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不懂拉倒,爱看不看

【苍策bg】盲枪.前情大纲


正文点头像

默默腿个盲枪的前情大纲,大概是实在被私设太多看不懂这种评价说怕了。

几次停笔都不太想再写,但可能这真的是我肖想很久的群像系列,说要放弃又忍不住回头看,所以我果然并不是个心智坚定的人。

虽然也在心里说了很多遍爱看不看看不懂就算了这句话,有的时候还是希望别人能走进这个故事吧,毕竟谁都渴望能够得到读者的认可,虽然以我的文笔大概没那么容易。

所以虽然写出来没什么人看(可能我真的不太擅长写什么博人眼球的文字),还是想和大家讲一讲这个故事。

大概也是一种发泄?

起初大概最开始只有把盲枪系列写出来这个想法,我记得最开始构思这个脑洞的时候我好像还是高中生?苍云刚出没多久吧然后就有这个设...

【苍策bg】盲枪.序

虽然打了bg但是因为是偏群像文,有bg有bl而且多cp不知道该怎么打就把主cp和主cp的性向标注了。

假如出现别的cp我会在文章开头预警。

大概是外冷内热操心劳碌命苍爹x看起来好脾气大姐姐内心疯狗搞事机军娘

可能有朋友很早看过这篇文,我写过几章然后因为某些评论拘泥于别人看得懂看不懂而停更,然后最近又拉出来重写,我是个心智不太坚定的人,不过这大概是最后一次重写了。

更新会比较慢,但如果更新了肯定是万字左右的内容。

也不太想介意看得懂看不懂的问题了,只希望大家如果喜欢的话点个红心蓝手,尽量不要白嫖吧。

感谢。

天宝七年  夏末

马身漆黑纹火的踏炎乌骓在看不见尽头的影绰丛林...

【策刀】霜河月

楔子:http://yueluowusheng.lofter.com/post/1cc7b0f9_ff6e8cf

章一:http://yueluowusheng.lofter.com/post/1cc7b0f9_108b7847

章二

东都洛阳的繁华比之长安皇城不遑多让,单是路边街摊的小玩意儿就足以迷惑外来人的视野。

作为三人年纪最小的柳白鹭,好奇心也有着符合年龄的旺盛,拉着身边的柳云笙在人流里倒处乱窜,整整一路上柳云歌都能听见自家师弟抱怨小师妹过分的活跃。

“我感觉自己大概是和老庄主一样的年纪了。”柳云笙露出一个想要吐血的表情,几日来连夜赶路让他本就有些精力不佳,可一想起路上数度遇...

【策刀】霜河月.章一

章一

模糊间他再一次听见那些断断续续的话。

它们从他记忆深处悄悄的蔓延上来,无声无息地逼迫着他,几乎要让他窒息。

【他们怎么会知道——!】

【师弟小心!】

【让笙儿先走!他年纪小,能把信传出去!】

【阿笙,看着爹的眼睛!不要怕!趁现在,那边有条小路!拿着这封信,一定要交到三庄主或者老庄主手里!明白了吗?!】那个男人满脸血污,却依然捧着他的脸,温暖粗糙的手感一如既往让人感到安心。

可他知道那是假象,掩藏在深紫衣衫下的血色无数次将那深色浸染,他们有着相同的冰蓝色的眸子,他们对视着,他看着男人一字一顿的吐出那句话。

【莫回头,阿笙。】

可是怎么忍得住呢,那是他的家人啊,男人是他的父...

【策刀】霜河月.楔子


楔子

霸刀山庄  霜林

夜色中的霸刀山庄渐渐趋于寂静。

然而,在山庄东北方向的霜林,却并未如其外表一样平静。

在重重林影与山石深处,隐约能听见急促的脚步声和拨开树木枝叶的唰唰声不时响起——有人正在这片幽深的山林中潜行。

然而脚步的急促暴露了主人的慌张,他几次都差点摔倒,却依旧不敢松懈。

但无论他怎样极力摆脱身后的追兵,那些追缉者依旧如影随形般与他不断拉近距离。

他甚至能听见他们在空中跳跃时脚下踏着深蓝色气劲时的声音,明明细微,却在他耳中宛如风雷咆哮。

下一刻,深蓝色刀刃便已经笔直的插在了他面前的地上——这是一把短刃,幽蓝的光纹如同电光般缠绕在刀身上,给予这把兵刃一股让...

【苍策】盲枪

章三

有私设有私设有私设

男主出场【然后打了一架】

对于我来说,做梦只不过是从一个困境走进另外一个困境而已。

————————————————

扬州城内

哥舒曜有时候会怀疑,他师娘柳聆大概是有多动症。

毕竟不是谁都会像她那样走着走着就被路边上的小玩意儿吸引然后就开始和店家【相谈甚欢】。

她自己义正言辞的说这叫童心未泯,还反过来吐槽哥舒曜太严肃活得很累。

苍云面无表情任自家师娘刨着自己那不算老底的老底,心里想着对方开心就好。

哥舒曜的严肃完全是幼时习惯使然,他小时候总是和母亲唐傲岚生活在一起——唐门杀手出生的母亲向来寡言,喜怒哀乐皆不形于色。

面对不靠谱的父亲,母亲通常总是...

【苍策】盲枪

章二

有私设有私设有私设

男主出场贼晚【下章正式上线】

那些血与火都深埋在她心中,它们让她沉默不言,亦让她锐不可当。

——————————————————

李玥落眼睛看不清东西,所以自然也很难分清楚很精准的时间。

但好在天策府有更鼓,隔着时间敲,最开始她只能听着声音辨出是几更,后来渐渐的大致也能感觉到更与更之间的时限。

不过再细就难说了。

五更鼓响时她恰好醒来,于是摸索着从榻上坐起。

眼前一片漆黑,她小心翼翼的跨过身边的幽雨,然后赤着脚站在地上,循着记忆找她的靴子。

接着靴子就自动碰到了她的脚尖,她听见徒弟迷迷糊糊地嘟哝了一声师父——是她把鞋子推过来的。

李玥落本不想这么...

© 玥落无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