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其疾如风,其徐如林,侵掠如火,不动如山,难知如阴,动如雷震。

【全职bg(哨向paro)】outlaws of love(叶修篇)

ps:因为长篇不好用第二人称,也可以说我脑洞太大,就说明一下,这是原创女主(鞠躬)

不适绕道

【不用修改】






chapter.01

“怎么样?”随意靠在墙上的男人似笑非笑地看了一眼从门外走进来的栗发少女,“你也不行?”

少女耸耸肩,有些无奈:“只能说,不愧是能在没有援军的情况下坚守第三区三个月之久的哨兵指挥。”

明了的意思,依然是无功而返。

这已经是第几天了呢,男人在心底沉吟,向导一批一批的上,从次席向导渐渐改变为派出高级向导——事到如今,连苏沐橙和江波涛这样的向导他都借调了过来,然而并没有成效。

欧阳……与归……吗?

记忆中搜索出她刚被押进这座监狱时的印象,沾染血污的脸没有任何多余的表情,发辫被将她带来的士兵扯的凌乱,她也从未喊痛。

而女哨兵那双琥珀色的双瞳沉静而坚毅,眸光清冽如锋刃折射的光芒。

有趣……他弯了一下嘴角,伸手扯下肩上的披风随手扔在一旁的椅背上,大步朝那扇通往某个拷问室的门走去。

“叶修哥?”身后栗发少女疑惑地喊了一声。

“我去会会这位欧阳中校。”他头也不回的答道,“沐橙你有时间去文州那里问问她家那位向导情况如何。”

拷问室内

当门打开的时候,欧阳与归因为突然刺入的亮光微微眯了一下眼。

又是……向导?她麻木的想着,按照规律,今天应该没有精神拷问了才是……难道,终于按耐不住要放大招了吗?

会是谁呢……她一边这样想着,一边用力咬住舌尖让自己保持清醒。

依稀能看见对方雪白的长款军服上勾勒着金红两色的纹边——和之前来的女向导一样的款式,只是……长款……难不成……

欧阳与归忍不住自嘲的笑了起来:“叶元帅?看来我还真是个挺有价值的俘虏啊,居然连大名鼎鼎的帝国斗神都屈尊前来……就为了套我嘴里的情报?”

对方深黑色的长筒军靴停在她面前,然后一只白皙优美的手伸过来,掐住她的下颚 ,以完全不像表面那般的强悍力道让她后脑勺重重撞在背后的墙上。

“又见面了。”男人嘴角挂着慵懒的笑意,淡淡的烟草味萦绕在她鼻尖,让她忍不住皱了皱眉——对于五感强悍的哨兵来说,仅仅是一点烟味就让她难以忍受,“欧阳中校。”

“是啊……”她勉力弯起嘴角回应道,“有的时候真觉得……明明是同一张面孔,怎么那么多的不同呢?”

“你认识叶秋?”男人挑眉。

“这个好像不是你的目的?”脑海中的屏障被激烈的撞击着,该死,不愧是斗神吗……这种时候!

她闭上眼,想要努力集中精神去加固脑内的屏障,可惜并不怎么有用——就在这之前,她刚和另一位强悍的向导进行拉锯战,此时再要承受一次比之前还要强力的精神攻击实在是力不从心。

更何况,对方并不会这么容易让你集中精神。

“很难受吧?”炙热的气息喷吐在耳边,他声音低哑,如同诱人触犯禁忌的魔鬼,而他眼中的神色,满满都是对猎物的势在必得,“为什么不放弃呢?你的向导也还在我们手上啊……这层精神屏障,也有她的从中相助吧?你和你家南参谋,还真是惊人的默契。”

“……”

“你想想如果你在这里被我破坏了精神图景……你的向导会如何?”他骨节分明的手指摩挲着她的脸颊,“哨兵的第一准则就是无论什么状况都要守护自己的向导,不是吗?”

欧阳心中蓦的一紧,小南……她咬牙,小南她如何了?看样子他们还没发现她和小南根本不是结合哨向的事情……但是这样的话小南会不会……

“你的向导现在可是在喻中将手上。”脑内的精神屏障因为之前的疏忽已经出现了裂痕,“文州这个人,看起来儒雅温和,对于敌军可是从不留情的……”

“你……”欧阳抿住嘴角,冷汗一滴一滴从额上滑落……要……撑不住了吗?

裂纹已经越来越多,而她已经无力支撑……

师匠……难道我真的……

要折在这里吗?

也好……反正他们什么都拿不到……只是……小南……

【我说啊,与归。】脑海中猛然窜出多年前的画面,黑发的女人站在那里,朝她微微一笑,【别轻言生死啊……若是放弃了……有人可是会哭的……】

她仿佛能看见好友悲恸的面容,若是师匠也知道了,想必也会难过吧?

我并不是为了……让她们难过才!

雪杉林中的灰白巨狼仰颈长啸!积雪震落的同时,他琥珀色的狼瞳透过重重树影,与那只入侵的黑豹冷冷对视。

它俯身,四爪腾空而起,朝矫健的黑豹猛扑过去。

“你他妈……从我的脑袋里……滚出去啊!”那一刻,本该被逼至绝境的哨兵突然发出愤怒的嘶吼,而精神图景中,巨狼张开了嘴,露出锋利的齿列!

“叶修哥!欧阳中校她!”苏沐橙带着兴欣的几个下属推门冲进来的时候,就看见帝国元帅扶着前额站在那里,脸色是从未见过的苍白。

“……欧阳中校和南参谋,不是结合哨向……”苏沐橙愣愣地看着眼前的状况,一旁的欧阳与归已经昏过去了——似乎是……来晚了?

叶修沉默了片刻,然后突兀的笑了一下:“呵……未结合?那还真是……”

“和上面的老头子说一声,这个俘虏我要带走。”他接过某个下属递过来的披风,系好。

“可是……元帅这……”跟着进来的监狱长犹豫地道,“这不合规矩……她可是议会指定的重囚犯……”

叶修垂眸看了一眼矮胖的监狱长,淡淡地道:“以前是不合规矩。”

“可她现在是哥的哨兵,这可由不得那些老头子了。”

评论(7)
热度(41)

© 玥落无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