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特别大.鸽王.辣鸡.bg.第三人称.原创.活不下去.等死吧.锅

「星际」无名碑02

Chapter.02

是狩猎者杀死狼,亦或是狼吞噬狩猎者。

这个问题永远都不可能有标准答案——特别是在实力旗鼓相当这个前提下。

银白色与黑金色在辽阔的宇宙战场中无数次交错碰撞,狩猎者灵活多变,而魔狼看似冷静,但一招一式都有如摧城掠池般的猛烈,一时间两机战得难舍难分,僵持不下。

但游星有一种预感,胜负立现是迟早的事情,并且她绝不是赢的那个。

正面对抗并不适用于游骑兵,即便作为驾驶员她本身善于近战,但这不代表自己所驾驶的这架f-75狩猎者拥有相同的优势。

在无法一击必杀或者短时间内取胜的前提下,身为联邦量产机型里最省钱也最为轻便的型号,耐久值是它无法成为主力部队标配的最大诟病。

也是游星现在面对【芬里厄】时必须要正视的问题。

而除了以更快的速度和更加多变灵活性使自己与芬里厄尽可能减少不必要的接触以外,暂时没有别的办法让她在面对近战类优势的特战型机甲时候不会完全落于下风。

但是就算这样她也逐渐感觉力不从心了。

她能够发现的问题,对面的敌人也能够发现,何况他又不是她以前遇到的那帮贵族傻逼。阿拉德.乌尔里克,她曾经在电视节目上围观过他的将衔授勋仪式,穿着帝国黑色长款军装,黑发蓝眸的年轻人,标准乌尔里克家出生——听说他们家都是黑发蓝眼,而给他授勋的正是他的父亲,帝国元帅威尔弗里德.乌尔里克。

镜头里的父子两都有一种冷漠到极致的英俊,锐利得一家人站在一起都如同一种无形的厮杀,逼得身边几乎站不下其他生物。

不是善茬,当时的自己默默在心里对阿拉德.乌尔里克这么记下了一笔。

作为敌人来说这个比她小四岁的青年相当棘手,她敏捷躲过远处一发冷枪,同时操纵杆迅速前推,狩猎者旋身一刀劈向了芬里厄——本着现在大星际时代人类寿命增长大约是过去的两倍不止,他那二十四岁的年纪大概能让一大把四十多岁五十多岁以上的将军丢脸丢到姥姥家。

本就闪着耐久值警戒的长刀终于在这一击中被干脆的折断成两截,f-75毫不含糊的将同时弹起的背部挂载装置上的另一把长刀拔了出来,衔接速度行云流水,端的是半点空荡都不乐意给芬里厄。

不过么——

她看着视野中被无限放大的黑金机甲。

【作为战友方也是相当可靠么,阁下。】

【别废话,跟上。】

果然比起打一场,并肩作战可真是容易啊。

可惜——

妄想症就此打住了游星,firefung01在心中对自己道,同时推进器轰鸣,带着她猛地向后退去。

在这里随便就去见他们的话肯定会被揍得连爹妈都不认识吧?她笑了笑,同时那双褐眸中有什么东西缓缓地沉淀下来,然后凝聚成更加澄澈的光。

“要赢啊,搭档。”在驾驶舱内,她轻声对着空气说了这么一句话。

而随着她的话音落下,量产型f-75「狩猎者」的推进器竟然以肉眼可见的喷射出与平常完全不同功率的焰柱,同时驾驶室内冰冷的蓝光也骤然变成警告一般的红色!

游星清楚,除了速度,她没有任何可以倚仗的优势。

显然主舰伊什塔尔那边也已经通过观测发现了她机体的异样,那个事情全被副舰长抢了干脆兼职通讯管制的意大利舰长从耳麦里发出一声夸张至极的感叹。

不过她也没精力去回应什么了。

努力摒弃那些接二连三响起的警告,游星猛地将操纵杆一推到底——

「狩猎者」竟然狠狠地将「芬里厄」推了出去!

真他妈带劲!

再一次挥刀前,游中尉脑海里没来由地冒出来这么一句。

————————————————————

你有没有过那种对视的瞬间就认定的感觉?

当那架白色的狩猎者出现在视野内时,他不知道为什么竟然回想起了这么个问题。

哦,他想起来了,是摩莉亚特别喜欢看的那些少女小说里的一句,至于他怎么知道的——最近有那么一段时间那丫头不知道为什么很喜欢带着这种类型的书有意无意让阿尔瓦和他看到。

大概是接受了哪家贵族小姐的拜托吧?那些姑娘们的确能干出这种事来。

于是他和阿尔瓦不约而同选择了装傻或者直接无视,着实让摩莉亚气恼了好一阵子。

不过请了一顿冰淇淋作为赔罪和哄人手段后,小姑娘也就大度地摆摆手放过了两位青梅竹马。

老实说阿拉德.乌尔里克中将对一见钟情式的桥段相当无感,或者说他们乌尔里克家都是出了名的不解风情,虽然他大部分时间都很不想承认自己是乌尔里克元帅的儿子,但要说父子之间的相似他也没法推脱。

比起这个,一眼认定敌人倒还可以接受。

——比如那架银白色的「狩猎者」。

联邦游骑兵部队专用的量产型机甲,连银白的涂装都是一扫一片。

但唯有他眼中的这一架,很不对劲。

倒底是怎么一种不对劲,阿拉德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而恰巧,那架狩猎者头部也转了过来,暗金色的光学镜正正看向他。

绝对,看到了。

等到之后真正开始捉对厮杀的时候,他便明白自己中了头奖。

或许是因为战事胶着的缘故,温斯顿与密涅瓦战场上的游骑兵比其他地方都要难缠几倍,有那么个别几个甚至拥有与特型机一战的能力。

就像是阿尔瓦和他副官都遇到过的那架近战配置「狩猎者」。

以灵活到难以置信的机动性与强悍的对机甲近战能力将拥有「移动炮台」称号的阿尔瓦.格林达尔少将击败的游骑兵,就是如今在他面前对他挥刀的这架。

阿拉德记得密涅瓦要塞遭遇过这家伙的人们暗中给她起了个绰号叫「游星」。

取自如同游走的星星一般迅疾这部分特征。

巧妙的回避了自己的劣势吗?芬里厄紧紧追咬着「狩猎者」的尾巴时,他这样思考着。

特战型和量产机有本质上的优劣,就算对方技术再好,分出胜负也是迟早的事。

但游骑兵把自己兵种的特性发挥的淋漓尽致,打一下就跑,跑一下又回来继续,撩猫逗狗般的操作要是换了耐心有限的人怕是要气的失去理智然后顺利被他看准破绽击败吧。

但对于阿拉德来说,这并不会造成困扰,他不像帝国老牌贵族那样自视甚高,觉得别人永远都低自己一等,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这一点从小就已经在他脑海里根深蒂固,所以他只会以十二分的精神更加专注的去应对。

「狩猎者」的近战长刀因为损耗被它丢弃,备用的刀刃还有一把,于是她也只剩下最后一把刀耐久值长度的时限。

是个好对手,阿拉德想,但终究只是对手,是立场相左的敌人。

他心中已经大致有了如何将这颗棘手「游星」击坠的战术,可下一刻,「狩猎者」做出了出乎意料的举动。

猛烈到超乎f-75极限的驱动力将他撞开,f-75推进装置的焰柱骤亮,与此同时它的速度也跃升了一个高度!

刀刃交鸣的声音迅速而接连不断地响彻耳边,在察觉不对的那一刻阿拉德就下意识选择了防守,事实证明他放弃抓住自己所错认的战机取胜是正确选择——「狩猎者」的速度已经无法精确捕捉,适应那份速度需要时间,而对方摒弃一切假动作的刀技也堪称狠厉,在极速中依旧挥出精准的每一刀都值得称赞。

「游星」……不仅在速度方面,连这种绝地反击般的变化都如同「游星」一般让人琢磨不定么……

那道银白色的线光猛然在远处猛然折转,再次朝他扑了过来。

如果再一次抓住它的话……能赢——

而当芬里厄架起长刀的同时,通讯频道里传来管制员紧张到颤抖的声线。

「中将,有一条私人通讯请求接入。」她吞了吞口水,显然是被什么给震慑了,「来自第一优先级别……wolfblaze00……是乌尔里克元帅阁下。」

阿拉德嘴角在听到「乌尔里克元帅」这个字眼后猛地抽搐了一下,芬里厄不得不进行脱离「狩猎者」的战圈的行动:“……接通。”

「wolfblaze00呼叫fenrir01,好久不见。」雷达上闪烁的十几个红点中,领头的那个开口了,冰冷不带任何感情的声音传了过来,阿拉德已经习以为常,甚至连自己的回应也跟着变成明显的冷漠。

“好久不见,元帅阁下。”

「这次陛下对密涅瓦抱了很高的期望。」远处深红的机甲在降临战场的瞬间,四周便尽皆漂浮起了各式各样的机体残骸,「期待你的活跃,中将。」

——————————————————————

“所以说元帅和皇家卫队算是什么?!”芬里厄脱离自己的攻击范围时,游星也收到了安东尼奥的返回指令,但这不代表她看不出战场的变化,“真他妈惊喜!”

「是惊吓啦小星星。」安东尼奥舰长毫无恐惧地用随意的语气说着可怕的话,「这么看来我们大概要溃败啦!坐等夏露露的撤退指令……噗!」

哦豁,哪路英雄揍了这个王八蛋?真是喜大普奔。游中尉这么想着,然后就听见了另一个熟悉的声音在频道里响起:「firefung01。」

不好!游星这下没时间嘲笑安东尼奥了,瓦尔基里娅少将语气沉沉,明显是在暴怒的边缘:「私自改装推进器,你长本事了嘛。」

“不不不,少将你听我解释我没有……”

「滚回来之后三天紧闭。」少将大人在通讯那头宣告了游上尉的死期,但游星没时间去哀嚎了,因为紧接着瓦尔基里娅少将说道,「现在把你中队的人都召集起来,十分钟后与我会和。」

游星表情有一瞬间的错愕。

“什么?”这让她不顾军人向来只需执行命令的立场,忍不住带着疑问重复了一遍,“和您……会和?”

夏露尔.瓦尔基里娅少将的声线清晰地回应了她的质疑:「没错,游中尉,五分钟后「赫尔薇尔」会从伊什塔尔出击,我需要借用你的助力——」

「——与乌尔里克元帅直属的皇家卫队一战。」



















评论
热度(3)

© 玥落无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