那棵树:“哇,好大!”

那参天的巨树隐藏在其他立在它之前和它的隔着一段距离的重重树影中,但依然因她的粗壮挺拔而格外引人注目,她的根部繁错的扎在身下的泥土里,为她的生存提供着足以支撑她的养份。

“一般这样的树周围都是比较空旷的。”李玥落淡淡地说,“因为它要吸取更多的养分来帮助自己生长,于是弱肉强食,争不过它的大概都已经死去了……然后渐渐化成养料继续被她吞噬让她越长越粗壮。”

“这样……”林幽雨默默把脑袋缩了回来,“师父你这么一说我又觉得有点可怕了。”

“只是想告诉你生在这世上就是这样的。”听出了女孩的抱怨,李玥落腾出一只手来摸了摸她的头,“弱肉强食,胜利或者失败,生存亦或是死亡……面对这些你只有一个选择,那就是向前。”

就像是在战场上要么在前进中死亡,要么踏着同伴的死亡前进。

“但是如果自己选择被淘汰呢?”林幽雨小声问道,“那是个很艰难的选择吧?”

“……有人和我讲那样的人是胆小鬼,但我不同意这个观点,就和他打了一架。”李玥落甩开马鞭抽在马背上,“我输了。”

“不过我还是不服啊。”她突然笑了起来,“因为我跟你想得一样,去成为那个生存下来的必定艰难,但选择放弃的也不是懦夫,相反,或许他们会更伟大些。”

“……那师父是为了什么呢?”

天策许久没有回答她,就在她以为对方恐怕不会回答自己的时候,她才开口。

“我吗?”远处渐渐能看到亮光和渐宽的道路,那些光打在她脸上身上,让她看起来朦胧而虚幻,“我只是个……”

她说了几个字,但声音有些小,被滚压进车轮碾着树叶的咔擦声和它本身滚动的轱辘声和马蹄声中,不甚清晰。

“什么?”林幽雨问。

“……哎呀,都是还没定论的事情。”天策没有再重复,只是出其不意的猛按住她的脑袋往下一压,“小孩子想那么多干什么,这样会变成老太婆的。”

转移话题真的是弱爆了,林幽雨愤然在心中吐槽,刚想反驳,视线中却有什么东西一晃而过。

那棵树?!

之前只看着巨树的侧面所以没有什么,但是这样回过头去看时,正面的树根正好围出一块空地来,比她年长些的女孩窝在那里,肩膀上的暗红分明是血污!

“师父停车!”

“怎么了?”

“那棵树那里有人!”

“哈?”李玥落一扯缰绳,另一只手已经握上吞虹的枪杆,“尸人吗?”

“是正常人……应该……”林幽雨不等马车停稳就跳了下来,“我看她肩膀好像受伤了。”

不过她刚要转身时就被李玥落拉住了衣领:“你回车上看着马车,我去。”

“师父你看不见诶……”林幽雨犹豫着挣扎了一下。

“没事,我听到呼吸了。”李玥落指了指自己耳朵,“我要走偏了,你喊一句就好。”

事实证明李玥落异于常人的听力还是很靠谱的,林幽雨看着她有些磕绊但还是顺利的走到了女孩身边,背对着她弯腰对女孩做了些什么——大概手在试她的呼吸顺便查看伤口。

而她并不知道,李玥落反手就割伤了自己的手腕,把血滴在了空地上。

没有异常,对方呼吸依旧是那样没有变化,天策侧耳听着对方的呼吸频率,最终下了定论——是普通人没错,没有中蛊,只是单纯的受伤。

她摸索着扶住那人的肩膀,一不小心碰到了对方的伤口,,对方身体疼得抽了一下。

李玥落又小心了一些,顺着肩膀握住她的掌心,轻轻按了几下——大概是十六七岁的丫头,肩膀那伤口有些像箭射穿的,没摸到箭杆,看样子是被拔出来了。

既然遇上了,举手之劳还是要帮的。天策这样想着,弯腰把人小姑娘抱了起来,顺势也摸到了她身后的竹棍与酒壶。

丐帮弟子……又一条线索被拼接进脑海……令牌上的纹路……

浩气盟监察司?

“小姑娘年纪轻轻,来头倒是不小。”李玥落突然开口,仿佛怀里的女孩能听到一般,“醒了就睁眼罢,我没有恶意。”

————————————————

小伊其实在脚步靠近时就已经醒了。

她本是想找个地方休息片刻,没想到却睡了过去,这让她心底有些懊恼,随即听到脚步声,她又警惕起来。

女孩眯着眼,透过细小的缝隙看见那身红袍银甲——起先她以为是遇到了恶人谷的,后来发现那红色比恶人谷的天策穿的颜色要亮一些,是天策府正统的焰红色。

她依稀见她弯腰——

——然后当着她的面割破了自己的手。

天策似乎是在确认什么,于是小伊认为这个时候静观其变是个比较好的选择。

随后那军娘见她的没动静,便伸手按上了她带伤的肩膀,她有些抽疼,便抖了一下。

与其说天策在查看伤口,不如说她在摸索,带着这样的疑惑小伊把眼睛又睁开了些——于是便看到天策脸上红色的云幕遮和被她绑在脑后扎了个小髻的,异于常人的红发。

盲人,红发,天策,完全不相干的关键词,在她面前组成了这么一个女人。

她捏了捏小伊的掌心,有些用力地按在骨头上。

不痛,只是有些难受。

“十六岁?”她听见女人小声嘟哝了一句,竟是准确的说出了小伊自己的年龄。

她突然想起师父说过的有关摸骨能摸出一个人年龄的传闻,难道刚才那个军娘按她的手也是摸骨的一种吗?

她的确在此之后精准地说出了自己的年龄。

随后天策又因为要把她抱起来时摸到了她身上的竹棍酒坛和令牌,虽然好像对方没什么惊讶的举动,但冥冥种小伊直觉,女人知道了悉多东西。

或许其中也包括她已经醒了不过是在装晕这件事。

“小姑娘年纪轻轻来头倒是不小。”她这样说着,抱着小伊的时候小心避开了她伤处,“醒了就睁眼罢,我没有恶意。”

这话说得让装晕的那个略尴尬,却也不知道怎么开口,只能由着天策抱着,看着她像一个正常人一样带她走回了马车旁边。

那里坐着个粉色衣裙的小姑娘,背后还背着一对双剑——七秀坊的弟子,看起来比她小上几岁。

“你醒啦!”七秀没有听到天策的话,以为小伊是被天策弄醒的,“啊师父你真是的!我是不是又乱按到别人伤口了?”

天策显然对徒弟的小大人模式有点无语,但并没有戳穿小伊装睡的事实,只是扶着她进了马车。

“那边有止血的药膏,你将就着涂一点。”她指了指自己身后那个黑色的木匣子,“我们打算进扬州城,若你有别的事情我们也不拦你,不过小姑娘幕天席地带着伤躺在外面真不是个好选择。”

“……谢谢将军。”秉承着被人施以援手就应该道谢的习惯,她轻声对天策说了句谢谢。

“别谢我,要谢去谢我徒弟幽雨。”女人笑着揉了揉她的短发,“我一个瞎子可看不到你。”

“哦还有,我不是什么将军。”接着她又摆摆手,“昭武校尉而已,我叫李玥落,要是不介意,你叫我阿玥就行。”

“你们要去扬州城?”见她准备出去,小伊又问,“去那里做什么?”

“这个……”李玥落想了一下,“大概是带小孩子春游吧?”

春游……是什么鬼。

她呆怔半晌,突然觉得李玥落真是个很难懂的天策。

而重新坐回马车前的李玥落不出所料的得到了小徒弟带着怨气的肘击:“说得好像你真的要带我春游一样。”

“附带而已啊,这一路上要是不遇到点啥的话大概也算游山玩水好吗,别不知足。”李玥落挽了挽袖子,露出缠着绷带的手臂。

然后林幽雨也不甘示弱的张开绑着绷带的手掌在她眼前晃了晃——虽然李玥落看不见:“是哦,昨天晚上我们还遇到了三个,你说今天晚上会遇到几个?”

“我赌两个。”李玥落自得其乐的扯了扯缰绳,“一个铜板。”

“一个,也一个铜板。”

评论
热度(4)

© 玥落无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