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不懂拉倒,爱看不看

「恋与bg」南风知我意06(白起x原创女主)

第三人称第三人称第三人称

女主私设私设私设

没错被我拆成了四个。

不是悠然,和官方半毛钱关系都没有。

人物设定请看_(:з」∠)_一个恋与第三人称乙女向设定

 

前文指路:01 02 03 04 05(戳头像)

 

 
番外:「知乎体」喜欢上自己学生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剧情可能会跟主线但肯定不会全跟。

因为剧情关系,本文白飞飞对于女主略有黑化倾向

最近阿锅我正在某个山疙瘩角落里写生,写文时间不定,请见谅了_(:з」∠)_

那是他和他的教官在evol特遣署的训练基地初遇的时候。

即便面对如同数千利刃般刺向她的狂风,她依旧巍然立在那里,一动不动。

而他已经是强弩之末,靠着一口气硬撑着才没有倒下。

“你要一直活在憎恨中吗?”

过了一会儿,她问道。

而他没有回答,或者说,回应唯有沉默。

他所憎恨的,那个冷漠的家庭,无能为力的自己,还有如今才显现的所谓超能力。

她不会懂的,他想,她是谁呢,不管如何她都不会懂的。

“……你不明白。”于是在一段时间的对视后,他听见自己嘶哑着声音说,“你什么都不知道。”

可下一刻,他看见女人眼神在一瞬间混杂了悲伤无奈和愤怒等多种情绪,然后下一刻,她揪住了他的领子。

“你这个白痴!”她朝他怒吼,“这么多年来结果只是将自己囚禁在这么个怪圈里吗!”

你为什么生气呢?他想,为什么要为这样的我生气呢?

明明已经没有人会再用过分激烈的情感与我交流了。

漠然,无视,那才是他认知中的常态,他已经习以为常。

可那个女人为什么要生气呢?

为什么要对他露出那种几近要落泪的悲伤表情呢?

他们明明……并不认识才对。

————————————————————

“嫌疑人叫刘杰,十七年前和妹妹刘琦还有父母一同从恋语市郊区的一处瀑布附近失踪。”

“是那起只留下车,人影踪迹一点蛛丝马迹都无的悬案?”

“black scabin。”白起将手中显示嫌疑人资料的电脑交回下属警员的手里,转头回答了背后关煜月的问题,“我想……是的。”

而「black scabin」这个名词让关煜月忍不住皱起了眉:“如果真的是……black scabin,他们怎么出来的?”

白起抬头看了看远处隔着一条马路的恋语中学教学楼天台:“现在思考这个还为时过早,人质的资料呢?”

“名字叫洛君梧,23岁,恋语市本地人……”附近警员所说的都是关煜月耳熟能详的内容,在这个位置她只能看见洛君梧的背影,她的妹妹似乎没有想要逃脱的打算,即便迄今为止,这都是她力所能及的行动。

她在等什么?

“……按照嫌疑人的说法,只要杀死人质,他的妹妹就能回来。”

白起和关煜月对视了一眼。

“那个蠢货。”他听见关煜月在他身边咬牙切齿地小声说出口的话,“这种时候想这么多做什么,套话也不是现在啊……”

她并没有打算忌讳身边所处evol特遣署立场的白警官,这让白起心中莫名有一丝雀跃,虽然面上并不显露:“以洛君梧的能力,要挣脱辖制不难。”

“是啊。”关煜月微不可查的叹了口气,“反正你们特遣署里对她也是有备案的,内容不用我说什么了吧。”

白起点头,他没有再和关煜月交流什么,只是招手找来特警队的副队长:“优先排查周围对教学楼天台那一块的狙击点。”

副队长犹疑了片刻:“白队,不救人质吗?”

“嫌疑人背后的始作俑者不会坐视他杀掉人质的。”特警队长身边的女性突然开口,吓了副队长一跳,待他定睛一看,却一下子愣在了那里,“因为人质才是他们的目标……”

——那个现在穿着特警队作战服的女人赫然是他们户籍办公室的那位。

“……关警官?”他小心翼翼地问了一句。

穿着一身漆黑的特警制服,关煜月在户籍办公室时的懒散气质就此摇身一变,副队长几乎要认不出面前这个冷静锐利如同刀锋一般的身影是他们市公安局以随便出名的关警官了。

不过还没等关煜月开口解释自己怎么会出现在特警执行任务的现场,白起就抢先替她说了:“关警官是我申请过来的编外,以前曾经是我的前辈,这次任务有些棘手,我请她来帮忙。”

副队长哦的一声算是知道了,心底想着人真是不可貌相,原来小小的户籍警察以前也有过这么光辉的一段历史,那可是他们特警队队长的前辈,这位新队长刚来特警队的下马威——一个人独自挑翻一片特警队老人这件事,他可是记忆犹新。

能做这一位的前辈,自然不会是什么善茬,特警队副队长立刻对关煜月露出肃然起敬的眼神,看得她一阵尴尬。

摸了摸鼻尖,等副队长走了,做教官的才低声开始数落自家学生:“喂喂,白起,睁眼说瞎话的本事见长啊?”

“是您教导有方。”白起不以为意地弯了弯嘴角,不过转瞬便收敛了,“你觉得哪边最有可能?”

关煜月抬脚点了点地面。

白起微微挑眉,眼神示意她说出认为「最有可能的狙击点在他们脚下」的理由。

“首先,这里是小洛视线的死角。”关煜月微微后腿一步,露出脚底被碾碎的窃听器残骸,“她必须面对绑匪也就是刘杰,以借此稳住他的情绪,这个时候她无暇顾及背后会发生什么。”

“第二,小洛的身份这件事自然不止有你们知道。”她眯起眼睛看了看教学楼天台上依然在和绑匪对峙的友人,“所以,狙击点上的狙击手也并不是为了杀了她……你还记得你刚进入特遣署的考核吗?”

经她这么一提醒,白起脑海里浮现出当时那些令他印象深刻的场景,有大半和他身边的这个人有关——但他依旧从其中发觉出关煜月想要自己回忆起来的东西——曾经导致他在考核中差点因为失控被击毙的罪魁祸首。

“神经毒素……”他缓缓吐出她与他初遇的根本因缘,“假如「queen」被他们用毒素控制……”

“没错,假如他们的目的是洛君梧的能力。”关煜月眉眼中一片凝重,“那么最好的办法就是控制她展开能力,整个恋与市乃至……全国范围内evol基因被激发的后果……”

现有的一切制度会顷刻间尽数崩坏。

“不能再等了。”关煜月看了一眼通向楼下的楼梯间,“现在赶过去解救她只会让狙击手立刻行动,我们暂时还没有遏制那个毒素的办法,只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她正说着,手心被塞进的某样东西让她停了下来。

那是一把廓尔喀弯刀。

看刀刃就知道这把刀被保养的很好,在此之前的主人一定每天都仔细擦拭过它。

触电一般的酥麻感流经手心传过来的同时,关煜月便知道,这是一把她曾「标记」过的刀。

她握紧刀柄的同时,也紧跟着触碰到了白起即将抽离的指尖。

“你……”她张了张嘴。

关煜月本想说你还留着它啊,可想到这几年来两人之间的回避以及寻找,她又不知道自己是否该这么问出口。

而白起只是笑。

这小子在她过去的记忆里,日常总是臭着一张脸,但倘若少有的笑了起来,又格外地好看。

好看到让人没辙。

而且关于他一直好好保存的这把被她「标记」过「坐标」的刀刃,关煜月交给自己学生的缘由本也就有着自己的私心。

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啊……

「原因……大概是因为教官你是这么多年来第一个用这么激烈的语气责备我的人吧?」回忆起自己问他为什么要选择她作为自己的指导教官时,她的学生淡淡地回答,「所以我觉得……如果是你的话,一定能看到我的努力吧?」

那个时候听到他回答的自己也是一瞬间说不出话来。

无论我做什么,你都会一直看着我对吧?

你所期待的,仅仅止步于此吗,白起?关煜月想,其实,我……

……我可以做到更多啊。

“走了,教官。”风场的流动拂过她握着刀的手背,她的学生站在她前面朝她伸出手,即便身后的楼梯间里充斥着令人不安的漆黑,可关煜月心底的不安却逐渐消散开去。

不知什么时候起,你已经走在我前面了啊白起。她在心底无声道,如今该努力追上你的,是我才对。

“知道了。”

于是关煜月如此回应她的学生。

————————————————————

“之前那次,是Marcalia吧?”

关涟溯身形微微一顿,她自然是知道「Hades」口中所说的那次,还有「Marcalia」所代指的到底是谁。

“难为你还认得出来。”不过嘴上她并不打算对着面前这人软化,“应该说作为一个老人家你眼睛还没花真是可喜可贺么?”

“她眼睛很像她的母亲。”Hades的声音很轻,像是在怀念什么,“性格倒是……谁都不像。”

“不好意思啊,我教出来的可能不太和你意。”关涟溯深吸一口气,她感觉自己心里隐隐有些不快,但自己又说不出不快在哪里,“可以放手了吗?”

“你吃醋了?”

“凌玄!”她怒吼。

一时间两个人都没再出口哪怕一个字,令人不安的静默围绕在他们之间,于是女人因为情绪暴躁而显得急促的呼吸也格外清晰。

“放开。”关涟溯声音颤抖,“我不说第二次。”

那双环在她腰侧的手依言放下了下来。

她转身想要绕开他。

可下一刻,她被人攥紧了胳膊拉了回来,狠狠地撞在了墙上。

其实一点都不疼,因为撞上去的瞬间,男人的手垫住了她的后脑勺,他执着地与她对视,漆黑的瞳孔深不见底。

“你喜欢凌玄吗?”他问。

“喜欢。”男人听见她说,“喜欢得不得了。”

“Hades和凌玄不是一个人吗?”

“是啊,我知道,他们是一个人。”

“——那为什么……”

“因为……”他看见关涟溯轻轻地牵起嘴角,“我是……轩辕五啊。”

因为我是轩辕五,我是破军,我是关涟溯。

关涟溯可以喜欢凌玄,轩辕五和破军却不能喜欢Hades。

我以为这个道理你应该比我明白,她想,为什么到头来,说出这些的,却是我呢?





那大概是因为,某人深陷其中,而你却无法察觉,只是一味以自己所想不断逃避而已吧。

——————————————————
日常小剧场

关于性格谁都不像的关教官。

关涟溯:那什么,当然是像我啦!

「其实完全是因为当师父的那个太皮老是甩锅给徒弟于是徒弟不得不自学成才进而成为继师父之后的又一代皮王吧。」

评论(18)
热度(60)

© 玥落无声 | Powered by LOFTER