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其疾如风,其徐如林,侵掠如火,不动如山,难知如阴,动如雷震。

【全职bg(哨向paro)】outlaws of love(叶修篇)

ps:因为长篇不好用第二人称,也可以说我脑洞太大,就说明一下,这是原创女主(鞠躬)

不适绕道



chapter.4

在帝国几大家族中,历代拱卫王室的叶家,向来是一个微妙的存在。

他们拥有皇室所给予的无上权力与荣耀,同时也被皇室所猜忌。

可以说叶家走到今天依然能常伴于君侧,每一代家主都是花费了极大努力周旋在刀口边缘。

而这一代的叶家,拥有了一对双胞胎继承人。

后来哥哥觉醒成了向导,弟弟则成为了哨兵——这样似乎也没什么不好。

是的,一切都很好。

除了哥哥异乎常人的精神力和弟弟异乎常人的精神向导,一切都好。

皇室和议会,甚至军部都看中哥哥作为向导的潜力,却忌惮着身为哨兵的弟弟。

头上有角,角上有肉,设武备而不为害,是以为仁。

这句古语描述的便是弟弟异类一般的精神向导——一只全身沾染不祥漆黑的麒麟。

麒麟本该是仁兽象征,可黑麒麟却代表着骁勇与好战,还有逆骨与不羁。

骁勇善战却无法掌控,便是潜在威胁。无论是哪朝哪代的上位者,想来都无法忍受这种感觉。

其实他们并不了解——至少在那个时候,他们并不了解,真正逆反到骨子里的是哥哥,而弟弟却意外是一个温和稳重的操心劳碌命。

“所以说笨蛋哥哥快一点啊……”七八岁的叶秋低声对另一边和他长得一模一样的男孩抱怨着,“被父亲看到了他会罚我们的。”

“怕什么?”叶修倒是无所谓,“又不是天大的事,老头子难道会恁死我们不成?”

“一个向导说出这种话来真的好吗?”

“有本事笨蛋弟弟拿着你的雪痕和哥的却邪打一架?”

“才不,到时候你又用向导能力耍诈。”

“什么叫我耍诈,秋啊,你要是面对向导你还以为你是硬碰硬?你要碰到一对的哨向,哨兵跟你硬碰硬,向导可不,你在跟哨兵硬碰硬,向导就和你放冷枪。”

“……”叶秋不说话了,半晌才听他道,“我会变强的。”

“强到能保护混账哥哥你,还有我所承认的朋友们。”他转头看向他,眼神明亮,这让叶修有一瞬间的恍惚。

“哦。”而后他便又恢复了那个嘲讽模样,“那一会儿去打一架吧秋。”

“求之不得!”

那个时候还是太天真了。叶修想,为什么会觉得这样的日子会一直持续下去呢?一起战斗,一起欢笑,一起玩闹的日子……

终究会因为慢慢长大而消失的啊。

现实总是残酷的不是吗,比起被看中的自己,叶秋其实更像一种,随时可以丢弃的烫手山芋……

他其实知道的,知道现在,他的弟弟,正在他管辖的境内某处隐藏,于黑夜中奔走……

你到底,为了什么而来?笨蛋弟弟。

他看着手中那张关于帝国光明圣殿派下的某位神父死亡的报告——死亡原因:初步判断为长兵洞穿胸口所致,疑似哨兵精神武器。

兴欣塔     医务室

在欧阳与归的记忆中,很多年前,早晨是一件很让人期待的事情。

叶秋和李陌云会来拍门叫他们起床,出门就可以看到霸图少将张新杰制定的新的晨练计划。几个人吐槽一番后碰到路过的韩上将,李陌云会调戏一下对方的钱包脸然后被叶秋扯着几个人嘻嘻哈哈的在韩文清暴走之前跑路。路上有几率能碰到微草上将王杰希,一般这种情况下他们的云姐都忍不住嘴欠,叶秋在遇到这种不可控状况只能拉住人然后一边道歉一边跑,但是诚意在哪里比较难说。

令人怀念,却已经是过去了。

第一区的【血战十二月】让他们被迫明白某些黑幕,李陌云沾染着向导鲜血的苍白面容,站在简易墓碑前久久不语的王杰希,在战场上嘶喊着一如既往的韩文清,因为自己的无能为力而流泪的南初,声嘶力竭嚎啕的自己……

还有再也未能回归,自行肩负那些罪责,各地漂泊的叶秋。

叶秋……叶修……

叶秋哥的哥哥……吗?

帝国元帅,第一向导,现在却是她这个联邦指挥的向导,也不知道是不是老天爷的玩笑。

至少对于欧阳来说,她真是一点都笑不起来。甚至希望她和叶修是共鸣阻抗(1)什么的。

结合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互相之间完全的透明。可她如今与自己的敌人结合,许多秘密都变得难以掩藏。

而这些都必须掩藏。

“醒了?”熟悉到几乎让她讨厌的声音在床边响起,她转头就看见叶修撑着脑袋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

“放心,虽然已经精神结合,但哥还没有强迫你打开脑袋给我看的打算。”叶修站起来帮她把头顶的吊瓶换下,“暂时没有。”

你这个暂时是什么鬼,欧阳面无表情的看着他。这句话几乎不用怎么猜都能理解。

“怎么,不理解暂时的意思?”他将食指抵在她唇边,轻轻摩挲。

“意思就是,哥等你主动给我看啊。”

“不会有这么一天的。”欧阳与归突然笑了起来,笑容明媚而锐利,带着张扬的锋芒。

“好啊,那我便,拭目以待。”

我会爱上你吗?

你又会爱上我吗?

怎么可能呢?

呵,谁知道呢?

抱着迥异想法的两个人,接下了,这个结果未知的赌局。

评论
热度(30)

© 玥落无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